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职场故事 > 一名大学生的真实求职经历(3)

一名大学生的真实求职经历(3)

时间:2014-08-23 作者:未详 点击:34次



  侯勇和方启认为,这一消费群体“相对稳定,对饭菜的味道也没有太高要求,只要便捷、快速、卖相好,就会买你的账。”

  方家对于方启和侯勇开快餐店的事,从金钱到精神都给予全力支持。而与此相反的是,侯勇的母亲自从听儿子说了这个想法之后就强烈反对。

  8月的长沙是名副其实的火炉,为了快餐店,侯勇顶着太阳跑遍了大半个长沙城也没说半个“热”字。半个月下来,店总算是开张了。算上三个月的店面钱、去人才市场请大师傅的工资和一些基本器具的购置等等,侯勇和方启一共投了8000元。其中的3000元,是侯勇以找熟人弄工作为由从姑姑那儿借来的,另外5000元全是方启出的。

  快餐店位于长沙的CBD区域,他们打算完全以“电话订餐”的方式经营。刚开始的时候,加上发名片和送餐,侯勇每天都要在对面的写字楼跑十来趟,订餐数量也眼看着从第一天的19份到第二天的20份,然后40、60……第一个星期他们的店就因为订餐人数过多忙不过来而中途停业,他俩赶紧跑去请了个送餐员。

  但是,快餐店由于“做得不好吃”很快就失去了客户。

  9月中旬的一个闷热的下午,侯勇带着笔者去参观了他已经关门的快餐店。

  打开厨房门,里面的冰箱还在“嗡嗡”的运转着,不由得让人联想到这里往日的热闹和忙碌。侯勇习惯性地拉开冰箱门看了看,里面还放着一捆没用完的韭菜和一碗已经盖着一层白色猪油的土豆烧肉;冰箱旁边的操作台上,摆着猛火炉和炒锅;装着味精、盐、酱油等各种调料的瓶瓶罐罐在炉子左边一字排开。

  配菜间在厨房对面,门后挂着一件黑色T恤,是他们的工作服,正面印着店名———“E食速递”,背面印着订餐电话。门边矮桌的抽屉里,还剩下一叠没发完的名片。

  侯勇说,他曾经认真地想着把他们的这家店做成全国连锁的大招牌,但完全没有料到只有短短一个月就关闭了。

  他一遍遍的环顾着这一切,叨唠着下次一定要找个当街的门面,这样周六周日也可以不用闲着,不用完全靠打电话订餐,可以多赚些钱;下次一定请个好点的大师傅,做的菜一定要好吃,因为东西不好吃是他们倒闭的直接原因……失业

  失业

  店铺关门了,侯勇又失业了。

  但还有一堆事等着他去擦屁股。首先是欠姑姑的3000元钱。这让侯勇几夜都没睡好觉。姑姑约他9月16日晚上去谈钱的事,侯勇知道如果次日他还拿不出钱,姑姑就会打电话给他的爸妈了。

  侯勇坐在家门口的路边,半个小时过去,脚边的烟头散落了一地。3000元,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时钟指向晚上8点时,侯勇站起来拍了拍牛仔裤上的灰,准备动身往姑姑家去了。但是,一直到出发,侯勇也没有想好要如何面对姑姑的质问。

  善后工作的另一重要项目则是转让店面,而这也关系到能否早日凑够欠姑姑的那3000元钱。17日上午,侯勇叫来方启,一块儿把店里的冰箱、液化气罐和所有的瓶瓶罐罐一股脑全部卖给了门口的大爷大妈,一共360块钱。卖完东西,侯勇又找了支记号笔,在装排烟管的窗户上写上了“门面转让”四个字和他的电话。

  “门面转出去之后,大概一共能有1000元钱出来。”

  还有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大师傅和送餐员的工资还没有结。

  中午的时候,侯勇接到远在深圳的父亲的电话,姑姑已经打电话说了3000元钱的事。

  可是侯勇的爸爸除了打个电话教训儿子几句也拿不出钱来,因为父亲的钱都被侯勇的继母管着。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