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职场故事 > 挂在辫子上的爱情(2)

挂在辫子上的爱情(2)

时间:2012-04-25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我一下子蒙了,包里不光所有的钱都在里面,最重要的是刚刚的采访材料啊!

  等我哭丧着脸,满头大汗地跑下山,那个黑影早就不见了。一边的石头上,只坐着那个赶驴的老头。

  “姑娘!刚刚跑过去的是药商,你是不是拍了什么他们不想让见报的东西,所以给抢走了?我看你别恼了,前几天也有个记者被抢。”那老头很是慈祥地说。

  我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每到一个地方采访,身后总感觉有人在盯梢。

  “老伯,能送我出山吗?报社等着我的稿子下锅。”我哀求。

  “有钱吗?我儿子今年上大学,实在没钱。还收了一年轻人的钱,什么人都能送惟独不送你。”那老头说得很真诚,我一听这个气啊,这肯定是那个老冤家干的好事。同行是冤家啊!亏我做梦还梦到他!

  “除非……除非你把辫子剪给我。我见过收辫子的人给的价,你那根辫子值不少钱。那小伙子说了,如果能剪下你的辫子他给比一般购价高两倍的价格。”那老头见我哭丧着脸,改了口。

  “什么?要辫子!”我被针刺了一般,全身一抖。谁说最毒妇人心?这家伙也太绝了吧!

  那老头见我没回应,赶着毛驴要走。我急了,眼看天都快黑了,再不出去,可就被丢在这大山里了。最重要的是这第一手新闻稿子就发不出去了!怎么办?我痛下决心,一咬牙,答应了那老伯的要求。

  到达山外,老伯乐呵呵地取来剪刀,下剪的那一刹那,我的心在流血。不知道是委屈,还是窝火。

  回城一夜无眠,我直到凌晨才将稿子写好,交给早就在等着米下锅的印刷厂。标题是“黑心商贩收假药,疯狂村民翻山林。”当见到还散发着油墨余香的早报时,我委屈的泪水竟止不住唰唰直流。领导见我竟然连心爱的辫子都丢了,便在最好的饭店为我接风洗尘,还给我加了笔奖金。

  但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只为那张黑脸。

  当晚我又去那个酒吧。霓虹灯闪烁得心很乱。忍不住买了份长风晚报,可是当我打开头版一看,傻眼了——他们竟然在头版登了我的照片,还以我为标题:美女编辑为采新闻受辱,被迫剪掉长发才得以脱身。

  “太卑鄙了!”我气得将那张可怜的报纸用“五阴白骨爪”抓得粉碎。

  不知何时,肩上有只大手轻轻地拍了一下。

  我抬起挂着泪的脸,竟然是他!戴着帽子,穿着风衣,手里还拿着朵玫瑰,像《上海滩》里的男主角。

  “这个送给你,上次那朵是个偶然,这次是真心的。”他竟然还在我面前装可怜。

  “不用!花是纯洁的,别污染了它。”我冷冷地回答。

  他没有吭声,只是从怀里掏出张手绢,打开竟然是我心爱的那条辫子!自从上初中,我就一直留着头发,心里有个小小的愿望,那就是剪给我的王子。

  “这是我的辞职信。我不知道这个新闻是我们晚报策划的一个噱头,目的是为了打击你,打击我们的竞争对手,因为你太优秀了。赶驴的老头是我们报纸的资深编辑,那篇报道就是出自他手。”我被他的一番话说得冰凉的心竟然升起一丝暖意。

  “收药的商贩也是他们安排的。这些事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为此,我跟我们领导起了很大的争执。所以我辞职了,不为别的,只想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他缓缓地说。

  我沉思了良久,心底漾起阵阵感动。

  感谢你这次唤醒了我。以前我只知道拼命地工作,把别人看报纸的心态当做是看戏,其实我更应该辞职。把你的辞职信让我改个名字吧,我明早也是个自由人了。”我叹了口气,心有些颤抖,仔细端详那张黑黝黝的脸,抓过他的那张信纸。

  “要电灯泡吗?”他呵呵地笑出了声,竟然一把将头上的帽子抓下来,露出刮得泛光的脑壳。

  我惊讶地啊了一声,欣喜地一把夺过他紧紧拽在手心的那朵见证爱情的玫瑰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