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爱情 就是彼此温暖 永不相弃(2)

爱情 就是彼此温暖 永不相弃(2)

时间:2014-02-12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沉淀了那么久的感情,她本以为可以面无表情可以像是在诉说别的的故事一样,可是当她开始讲出第一句话的时候,她发现那些感情即使是在四年以后,也没有办法像预想的那样叙述的淡定和从容,她别过头,努力不让眼泪流下来,可是,该如何控制好自己的呼吸。一切都是注定的,无法阐述,这也许都是命运,‘注定’这个词便将他诠释的淋漓尽致了。
  
  那些彼此的照顾,与温暖的时光,只是再怎么温暖也无关爱情,苏然一直沉默不语。她想留住,可是她知道那一刻,再多的言语都会显得苍白无力,决定了的离开,谁也无法阻止。
  
  安岩还是走了,离开的时候苏去送他,当火车开动的那一刻,苏然站在月台上使劲的朝他挥手,然后眼泪就那么夺眶而出,苏然轻轻地喃喃的说,再见,再见,会再见的。
  
  风是暖的,喜欢这种足以让人温馨一个季节的温度。她把手指张开,让风从指间掠过。她像是要抓住什么似的,可是经过手心的只是一片荒凉。其实谁也不会知道她有多么的不舍和难过,离开了也许就回不来了。从唯希离开的那一刻起,她比谁都清楚这个道理。
  
  【青海---南京】
  
  苏然拨通了他的电话,她说自己已经在南京火车站,可安岩却说,公司马上有个重要的会议,暂时脱不开身,他让苏然自己找个地方先住下,等忙完了再去找她。
  
  秋日的阳光被路旁密密的枫叶切割的支离破碎,零落的洒在泊油路上,像闪着光泽的水钻。街上的行人和汽车在这座城市里川流不息的滚动,南京,在她的字典里仿佛是个很遥远的城市,可是此刻此刻她真实的存在这个城市中。她来这座城市寻找她的温暖,可是此刻她却觉得安岩是如此的遥远,即使身在同一个城市,可是她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遥远。
  
  初秋的午后,阳光被这座城市香樟的叶子切割得支离破碎。走在拥挤的人群中,目光游离。背景的喧闹,让她感觉多少有种深沉的寂寞与空虚。她低下头走到街道的长椅旁,坐了下来,很多的路人甲和路人乙从她面前晃过。漫无目的地看着行色匆忙的路人,那些陌生的狰狞的面孔在她的视线中一晃而逝,然后看见对面坐着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男人不时地转过脸去看身边那个恬静的女人。两个人的嘴都在有条不紊地张合着,就如两条吹不出泡泡的鱼在呼吸,时而扬起清浅的笑。琉璃的碎光映照着城市的半张脸,车忙,人忙,街道也忙。似乎就只能用忙碌来形容这座城市。她开始疯狂的想念安岩,那年夏天,宁静的海。淋过的雨,吃过的提拉米苏,期待过的夏天,炫耀过的笑脸。青春在喧哗,可是幸福却遗失在这个夏天,她还突然想起那天晚上他为她擦干眼泪抱着她说:“苏然,如果可以,请允许我给你温暖”。
  
  【原来,我已不再是你的谁】
  
  绛蓝色的天空像是泼墨后的大肆渲染,洋洋洒洒地铺满了整个天空,晦涩的压抑着。凌晨的时刻,她仍在安岩所在的城市游走着,冷清的街道,不时有阵阵风吹过,她只想在最后别离的时候,走走安岩走过的街道,然后和着这座城市夜深的孤寂,一起拥抱,一起哭泣。
  
  买了凌晨3点的火车票,她想或许她本来就不应该来这座城市,没有多少感情是真的可以彼此温暖,直至永不相弃的。
  
  或许是太累了,上了火车苏然很快就入睡了,她在火车上做了一个梦,很多次了,它总是处心积虑地出现在我的梦魇里,他梦见,在一个阴雨天,她和安岩跪在佛祖面前,他们一起虔诚的许愿:说保佑他们相爱,然后永远在一起。可惜,佛祖太忙了,他根本就没有听到她的愿望。又或许,永远太远了,连佛祖也不知道它在哪里。
  
  其它的,她已经不记得了,或许生命本来就是一场华丽的幻觉。有人醒了,有人宁愿沉醉其中。只是她醒了,所以没有办法再沉醉其中了。时间冲淡了他们之间原本就未曾开始的爱情,还没来得及回首,就已经有人远去,有些人注定只是一个过客,路过彼此的曾经。经年之后或许谁也不会记得谁是谁的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