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爱如蚕丝 情如烟(3)

爱如蚕丝 情如烟(3)

时间:2014-10-02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泪无止境,敖翔的呼吸越来越沉重,越来越急促。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个世纪吧,那些人终于打累了,远去了,敖翔的身体沉沉的向蒋世纪倒去。蒋世纪双手环住敖翔的肩膀,血从敖翔的鼻孔流了出来。他靠在蒋世纪的耳边笑着说:“没事了。”
  
  仿佛是落水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蒋世纪被这轻柔的一句话拉出了黑暗。
  
  敖翔晕了过去,蒋世纪就那样抱着敖翔呆坐在原地,直到有人发现了他们,直到救护车把他们送到了医院。
  
  敖翔伤的很重,住院足足一个月时间。蒋世纪更加坚强了,朋友都说她眼里多了一丝别人看不懂的东西。
  
  而那些打敖翔的人都受到了最恐怖的报复。每个人脸上都多了一条不是很长却很深的刀疤。那是他们每个人的噩梦。而实行报复的人不是别人,而是柔弱的蒋世纪。谁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仇恨真的可以让一个人变得不可想象。
  
  法律常常是给穷人制定的,蒋世纪只是进去两天就被他爸爸弄出来了。
  
  社会上,学校传开了,蒋世纪是个狠角色,是个可怕的人,得罪她的人将会受到可怕的报复,也就有了黑玫瑰这个响亮的外号。也就有了一大堆追随她的人。
  
  对与这件事每当敖翔问起时,蒋世纪只是淡淡一笑。
  
  敖翔出院后,蒋世纪不再每天跟着他,她报了胎拳道,还利用家里的关系和钱使敖翔成了A城名副其实的老大。
  
  妈妈,我必须学着狠一些对不对?不然只会给身边的人带来麻烦。妈妈,女儿以后不光要保护好自己还要保护好身边的人。
  
  可是妈妈你看不见了,你终归是离去了,如果那时我便学会了这些,那么那个女的会不会怕,会不会不敢再破坏我们的家?女儿会不会可以保护妈妈?
  
  可是没有回去的路了,我知道,现在敖翔对我好,他像你一样,是这世上唯一对我真正好的人。可是我依旧恨,恨那个女的,妈妈,你也恨对不对?我很想杀了她。
  
  ——蒋世纪
  
  2009.11.25
  
  故事结束了吗?不,11月26日。感恩节。蒋世纪的生日。蒋世纪的爸爸很早便来到学校接她回家。蒋世纪看到父亲那张虚伪的脸她拒绝了。因为她看到了那个女人,那个她恨得破坏了她的家庭害死***妈的凶手苏丽。
  
  蒋世纪很自然的走过去打招呼,然后用自己随身携带的那吧扎了25个人的刀毫不犹豫的刺向那女人的小腹和那个还未出生的那个女人最为得意的不知道是弟弟还是妹妹的孩子。
  
  血从那个女人身体中涌出来,喷出绚丽的血雾。然后所有人都慌了,父亲愤怒的向他咆哮,眼睛红得可以喷出火。
  
  蒋世纪的世界在这一刻是无声的,她平静的看着这一切,看着手忙脚乱的人群,看着父亲愤怒的脸,看着那女人因疼痛而扭曲的脸。母亲的身影仿佛出现在了远处,隔着这慌乱的人群正冲她微笑。
  
  人群散了,原地只剩下蒋世纪一个人。天空飘下雪来,所有路过的人都对蒋世纪指指点点,然后远远的避开来。
  
  蒋世纪像一尊雕像一样动也不动的站在雪里,眼神空洞洞的,手里还抓着那把小刀,上面的血早以宁固。
  
  怎样被敖翔抱回去的她也不知道,醒来就看见自己在敖翔房间里,敖翔坐在她身边。像一个孩子找到了宣泄口一样,蒋世纪扑进敖翔的怀里大哭了起来。
  
  敖翔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蒋世纪不再感觉怕,也没那么恨了。
  
  蒋世纪狠狠得吻上了敖翔得唇,疯狂的吻沉长的吻着,直到两人都情不自禁跨越了爱得禁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