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包子(2)

包子(2)

时间:2012-04-21 作者:未详 点击:49次

  那时,我们俩是有理想有抱负的好学生,我要当记者,你要当律师,这两份职业规划殊途同归,关乎一件叫做“正义”的东西,而高考只是我们梦想的阶梯。

  高考前一天晚上,你打来电话,我们互相勉励加油,临了,我说:“祝你成功,包大律师!”

  你说:“祝你成功,陈大记者!”

  我们挂断电话,奔赴各自的前程。

  大学期间,我们通了最多的信。上课时看到课桌上有写得富有激情和创意的各色打油诗,我就会抄下来,寄给你同乐。你寄来的信纸几乎每一次都不一样,最多的是上头带“鱼”的,因为和我的名字同音。前一阵又把来信翻看了一遍,发现你曾让我把这些信都收着,因为这些用心挑选的信纸实在太好看了,要我以后让你看看。

  我都收着,只是你用黄色荧光笔写的那几封已经字迹难辨了。我一直搞不懂,你的字为什么有一种变态的扭曲,其实你人长得还是周正的啊。

  那时,为了纪念我们伟大的友谊,我们定了一个重要的日子——10月6日,正巧是我们两个人生日最当中一天。

  第一次过10月6日,我把男朋友带去你们学校,你请我们在你们臭水浜边上的小摊上吃了些那个你认为最好吃的东西。后来的10月6日,我们总想去做一些那个年头平时不太做的事情,比如泡一次咖啡厅,我们竞七转八转坐进了雅庐书场的咖啡雅座,和一些野合的男女分享幽黑的卡座空间。显然这个结局很失败。

  另一年,我们商量好去吃西餐。国际饭店边上牛排馆菜单上的饮料价钱就把我们吓住了,趁服务员转身的当口,我们互使了一个眼色就开溜了。穷学生的生存要义就是量入而出。

  自从有了长假,我们就不太过10月6日了。因为正巧卡在了长假里,你我总有一个不在上海,但生日礼物还是年年送的。

  我还有我们并肩在百草园的照片,我们还是短发,清爽干练的样子。

  干练的你在学校还做了一件让我叫好的事,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有一个男生公然插队,也没人干预,你就跳出来,说:“同学,请你排队。”人家问你是哪根葱,你大义凛然地说:“我是××系的包××!”

  包大律师,很有腔调啊。

  暑假里我去报社实习,你则去法院或检察院,我们都在各自理想的道路上并肩前行。有一年,你在民庭实习,处理的都是离婚官司,阿姨们一口一个法官地叫你,痛斥身边无良的男人们。你说,负责带教你的法官也姓包,开庭前介绍自己是包法官,介绍你是包助理,一坐下来,好比两片青天压顶。

  嗯,我也觉得姓包的人很适合从事法律工作,我给你以后的律所取了名字,叫“包你赢律师事务所”。

  那时,也不知道你要不要听,我总是把我和男朋友的进展告诉你,敦煌之行让你也有了一个小秘密可以与我分享,但那很快就夭折了。直到有一天,你兴奋地告诉我,你重新见到了你小时候在外婆家花园里遇见过的大哥哥,在一个亲戚的婚礼上。

  我太知道他对你而言的重要性,在流言纷飞的青春期,你就告诉过我,你最喜欢的人就是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孩子,那时你刚上小学,你们都太小,以至于不知道该怎么联络对方。

  这次不同,你要了他的电话。你问我,他不联系你怎么办?我说,这么优秀的男生,就算做朋友也可以主动交往啊。

  是的,你听了。

  男孩只比我们大一岁,却已在读博士。你们第一次约在了不是动物园就是植物园,反正从此男孩把自己脑袋里的生化知识一点一滴地装进了你的脑袋里。这是他的专业,他的世界。

  你们故事的开端很童话。

  我结婚时,你如约做了我的伴娘,恪尽职守地护着红包。你结婚时,不顾习俗规矩仍然邀请我当伴娘,我捧着掺了水的红酒恪尽职守地跟在你身后,满心祝福。

  不是谁都能当已婚伴娘的,我的得意劲被一位无名摄影师捕捉到了,拍下了一张姿态尚且端庄但五官严重错位的照片,你P过之后送给我,边上是你和你老公穿着礼服在蓝天下憧憬未来的合影。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