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你是我前世种下的因(5)

你是我前世种下的因(5)

时间:2014-12-20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第五章

  话说朱雨涵自从那次分别之后就未曾见她笑过,整个人也日渐消瘦,显得格外的憔悴不堪。朋友们都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不知该如何去安慰这个曾经的女汉子好。这天她在公司里和往常一样,工作,看报纸。眼看手里的工作忙得差不多了,她拿起最近的报纸,看一下最近的新闻热点。这不,刚把报纸拿到手上,就看到关于林子轩的新闻,上面写着他已经成为深市文艺圈里的响当当人物,出版了相关的书籍,且销售量居高不止,并且还爆出他和某知名女作家的恋情。看到这里她在也无法平静下来,随即扔下报纸,拿起自己的包包飞快的往外跑。此时的情景被李茹雪看在眼里,却不知为何,急忙走进她的办公室看个究竟,当她看到地上那份鲜艳的报纸时,一切都明白了。心里不停的默念:“看来她还是没能把他忘记啊。”

  朱雨涵跑出公司大楼,随即拦了一辆出租车,一转眼的功夫就消失在李茹雪她们的视线。只见她两眼红晕,泪水顺着脸颊不停的往下流,心里反复的念叨:“为什么,为什么回国后没有给一点消息我,现在还跟别的女人好,难道当初自己说过的话就不记得了吗?”虽然出了外面,她却不知从何找,偌大的城市,瞬间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渺小。几经辗转,终于在其他朋友那里打听到了林子轩的地址。随即催促着出租车司机快点开车,好向林子轩问个明白。李茹雪也担心着雨涵,不断的打电话给她打电话,询问着她的去处,便也驾着车出去赶着朱雨涵去。而林子轩他们此时正处於热恋期,两人的生活就如同摸了蜜一般,那么甜美、幸福,一起在那别致的港湾上,倾听大海的浪潮,看日出日落。两人四目相对,相互依偎静坐沙滩上,享受着着美好时光。突然,远处疾驰而来的车子,打乱了他俩宁静的享受。朱雨涵从车子下来就急匆匆的朝他们走去,走到林子轩跟前什么也不说直接一巴掌扇了过去,让在场的刘轶兰感到一头雾水,随口骂道:“你这疯婆子发什么神经,你谁啊,上来就打人,有病吧你。”朱雨涵随即说道:“与你无关,我打的就是这种无情无义,朝三暮四之人,我看你还是当心,别被他给蒙蔽了。”林子轩随即回过神来反驳道:“谁无情无义,谁朝三暮四,你别胡说,我跟你虽然已经散了,可你也用不着这样子啊。”“你不记得你当初的话了吗?不记得我们曾经的诺言了吗?”朱雨涵眼含着泪说道。此时一旁的刘轶兰再也无法看下去了,愤怒的说道:“你们关系究竟怎样,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恨你,林子轩,我不想再见到你。”哭泣着跑回别墅收拾了行李,朗朗跄跄的拖着行李走在道路上。“好了,现在你满意了,告诉你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从三年前那次分别之后就已经不可能了,跟你在一起,你何时考虑过我的感受,你一心只顾你的事业,你就死心吧,我和你,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都绝对不可能了。”林子轩决绝的说道,便飞快朝着刘轶兰跑去。留下朱雨涵独自一人在哪里伤心落泪,一时间如决堤的洪水泛滥一般。此时李茹雪也刚好赶到,看到朱雨涵那伤心欲绝的样子却不知如何安慰,只好上去把她抱住,心里不停得嘀咕道:“好你个林子轩,看我这次怎么收拾你,我绝不会放过你。”经过好一阵才将满面泪痕的朱雨涵安慰过来,两人就搭着车回去,一路上还时不时伴着哭泣的抽泣。

  林子轩朝着刘轶兰出走的方向飞奔,无论如何都要给她一个称心的解释,他拿出手机不断的拨打着刘轶兰的电话。拨了好久,也没有见她接,心里暗暗叫道:“怎么不接电话,赶快接电话。”连续打了有半个小时左右,刘轶兰那头终于接通了电话说道:“怎么,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林子轩自知今天的事情来得太过意外,自知以前自己没有把这些都跟她说过,语气温和的说道:“兰,我知道错了,我不敢把以前的那些都瞒着你,可我瞒着你也有我的道理,你现在在哪里,让我当面给你解释清楚,好吗?”刘轶兰那边静静沉默了许久,心想:“就这样一气之下就决断,确实太过冲动了,给她一个机会解释,不管是对他还是自己,都是有益而无害的。”当即便说道:“好吧,就给个机会你,我到要看看你怎么敷衍我,我现在在大梅沙。”挂了电话,林子轩随即拦了一辆出租车赶往大梅沙去了。一路上林子轩那焦急的神情,眼睛不停的往窗外探望。

