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职场故事 > 大学生村官

大学生村官

时间:2012-09-09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这芝麻官我不当了。”大奎有气无力地说,那神情像旱天的蔫禾苗。

  乡长波澜不惊,微微一笑:“呵呵,有屁就放,我不嫌臭。”

  大奎嗫嚅着说:“我说过的话不能当屁放……”三年前,大奎被石庙村的老少爷们推上村主任的宝座时,他信心十足地拍过胸脯,保证三年解决一村老小的温饱问题。可如今,石庙村还戴着贫困帽,年年吃国家救济。

  乡长叹口气,没吱声。当初大奎走马上任时,乡长也是抱很大希望的。大奎是个能人,他在乡亲们的嘲笑下承包了村里的荒山,几年工夫,就侍弄出个四季飘香的果园,成为十里八乡有名的致富能手。人前一句话,马后一鞭子。他当上村主任后的第一年,自个儿掏钱买了几百斤优质高产的杂交油菜种子,免费提供给大家种植。谁知,没有人相信他的话,认定还是种植当地的油菜种子稳妥,虽说种一葫芦打两瓢,起码不把老本搭进去。第二年,乡里购进了一批奶牛,每村分了20头,经大奎竭力争取,乡里又多给了石庙村5头。尽管两年后才要交款,石庙村却没有一个人敢去领养。他们前怕狼后怕虎,有的不懂饲养技术,怕奶牛生病,怕喂出的奶牛产不出奶,有的怕产出的奶没人要……

  大奎摇摇头,委屈地说:“我当了三年村长,起五更搭黄昏,天天鬼叫时还在羊肠子似的山道上奔波,鸡叫时才躺下,工资一分没拿,果园我都没顾上管理,扔给老婆一个人了,她没少跟我吵嘴。这且不说,更可气的是有些人的良心让狗吃了,说我遇到自个儿的事认真,碰到大伙的事就随便糊弄……”

  乡长同情地说:“再熬几天吧,下个月就该换届了……”

  令乡长想不到的是,石庙村换届选举的时候,村民们投了四五次票,愣是没选出个村主任来。每次选到谁,谁就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愿当选。就在乡长为难之际,大学毕业刚回村的二奎站出来:“没人干,我干!”

  村里的老少爷们起哄似地都拍起了巴掌,一致同意二奎当选村主任。

  乡长的脸松弛了一下,嘴巴咧成了佛一般。不管是谁,只要有人接招就中。

  回到家,大奎埋怨二奎,说你又没有三头六臂,能管好一个村子?简直是瞎胡闹!

  二奎笑了笑,说哥,你没能使石庙村脱贫致富,不代表别人也不能啊!你不但要相信我,还要多多支持我。

  事后,二奎去县农村合作银行贷了5万元的款,去邻县买了60头小尾寒羊。紧接着,二奎召开了村民代表大会,神神秘秘地说:“这60头品种羊只能由十户人家喂养,喂养户必须具备以下几个条件:一、有一年以上养羊史;二、家里有男劳力;三、家中无老弱病残;四、没有经济负担;五、没有违反村规民约……母羊下羔后,三年后交村里20头羊算作本钱和利息。另外,不准私自出售,到时候村里统一收购……”

  这下热闹了,会场上闹哄哄的,像蜜蜂炸了营。

  但是,事已成定局,大伙儿只得按照条件筛选了一番,最后,推选出十户。

  老少爷们都兴奋得两眼放光,羡慕地瞅着那些被选上的饲养户。那些被选上的人家更是眉色飞舞,一脸幸福。

  没多久,二奎离开了石庙村,扬言要到南方打工去。

  在这以后的日子里,“小尾寒羊”成了村民们茶余饭后谈论的焦点。那些养殖户的亲戚朋友一个个偷偷找上门来,好说歹说弄走了一只羊羔养着。和他们没关系的,也拜亲托友,甚至掂上礼品揣上钱,想方设法弄走一只羊羔……

  到了第三年,石庙村家家户户都养了小尾寒羊,人均收入超过了两万元,成了远近闻名的小康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