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我和江仔(2)

我和江仔(2)

时间:2012-03-20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我和江仔不属于两肋插刀的那类朋友,彼此也没为对方做出过什么牺牲。但我们兄弟的这份情意就像脚下的路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又如檐下的冰是一滴一滴凝结成的。于那段落寞的岁月而言,这份情感就愈加显得弥足珍贵了。

  这学期,房东又招了两个朝鲜族师范生,就住在隔壁装米的那间屋子。能歌善舞的民族特性在他俩身上得到了充分体现,二人各抱一把吉他,整天是琴声不断。时间长了,我和江仔也都学着拨弄两下,我自知没那个艺术细胞很快就放弃了,可江仔却迷上了这玩艺儿,后来竟舍弃了两个月的伙食费买了一把名牌吉他。当时就连我也没想到继承了中国农民千百年来传下的俭朴本分优良传统的江仔,竟能冒天下之大不韪搞起了“邪门歪道”,而且还大有破釜沉舟、义无返顾之势。高考前那么紧张关键的时刻,江仔这样做无疑是很危险的,可我又明知道能够说服和改变他的人至今还没有生出来。面对他如此强的个性和他对自己爱好的那种执著劲儿,我常常想起江仔的从前:在班里他的朋友很少,他不善言谈,善恶分明,不随和,总是按着自己的生活逻辑去做事,从不过多考虑别人怎么看。这种极强的个性虽然没有使他拥有一个很好的人际关系,但他却始终保持着,从来看不出他有过什么遗憾。那时很多人不理解他,如今,真正走近江仔,才发觉他的身上其实有很多宝贵的东西值得我去学习。自己的命运自己把握吧,我只能祝江仔好运了。

  江仔没有参加那年的高考,他背着那把吉他,踩着5月煦暖的阳光很潇洒地走了。临行前,他对我说:“刚仔,别看我年龄比你大,个子比你高,可是在你面前我时常感到自卑。其实,我天生就不是学习的料,你好好学吧,给咱哥们儿争口气……”听着这些从心底里发出的声音,我才清醒地意识到以往我说得太多了,那些自认为很哲理很成熟的话,在沉默寡言的江仔面前确实让我有过仿佛自己就是先知先觉大圣人的错觉。面对江仔真诚的目光,我没有告诉他其实我什么也不是。

  我在师范学校读书的时候,知道了江仔就在临近的城市念一所成人职业大学。每次去看他时,他那种倾囊而尽的款待让我感到很沉重。因此,整个就读期间我们见面的机会并不是很多。毕业后我在县城里的一所中学教书,江仔在一个农业部门工作。他很少在单位住,经常跑到我这儿,我们还像上学时那样去打发时光,每天都玩到很晚。上班不到一年,江仔就出人意料地办了停薪留职,搞起了个体经营。现在,江仔已是开着车满街跑的人了,在他凭着自己的胆识和智慧向康庄大道迈进的这几年,我仍然守着三尺讲台清贫淡泊地过日子,为此江仔每次看到我时都忘不了劝我:“跳槽吧,那地方没意思。”说真话如果有条件我也不想当这孩子王。但面对现实我还是要维护自己职业的神圣,所以免不了要和他争辩:“我没你钱挣的多,活着也没你那么累,请客送礼拉关系,这精神文明建设都让你们给搅和完了。”“你有没有搞错,别忘了唯物主义者可是认为物质是第一性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你懂不懂。没钱,你就光靠人家朝鲜大米搞教育事业啊。”江仔总是忘不了那段苦日子,他今天的所作所为都证实了他根本就不是受穷的命。

  事实胜于雄辩,我活得的确没有他那么潇洒,那么滋润,所以败下阵来后我都给他一个希望:“江仔,有机会我是得挪动挪动。”江仔笑了,他是真心希望老朋友不要离贫困太近。我每次到江仔家都能看到那把吉他,不过从尘封已久的样子看,这已经是作为主人某种标志的摆设品了。江仔现在热衷的是他的车。我想不应该是江仔不爱弹琴了,可能为了生活而奔波劳碌的许多人都会像他那样不得不放弃自己的爱好和追求。其实,这个社会是很容易改变一个人的,又何况我们是那么平凡,那么弱小呢。

  前些日子,江仔开了一个杀鸡店,我去的时候他对我说:“我和你嫂子一人拿着一个大学文凭在这里杀鸡,怎么样兄弟,素质够高了吧!”看着江仔脸上那不舒服的笑,我就感到他嘲讽的好像不是他自己,他的这个幽默倒是很耐人寻味的。可我还是想到,如今江仔面对我时还会有当年那种自卑感吗?我和江仔虽然离得很近,但却很少见面,开始独立生活的我们的确需要舍弃许多美好的东西。江仔只有老婆不在家的时候才偶尔到我这儿瞅瞅。他常说:“都老朋友了,时间长了不见还真想。一想起在一个槽子里拱食的日子,这心就不是个滋味。”我也说:“是啊,在这个人潮涌动的城市里,我们看到的到处都是陌生的面孔,能够找到一个拥有美好回忆和温暖坦诚的地方,这简直就是咱哥们儿的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