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洪荒的背后,时光的囚徒(2)

洪荒的背后,时光的囚徒(2)

时间:2014-12-10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我说,我要一个人的生活。后来,我在重庆工作。又辗转去到加城。而我总是忘不掉与他有关的一切。却仍固执的未曾找过他。
  
  那个我们从小生长的四合院,也已经拆迁。我只在偶然的时间里回去过。一手把我们抚养至十岁的老人也终于离开了我们。只剩门前的老槐树,一如既往地凋落它的花骨朵。纷飞枯黄的叶子。散落下一地的荒芜。在来年的春天长出嫩绿的植物。
  
  临街一楼的小商铺也改建成了大商场。我总记得卖油条卖烧饼卖豆浆的店里,从早到晚地忙碌。而那些在记忆里陈旧的东西,总跟不上时代的变迁。会随着发展而消失透彻。
  
  记得小时候,我常常跟着她一起去收废纸烂铁。青可总是背着书包小心翼翼地跟在我们身后。一边温习书本,一边留意路边的空瓶子。我穿着宽大的衣服,常因过长的衣摆而限制行动。她总会笑眯眯地说,苏朵是可爱的女孩子。我的心就会莫名地安静。不再烦躁。
  
  她习惯在回家的时候,给我和青可买冰吃,两分钱一支。绿色素和糖精混合在水里再冻结而成。
  
  我就因此过分欢喜地喜欢着夏季。而青可是个沉默的孩子。很少说话。那时候我便开始明白孤独。它会总出现在你寂寞的时候。
  
  那间潮湿的小屋,狭小的空间,一年四季总堆放着许多的纸板和铁块。还有青可拾捡的塑料瓶子。下雨天总会容易摔倒在泥土地面上。冬天的时候,蜷缩在纸板搭建的床上,冷得发抖。然后就会无比地清醒。寒冷从四面八方侵袭。紧紧地抱着自己窝在被单里,不停地呵着气,也感觉不到暖。
  
  十岁那年。从南方城市来的一对中年夫妇,自称是青可的父母,说要带走他。他一句话不说,紧紧牵着我的手。然后在奶奶劝说下,他的父母终于决定让我跟随青可一起离开。离别时,姥把一个银手镯套在我的手上。她说,是属于我的东西。让我细心保管。我感到内心深处的寒冷正在不断地扩散开来。身体止不住在颤抖。
  
  “朵。在别人家,一定要明白事理。好好生活。要心存感恩。”
  
  “姥,我会照顾好苏朵。”
  
  “嗯,青可。记得好好念书。”
  
  我站在门前,久久地凝视那棵老槐树。我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我只是觉得很疑惑,内心感觉到难过,眼眶却紧窒得流不出眼泪。
  
  Chapter4>>>>>
  
  他很高,很瘦。头发有点乱,喜欢穿白色衬衣,手中总握着那个透明的玻璃水杯。额头有些宽阔。眉毛浓而黑,眼神坚定而深邃。是一个成熟的英俊男子。他是公司的广告总监。有着深远的抱负。
  
  我记忆中的夏舒白,总是皱着眉头,坐在会议室开会。他似乎从来没有笑过。严肃的气场,给人以压抑的感觉。我希望他可以多笑笑。第一次遇见他是在公司的电梯。我抱着资料站在他身旁。彼时,我是刚刚大学毕业的实习生。
  
  后来,工作上很多事情都是他在教我。他大我五岁。01年的时候,他刚刚大学毕业,投身到事业中。如今已算得上是有所建树。但他不满足。他说,男人年轻就该有野心。他在我面前丝毫不掩饰内心的狂野。他是我爱过的第二个男人。他的手掌抚摸在背部的感觉。温情且炙热。我喜欢将头埋在他的胸前,静静地聆听他的心跳声。让我感到安全。07年的春天,我们一起去过一次旅行。他带给我的浪漫是足以令我在往后的日子里,缅怀且记念的。和他在一起,即使是一次细微的感动,我也无比感激。而我一直知晓的是,他是有抱负的人,不会为了卑微的爱情而放弃工作。
  
  暖风吹来的季节。接近傍晚的时刻,街道上的行人,愈发稀疏。高大的香樟树,枝叶在风中荡漾。我站在落地窗前,默然地注视着他。我看见他穿着白色的衬衣,打着那条我为他选的咖啡色斜条领带。他的手边,是董事长海外留学归来的千金。这个男人,终于等到高升的机会。只要与她在一起,他便可一步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