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宝贝,不哭(4)

宝贝,不哭(4)

时间:2014-04-10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我吃着吃着突然陈思:“老公你原不原谅我?”陈思平静的说:“我其实从没有怪过你,你和他的事我早就知道。也许你们觉得很保密,但你忘了我有好多同学经常出入那些地方。他们早就和我说过,只是我一直不相信我的乔琪会这样。所以我一直在等,等你自己回来。”我赶紧哭着说:“我知道错了,老公我回来了。”陈思仍然是平静的说:“乔琪,是我不好,让你结婚后受苦了。既然可以选择,我希望你能过你想要的生活。那样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幸福,所以我们离婚吧”
  
  四、
  
  这个周末,我和陈思结束了14个月的婚姻。当我们拿着离婚证出来的时候,彼此都很失落。还是陈思先说话:“走吧和我去你那一趟,我收拾下东西。”曾经我们俩的小家如今已经换了称呼,竟然变成了你那。我想哭,是一种突然间的情绪。直到现在,这一切恍然如梦,而我竟不知身在何方。
  
  回到那共同生活过的地方,陈思便开始收拾东西。我问他有住的地方吗?他说可以先住在朋友那,然后再申请宿舍。我留他住在这里,但他死活不干,他说不是夫妻了,住在一起多不方便。我想帮陈思收拾行李,但我竟发现我不知道那个柜子里放了他的衣服,那个抽屉里放了他的稿子。我竟然如此不关心他,而他直到现在还在关心着我。他告诉我家里的一些相关东西,例如水电的费收据在那,例如那个柜子放什么之类的。我不哭了,因为我知道哭也留不住陈思了。这时陈思在柜子中找到了我们俩结婚一年多来的积蓄,其中还包括他结婚前三年所攒的钱,是一个工商银行的存折。我不要,我和他喊,我甚至捶打他。但没有用,他死活给我留下。他平静的说:“你们都是高消费的,用钱的地方多。不要总让人家花钱,时间久了也就没有地位了。”我又哭了,他用手摸了下鼻子说:“别哭了,我说的话是为你好,乔琪无论什么时候你都不要为钱而低头。我要你永远自信阳光,说着他把存折塞给我。这时,外面响起了敲门的声音。陈思走过去来开门,原来是湘雨。他和陈思就那么对视着,后来湘雨伸出手来说:“你好,我叫张湘雨”陈思没有说话,也没有伸手。他回头和我说:“乔琪我走了,你们慢慢聊。”看着陈思一个人拿着两个大箱子走了我的心似乎在那一刻也碎了...
  
  和陈思离婚有一个月了,起初我对湘雨充满了恨,后来他每天都到到我这里对我山盟海誓,我也就和他恢复了以前的状态。只是我从不许他在我这里过夜,我可以去他那或着和他出去开房,但我不允许他睡我和陈思的这张床,不允许他来我和陈思曾一起拥有过的小家。这期间我试着联系陈思,发现他不仅换掉电话,而且连工作也辞掉了。
  
  陈思真的消失了。
  
  有时候祸福真的难以预料,在和陈思分开2个月后我患上了眼疾。起初以为是休息不好,但是日渐严重。湘雨陪我到医院检查后才得知这是一种罕见的角膜神经坏死症,整个世界也没有治愈的病例。只有通过移植眼角膜才能使眼睛复明。这个消息直接把我击垮了,好在湘雨在我身边。他帮我在公司请了长假,并且安排我住院观察。而且他告诉我他已经在找眼角膜的捐献者,或者通过钱卖都可以的。可是我知道类似肾,心脏,角膜这些器官不是你想要就有的。而我的病属于罕见的神经坏死,若果不能在有限的时间内找到角膜,我的双眼就永远也无法复明了。又过了一个月我的双眼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了,但是我仍是每天睁着它。湘雨很忙,但他坚持每天都来看我。有时是早上,有时是中午,有时是晚上。不过今天他来过一次后又回来了,他没有说话,只是帮我梳头发。帮我擦脸,为我做眼保健操。我有些奇怪他为什么沉默不言,但想到可能是因为我角膜源的事情让他难过吧。不过他也从没有这样仔细的照顾过我,这样我想起了陈思。就这样打那以后湘雨每天都来两次,第一次还能和我说上几句话,第二次他就什么也不说了。我也不问了,我觉得这样静静的挺好。我没想到在我双眼失明后,湘雨反倒像陈思那样关心我了。直到有一天我无意间摸到他的手,发现他好像戴了戒指。他要抽回去,被我死死的撰住。我知道那是婚戒,我哭了,我的眼泪一边掉一边说:“湘雨我已经没有陈思了,你怎么还舍得骗我啊”他似乎也有些着急,但是我越哭越厉害。最后他只是那轻轻的一叹,我便止住了哭声。虽然只是那轻轻的一声叹息,但我还是能听出来。“陈思是你吗?你来了?我说为什么每天他来两次,但做的事情不一样。我早就该知道除了你谁还能这样细心的照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