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浮生若梦,爱始终无能为力(2)

浮生若梦,爱始终无能为力(2)

时间:2014-12-10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她问他在哪里时,他的回答。
  
  她看着他,突然就笑了。
  
  顾夕,这是他的名字。
  
  无从解读它的含义,但她很喜欢这个名字。
  
  我叫西凉,独念西风凉。这是她给自己名字的定义。
  
  他笑了,在些许昏暗的夜灯下,如绽放在蓝天里干净的云朵,洁白,温暖。
  
  不像她曾经遇见的那些男子,见面便是那些粗俗的话语,只是肉体的交易。
  
  在枯竭的泥土里,依然会有花绽放。
  
  他将一杯温热的奶茶放进了她的手心,她的脑海里闪现了那个奶茶的广告。
  
  杰伦深情的对那个女子说,你是我的优乐美。捧在掌心里的爱。
  
  她并不是很喜欢杰伦的歌,却沉沦在他的歌词里。那些句子,仿若白蚁,总能侵入骨髓。
  
  她的心脏在那一刻,有一闪而过的余悸。
  
  《玻璃之城》那晚的电影。片名很美。张婉婷的作品。
  
  电影的开始,港生与韵文在车祸里相拥着死去,大钟敲响了零点的时刻。
  
  1997,香港回归。
  
  港生离开香港去巴黎的时候,给了韵文一只石膏做的手。
  
  他说,我手上的爱情线,生命线和事业线都是你的名字拼成的。
  
  韵文应该无憾的。一生拥有一句这样美丽的情话。是被一个男人这样的深爱过。
  
  爱情是一场烟火。有些人能够看到。有些人一辈子平淡。在钢筋水泥的都市里。在玻璃之城。没有人有太多机会看到烟火。
  
  电影的结尾。
  
  空寂的走廊上,少年的港生拉着韵文的手去参加学校的舞会。韵文清脆的笑声在黑暗中遥远。
  
  时光的旅途上,只留下爱情的足音。
  
  然后一切消失。
  
  诺大的电影厅,寥寥可数的几个人。
  
  电影的谢幕,观众的离场,
  
  回荡着空寂的声响。
  
  用眼角的余光偷偷掠过他的侧脸,不留痕迹。
  
  遇见,只是一种形式,与爱无关。她想。
  
  【肆】
  
  这是一个狭小而拥挤的城市,除了夜晚。
  
  拉开KFC的大门,她直接走到,那个靠窗而又远离人群的位置。
  
  她喜欢透过玻璃,看外面黑夜里的灯火,还有那偶尔路过的行人,那是一种寂寥。
  
  他知道她要喝的是什么。
  
  coffee。
  
  她是经常失眠的,仿佛逆生的动物,思绪只能在黑暗中行走。
  
  她是固执偏执的,其实并不喜欢咖啡那样的苦味。
  
  “我要以毒攻毒”,每次他劝她时,她总是这样,仰着头,脸上有孩童般的笑容,天真的回答。
  
  而他虽然无奈,却依然会点和她一样的。
  
  他在前台安静的排队等着,她在位置上安静的看着。
  
  火车站,人群。
  
  在售票厅慢慢蠕动的队伍里,一眼便认出了他。
  
  他在向她挥手。
  
  相约,去往邻近的一座城市。
  
  天空被无形的画手抹上了灰暗的色彩。
  
  快要下雨了吧,她轻声嘀咕。
  
  没有太多的话语,只是各自带着耳机。
  
  在各自的世界里遨游。
  
  她坐在靠窗的位置,安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