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那一场流星雨(2)

那一场流星雨(2)

时间:2013-06-11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我叫服务生结账,但她已先付了款。我这时想起了在一本杂志上看到的话,故作幽默地对她说:“你知道两个青年男女去消费,结账时,男人付款,那表明两人是情人关系;两人抢着付款,那是一般朋友关系;女人付款,那是夫妻关系。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她跳起来大声喊:“啊,你想占我的便宜!”四周的人都注视我们,当时搞得我颇有些难为情。
  刘星雨说她在全市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公司上班,当售楼小姐,业绩是最好的,因为有提成,收入比我这个当警官的不知超出多少倍。这让我心里很不舒服。但我们还是炽热地相恋了。
  和她相恋会搞得你很累,因为她的脑子里有很多奇思妙想,半夜里会叫你爬到楼顶上去数星星、在大庭广众下逼我和她接吻,或者做其他疯狂的事。甚至有一次,我和她在咖啡馆喝完咖啡,出门正下着大雨,她在众人惊讶的目光里,拉着我的手在街道上狂奔,还发出痛快的叫声。回到家,我被浇成了落汤鸡,感冒了好几天。母亲觉得她有些疯癫,我却劝母亲说现在提倡经济互补,我和她整好是性格互补。她是那种叫人痴迷得整天找不着北的女孩,而我则是比较老实的男人。我们两个在一起,正好是绝配。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开始谈婚论嫁了,第一件事就是选购新房。她看中了花园新村一套100平方米的住宅,可惜我的积蓄根本不能承受昂贵的价格。她说没问题,那是她们公司的,可以找老总打折。我说打折也买不起,还是现实点买个小些的吧。她说看我的,领我去了公司,直接找老总。老总40多岁,胖胖的,听了我们的想法后,老板爽快地给打了8折。刘星雨高兴地抱住老总,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老总倒不好意思地说:“你的张警官该吃醋了。”
  刘星雨要自己付房钱。我觉得那会失去我作为男子汉的尊严,我倾其所有,付了一半房钱。装修时,正应了我们在电视节目中所表现的,都想重点装修卫生间。她请人在卫生间的玻璃门上磨出彩色的雷诺阿的《大浴女图》。我觉得同事们看见那些裸体的浴女会嘲笑我的,就极力反对。她反驳我说:“这是世界名画,谁嘲笑就说明谁没品位。让你坐在马桶上看美女,还不乐死你?”除此之外,她还在客厅、卧室里装了一些非常前卫的绘画和饰物,弄得我每天看到这些装饰,都有些难为情。
  一次干完活,已是深夜,她领我到不远的“藏酷”酒吧。一进幽暗的大厅,疲惫的她立刻显得活跃起来。她一会儿拍拍这边人的肩膀,一会儿向那边的人送去一个飞吻,而且是男人居多。她向我解释:“这些人都是哥们儿。”没想到她交往的人这么广。这些人不一会儿又都向她敬酒,“阿雨”“阿雨”地叫得让我肉麻。她向他们介绍我是她的男朋友,但他们好像并没把我当回事。她如鱼得水地遨游在她的所谓“哥们儿”中间,完全把我冷落在一旁。我第一次对她心生不满。
  新房装修接近尾声,那个留着两撇小胡子和披肩发的装饰公司包工头,向我们炫耀他的杰作。刘星雨奉承地说:“还是宫哥的水平高,宫哥是装饰界的大艺术家!”
  我不合时宜地发表我的见解,认为装饰得太花哨了,缺乏庄重感……那个宫哥听惯了奉承话,当即拉下了脸:“你们当警察的没文化,懂得什么艺术?”
  我没文化?我有东北师范大学中文系和华东政法学院的双学士学位,不知这位老兄比我高在哪?而且他说话时的轻蔑态度,更让我难以咽下这口气!没想到刘星雨竟替他帮腔,抢白我:“你不懂就少说话!”
  我的不满终于爆发了:“好,让懂艺术的在这欣赏吧!”我一甩门走了,而且再也没进新房一步。有几次,刘星雨给我打来电话。我咬着牙不接。她到我家来找我,听到她的敲门声,我装作不在,就是不开门。我要杀杀她的威风,铆足我的男子汉尊严,否则,结婚后还不成了受气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