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如果这样能快乐(4)

如果这样能快乐(4)

时间:2014-12-28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他看着我,轻轻地做出“别去”的口型。
  
  而我的手却早已经搭在门把上,推开了包厢厚重的大门。
  
  关上门的那一瞬间,我听见什么东西打碎的声音,身后突然一片寂静。
  
  003【那一年,林司阳放弃了高考,而我放弃了继续爱他】
  
  我走进林司阳的包厢时,他正蜷曲在沙发上发抖,桌子上的空酒瓶排成整齐的队列,叫嚣着自己怎样把一群人灌倒。
  
  其实也算不得一群人,除了林司阳,只有四五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子,她们一律敷着像城墙一样厚的粉,唇色红艳得轻薄而骄傲。
  
  林司阳的皮夹丢在一边,里面早已空空如也。
  
  我走过去,将他从沙发上拽起,熟练地抗在肩上,正要走,一个女孩子突然揪着我的头发问我:“干吗啊你?”
  
  几乎是冒着秃顶的危险,我拿起一个酒瓶,砰的一声在桌上磕碎,我举着碎了一半的酒瓶,就像举着炸药包一样视死如归:“拿着这个烂人的卡去结账,去买包,就是别拦着我!”
  
  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止一次两次了,我已经熟悉得像背台词一样,顿点语气表情都十分到位。
  
  成功突围后,我带着林司阳在大街上拦车,他却突然发起疯来,一把将我推倒在地上不肯上车。
  
  我没料到他会来这一招,结实地摔了一跤,膝盖和手肘当即痛得僵硬,喊痛都喊不出声来。
  
  林司阳跑了几步,发觉我没有追过去,回头才看见我正蜷在地上痛得打滚。他好像心软了,原地踌躇了一下,便跑过来碰碰我:“摔坏了?千葱,千葱?”
  
  他费力地把我的肩膀掰向他。月光下,他吃惊地看着我满脸的泪。他没再说话,将我从地上扯起来,背着,拦了辆车。
  
  在林司阳的房间里,我已经恢复平静了。可以安静地看着他醉醺醺地往我的伤口上涂药,药水顺着皮肤的纹路渗进去,撕裂一样的疼。
  
  白色纱布在伤口上打好一个结后,林司阳一屁股坐在地板上,两眼放空。
  
  “千葱……”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轻轻地喊我的名字,苍白的脸,垂低眉眼,挨着我坐下,脑袋慢慢地倚在我的肩上,像一个疲惫至极的孩子那样,渐渐地睡着了。
  
  这是白小牙离开我们的第四年。
  
  四年前的这一天,白小牙笔直地从学校的顶楼跳下来,在放学后的人群里摔得血肉模糊。
  
  那一天是简小宇的生日。我们三个站在学校门口等迟迟未来的白小牙。那一天的气温是三十六摄氏度,无风,天气晴,简小宇讲了一个很冷的笑话,汗水濡湿我们单薄的白色T恤。
  
  就在那个静止的黄昏,身后突然传来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那是林司阳与白小牙分手的第七天。
  
  没有人想过,她会喜欢林司阳喜欢得那么深,那么在意,那么不顾一切。
  
  当我们三个挤进人群的时候,只有大片浓稠的血液从她年轻的身体里不断地涌出,一直蜿蜒至我们脚下。
  
  就在几天前,白小牙还牵着我的手笑着说:“千葱,我和林司阳分手了,他心里有别的女孩子。”
  
  那时候的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能紧紧地握住她微凉的手。
  
  而白小牙却笑着问我:“你知道是谁吗?林司阳喜欢着的那个女孩子,你说,会是谁呢?”
  
  白小牙只是微笑,淡定一如往常,没有哭,没有闹,甚至主动跟林司阳握手言和,“我们永远是朋友。”她甚至与我商量要为简小宇挑选怎样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