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你跟我隔着一张黑白照片的距离(7)

你跟我隔着一张黑白照片的距离(7)

时间:2014-10-18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彼时,我已经完全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了。
  
  昊予跟许颜家里几代世交,那种稳固的关系是建立在共同的利益之上的,那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关系远远比昊予在大街上对一个长得漂亮的女孩子一见钟情要牢靠得多。
  
  满了十八岁,两个人就要一起出国,这是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计划好的事情。
  
  生长在大家族,从小就深深懂得要如何规划人生的许颜,断然不会允许一个穿着劣质高跟鞋,喝酒像喝水一样,不知自爱的穷家女妨碍她。
  
  在楼梯口,我们两个人剧烈地争吵起来,她言辞尖酸刻薄,我也不甘示弱,最后愤怒至极的她狠狠地推了我一下。
  
  后来无数个从噩梦里哭醒的夜晚,我都不寒而栗地想,如果我不是穿着一双高跟鞋,在许颜推我的下一秒,我是不是能踉跄几步之后迅速站稳?
  
  我只有这一遭人生,不能倒带,没有如果,不可假设的人生。
  
  我从高高的台阶上滚下去,我的耳朵里只有巨大的轰鸣,眼睛什么都看不清楚,我只知道,我很疼,非常非常疼。
  
  躺在医院的那两天,惊慌失措的许颜已经提前出国,而昊予在他母亲卧室门口跪了一夜之后终于以妥协换得了来见我一面。
  
  他怎么都没想到,躺在病床之上,脸色苍白的我,会对他说:“不关你的事,我本身就是个乱七八糟的女孩子,当天肯跟你走,后来就能跟其他人走。”
  
  昊予是愤怒地离开的,我想如果不是因为我当时睡在病床上,他一定会抽我两耳光。
  
  他走之后我微笑着对在一边哭成泪人的妈妈说:“没事的,爸爸的工作保住了,还额外赚了一笔。”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种浓烈的屈辱,昊予的母亲走进我简陋的家,把一张我以前只是在电视剧里看到过的支票摆在我们面前,她的声音不大却极有威慑力,意思非常明白,要么接受这张支票离开她儿子,要么,以周家的权势,随便捏造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就能让我爸爸的工作单位开除他。
  
  那是我们全家赖以生存的经济来源,我明白,这其实是没有选择的选择。
  
  从那一天开始,我的人生丢失了两样东西,一是高跟鞋,二是眼泪。
  
  并且,我不再喝酒。
  
  这些刻骨铭心的伤痛与屈辱,是我多年来踽踽而行的原因,我不再向往爱情,身边有女生谈起自己的“豪门梦”,我的心里都会掠过一声叹息。
  
  你在我身上看到的那些自律,那些隐忍,不过是这场青春浩劫留给我的教训。
  
  我自己是那样痛过,便不想因着我,让你身边的那个人痛。
  
  对你,是因为懂得,所以去爱。
  
  对她,是因为懂得,所以不去伤害。
  
  [八]
  
  我再次穿上高跟鞋,站在昊予身边,微笑而立。你的眸子里一闪而过的绞痛没有掩饰得好,你脸色很难看,把我拖到无人的角落里,哀伤地问:“是真的?”
  
  我知道你指什么,昊予是不是那个能让我再次穿上高跟鞋的人。
  
  虽然很残忍,但是我点点头:“是真的。”
  
  中国有句古话,当断不断,反被其乱,我再不做个了结,大家都难过。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赌局,适时立场,方可保全自己。
  
  只是,王宇哲,我爱你,从那个游戏开始,我大概就爱上你。
  
  你在厨房里帮我擦眼泪,你招呼朋友们吃坏掉的菜,你在我家楼下等我一夜,你把我的照片夹在钱包里随身携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