  经过半小时的行驶,出租车终于停在大梅沙海滨公园的大门口,此时也刚好接近夕阳西下时分。林子轩赶紧从车子里出来,匆匆的朝海滩走去。已是昏黄暮西时,霞云结伴晚风游。虽然这暮色中的景色迷人流连,虽然馋于海水潜游嬉戏,但此时他也无心去观赏,更无心去与大海那水乳交融的拥抱。走在徜徉的小道上,海风轻轻的掠过脸庞,那天边的夕阳露出灿烂的笑容。只见刘轶兰独自站在愿望塔下,在夕阳的映衬下更加迷人,那乌黑的长发在海风的轻吻下嘤嘤艳舞。远远看去,她被那淡淡的忧伤所笼罩着,断断续续传来那微弱的抽噎,让人看着心疼。林子轩再也不敢多想,快步上前从背后紧紧将她抱住,此时一个深情的拥抱也胜过万千的言语。刘轶兰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一跳,不断的挣扎着道:“你干嘛,吓着我了。快放开我。”林子轩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任她如何挣扎,如何捶打也要紧紧的将她抱住,生怕她又再一次的自开。“你干嘛?没听到我叫你放开我吗?”刘轶兰一脸气呼呼的说道。这时林子轩才嬉笑着对刘轶兰说道:“你还生气不,你原谅我好吗?原谅我就松开,好吗?”刘轶兰最终拗不过他,只好气呼呼的说道:“好吧!给一个我原谅你的理由。”林子轩腼腆的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连说了好几个我也没见说出个所以然来。刘轶兰随即说道:“我。。。我。。。我什么啊,平时见你那么会说,怎么现在却怂了,你倒是快说呀。”林子轩看出了她有点生气的样子,鼓起勇气说道:“我爱你,我心里一直只有你。”刘轶兰嘴角一扬,露出了那洁白的牙齿,微笑着说道:“好了,我原谅你了。不过你得给我一个解释,你和那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林子轩再一次深情的将刘轶兰拥入怀里,望着天边那绚丽的彩霞,深深的呼吸,说道:“我本想把这段往事永远的烂在肚子里,现在看来不能不说了。事情还得从三年前我出国留学时开始说起,那会我与她的关系,明说是男女朋友,可就连普通朋友都不如,一年到头没几次见面,连电话联系也少得可怜。………..后来我和她就分开到了国外留学,当时见她哭得那么伤心就说如果三年后我们都还爱着对方,就一起。我也没有想到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好了,别生气了,我知道错了。”“你才知道错啊?你当初就不应该那样说,什么‘三年后如果都还爱着对方就在一起’,这不是明显给人留下那一丝丝希望吗?哪里有你这样优柔寡断的。”刘轶兰气嘟嘟的说道,使劲的敲打着林子轩的胸膛。林子轩再次将她拥入怀里,默默无语。此时,一个深情的拥抱,也胜过诸般甜言蜜语。

  误会终于被解开,他们又开始了自己的幸福生活。经过这件事,他们之间更加彼此珍惜这段感情,一起背起行囊,走上了人间最后一片净土的藏区之旅。

  经过一番折腾,生活再次回到平凡中的宁静。他们再也经不起折腾了,李茹雪经过再三思索,最终决定把公司迁离那个繁华的滨海城市,开始了新的人生旅程。

  朱雨涵也终于明白,感情都是在不被重视下渐渐远走,最终选择了远走他乡。

  若爱,切忌冷漠。感情,都是在冷漠中渐渐远走。爱,也随那淡化的情愫,走向破裂的边缘。珍惜对你好的人,莫让心疼你的人在冷落中失望,莫让他在淡化的爱中远行。

  每一份感情,都来之不易。于千万人之中,与君相交,多不易。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得今生的擦肩而过。相爱的人能走在一起,多不易,珍惜那个愿意为你倾其所有,愿意为你改变的人,珍惜心疼你的人,让爱在生活中烂漫续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