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悬在春天路口的爱情秋千(2)

悬在春天路口的爱情秋千(2)

时间:2011-10-12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小鹂刚要说什么,就见玻璃窗里的电视上,报道丹麦王储的恋爱事件。小鹂说:“呀,王子!”两眼着了魔。

“是不是女孩都喜欢王子?”他饶有兴趣地问。

她想都没想:“那当然,谁不喜欢童话!”

“你也是吗?”

她从屏幕上收回视线,扫一眼喝珍珠奶茶的女孩,然后,看看前面排队的老太太:“我不过是刚出校园的小妹。”最后两个字,忽然低不可闻。

沈洛

小鹂让我想起一个人。

邻居葛家,院里大枣树间,吊了个秋千。我在院里写作业,听到笑声,然后就见飞上枣树尖儿的葛家小三。

小鹂很像她,短发,大眼睛,耳朵边别一只果绿色发卡。她滑雪摔倒的尖叫,和葛家小三一样,愉悦,光滑,像一根发亮的银线。

两周后分派岗位,小鹂来我的部门。她第一句是,我来报到。第二句是,那天滑雪,多谢你。自此,她排日程表,过滤电话,水一样渗入我的生活。透过玻璃看娴静的她,浮躁的心会一点点淡定从容。

葛家在我十四岁那年搬走了。之前,我只来得及和葛家小三说一句话。我说:“你好。”她说:“我明天要搬家了。”我的少年情思就那么仓促地结束了。

老天厚爱,十五年后,小鹂来了。

小鹂

一晃到了春天。莫名地,我会忽然心跳。隔着玻璃墙,害怕看,又管不住双眼。他雪白衬衫,灰色裤子,头发整齐,右腕系一块黑色劳力士。

上午10点半,有上午茶,大家分享咖啡、茶和小点心。沈洛过来,用手指叩叩我的桌子:“我知道有个地方的糕点好吃,明天带给你。”

第二天果真带来一盒糕点,好利来的。他问,你喜欢吃咸的还是甜的?我说甜的。他哦一声:“那给你老婆饼,我吃老公饼。”

然后我心跳就加速了,像刚跑完四百米,及至接他手里递过来的咖啡时,手一晃,洒了些到裤子上。

又一番忙乱,他拿纸巾去擦,还不忘说:“不急,马上就好。”我看着他,忽然愿意,愿意这么地久天长忙下去。

回家把衣服泡在盆里,竟发起呆来,连咸菜上菜都没发觉。

咸菜

小鹂这几日净发呆,胃口也差,吃几口就放筷子。她说工作有压力,我想,她是新人需要适应。

上午,老家有人来,捎来外婆的梅醋,盛在大肚玻璃瓶里。梅醋最能调胃口,想小鹂会喜欢。

下午面试,回来特意绕道去小鹂的办公楼。因为是给她惊喜,所以不打电话,在马路对面等她,到黄昏。

黄昏,小鹂出来,我正要挥手,一辆车从地下停车场驶出,在她身边停住。她犹豫了一下,上了车。做白日梦时,我和小鹂最爱讨论车。

隔着玻璃,依然能看见那男人脸上的微笑,可以淹没任何一个女孩的微笑。

我坐公车回的家,小鹂已到家,边做饭边唱,我愿爱情它似蜜。见了我,她说:“今天坐同事的车回家,所以早了。你怎么啦?”

我忽然眼酸,上去抱住她:“我害怕看不见你。”

面包店

5月,槐花开了。咸菜也工作两个月了,早上一同去车站,小鹂往东,咸菜往西。只是挥手时,小鹂眼里的迷茫像雾气,愈来愈浓。咸菜的微笑里,则始终含一丝痛。

雷打不动的,是晚上排队买面包。

5月14日,英俊的丹麦王储和平民女子唐纳森成婚。

新人接受主教祝福。新人交换戒指。屏幕画外音:“唐纳森就像戴妃,她是那么与众不同。全世界都被这个童话故事陶醉了。”

咸菜插嘴:“一结婚,灰姑娘就是王妃了。”

小鹂咬咬嘴唇,眼里滑过一丝失落。再看前面臃肿的队伍,忽然没了耐心:“人太多,不排了。”一路上,没说一句话。咸菜想她生气了,为了他们窘迫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