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友情,在同性之间(2)

友情,在同性之间(2)

时间:2012-03-22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照说一年难得几回的大假,静该陪老公孩子才对,两口子商量来商量去,结果却是各玩各的。我呢,单身加自由职业,无所谓度不度假,在拒绝了一堆激情邀约之后,两个女人自驾车出游。

  静儿时的玩伴,是天台山镇中学的老师,得知我们来,跑上跑下地张罗。小伙子一脸福相,热情的言语间透露着都市人罕有的淳厚。天台山素有“佛教仙山”之誉,以“古、幽、清、奇”著称,据说这里是佛教天台宗和道教南宗的发源地,难怪这几的人生就了一脸的祥和。我在乡村教师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里,找到了一种支撑,一种对我现有生活状态的肯定。弃艺从商的这些年,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清醒地活着。我在Kerkerdren 的思想门径里掠出过这样一句:“灵魂的优越在于看到个体”,之后,我便决定从人群中跳出来,凌驾世俗,用文字去开拓另一种冷静而不乏意义的生命历程;我甚至窥见自己几经沉浮之后,身心趋于澄静的辉煌,一如天台山的日出。这一切,静不能完全理解,也从不试图去理解,“在黑暗中并肩行走”,是我们得以相知相伴的基础。

  赶场天,我和静挤在路边吃一块钱一碗的抄手和小面,打着饱嗝逛铺子看稀奇,用美声发声技巧哼流行歌曲;待到艳阳高照,两个小妖便现出造作之形,戴着墨镜混在乡下人中扮酷……静照顾我的情绪,走走停停,用她的话说,“女人是用来疼的,谁叫你是我‘老婆’呢。”这话,在旁人听来有几许暧昧,我和静有的只是无所顾及的畅快!告别楠木溪的那天,听到静对前来结账的老板说,我老婆管钱,等会儿给你;我从卫生间出来,发现老板目瞪口呆地盯着我。结了账,我和静在一片惊异的目光中大笑着,直奔平乐而去。

  一路上,凉风习习,俊秀挺拔的群山以逶迤连绵之势怀中抱月,清澈干洌的山泉以迭宕婉蜒之形曲径通幽。两个感性的女人驱车深入,仿佛闯进了伟岸男子温暖的臂弯,激动得禁不住落下泪来。这种至情至性的感觉,一直延伸至抵达史上素有“南方丝绸之路第一驿站”之称的平乐古镇。

  最先迎接我们的,是一座高大的牌坊,上书“秦汉驿道”。据说,早在汉景帝时期(公元前150年),这里就形成集镇,迄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古镇不大,青石铺就的街道极具规则地沿白沫江井字排列,千年古木、银家大院、花楸贡茶、七孔石桥、古火井、黄金堰……催生出一派富庶与文明。

  我们在挂着红灯笼的桥头客栈安顿下来,洗个热水澡,冲去一身征尘,一切就变得缓慢起来。缓慢,让人体察到某种角色的悄然转变,从时间的奴隶到时间的主人:两个女人黑白颠倒地眯了一觉之后,换上休闲装,趿拉着凉鞋,啃着玉米馍馍在大街小巷里漫无目的地乱窜,累了就钻进小食店,什么好吃什么划算,就点什么。傍晚,我们踩着落日的余辉在河边散步,听取蛙声一片……

  行至平乐镇中学,静在校门口的值班表上发现了一个师专的同学,碰巧那同学的女儿正在院里玩耍,小家伙听见陌生人提及她爸爸的名字,不时投来警惕的目光。我真佩服身边这个邛崃女子的亲和力,一个电话打过去,当年没说过几句话的腼腆男生,竟立马带着家眷、校友登门造访,竹椅一摆,清茶一泡,同窗之情便油然而生。10点过,有人提议去吃串串香,静的兴致高涨,我裹着她的披肩在一旁作陪。

  古镇的夜色,是静谧而空灵的。我穿梭在深邃的记忆里,任灵魂游离于谈笑风生之外,找寻前世今生的某种线索。忽闻“天干物燥,防火防盗,邻里关系,互相关照”!抑扬顿挫,伴随着“笃笃笃”的竹梆声和“当当当”的敲锣声,有身着明清古装、手提灯笼的打更人经过,此时若非手机铃声大作,仍疑是梦中。我慌乱地挂断电话,追出几步,站在清冷的古镇街头目送“打更巡城”的一幕渐渐远去,有种情绪在燃烧,像锅底的烈焰。静看在眼里,心照不宣……

  次日,我们在意犹未尽中背上行囊,为的是来了再来。途经邛崃时,静生出不少计划以外的计划,带我去了回澜塔,并打赌说我登不上去。坐落在邛崃市南河河心沙洲上的这座六边形回澜塔,高7548米,是全国第三高塔,建于清代。除顶部3层为木梯外,其余10层的阶梯皆由砖石砌成。每一层的神龛中,都奉有一尊圣贤塑像,四周有夹墙,夹墙内设有磴道,磴道外侧的窗口可透光通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