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沂蒙女子岳姗姗(2)

沂蒙女子岳姗姗(2)

时间:2012-04-27 作者:未详 点击:54次

   我们一起坐了一会儿,说这个车的慢和陈旧。后来,她忽然说,我们交换电话吧?

   我有些意外,在外面的许多年,不管以怎样的方式与陌生人交往,心里都是有所防备的。是习惯的防备。所有的萍水相逢,不会留任何痕迹。其他人,大多也是如此。

   没想到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可是,我不知该怎么拒绝,犹豫了一下,说好啊。

   她便问我号码,拿出手机认真记下,还有我的名字。然后,回拨过来。

   因她认真的注视,我也只好存下她的号。她的名字,岳姗姗。

   她说,以后你要是回家,一定来找我,我带你去转转。

   是很客套的话。我应着,说一定。

   这段旅途已快过去,我听出自己的回应中,已有敷衍的成分。

   我们开始收拾行李。

   列车到站,我直接回家,而她,还要去转大巴回几十公里外的县城。分开的时候,她对我说:一定记得回来啊!

   我笑笑,其实她不知道,那个家乡,那么多年对我来说根本是陌生的,回去的次数数得过来。我已是异乡人。于是在心里对她说:再见,姗姗。

   我知道这再见,其实是永不再见。

  3

   春节,没想到收到她的祝福短信。并不是那种群发的,上面有我的名字,有说起列车上的相遇,还说到缘分。

   我笑笑,这样平常的邂逅,其实是无须记挂的,我回了短信,只祝她快乐。

   再回去郑州上班,日子回复到习惯的忙碌中,也自然地忘记了她。只是号码存在电话中,并没有刻意删去。

   城市里短暂的春天很快过去,夏日炎热的周末,一个人躲在住处看下载的电影。

   有短信提示,摸过手机来看,是这样的话:我过来了,和他一起,想请你吃顿饭。

   名称显示是岳姗姗。

   我怔了半天,在记忆里搜索这个名字,毫不夸张,足足几分钟后,我才想起她,那个半年前列车上邂逅的同乡女子。

   她竟然那么当真地记得,可是这样相识后的相见,会有什么意义呢?我已是懒惰女子,这些年,早已不想为人情所累。

   所以犹豫片刻,回短信给她:对不起啊姗姗,真不巧,我在外地出差呢,下次吧。

   因为不想见,我撒了谎。

   她又回过来:这样啊,真是不凑巧,下次我来,提前告诉你,真想见你呢。

   我再回,已是明显客套的敷衍:好的。玩得开心。

   她没有再说什么。我把电话丢到一旁,继续在小小的电脑屏幕上看电影。对我来说,这样的谎言是生活的一种习惯。甚至,我已经不再记得她的容颜。是她,对这样的相逢过于认真了。

   我想我同她,此生,除了那次的同行,是不会也无须再有交集的了。

  4

  但人生真是处处巧合。

  半年后,入冬不久,外婆去世十周年,我同家人一起回去给外婆立碑。

   从小,外婆跟在父母身边照顾我,对她,我有极深的感情。

   事情处理完毕,离开舅舅家已是黄昏。没想车子在经过县城快到高速路口时忽然出现故障,只会开车的哥哥修理半天无果。

   天快要黑下来。

   虽是家乡的县城,父母因为离开多年,也已没有联系的相熟的人,舅舅家在几十里外的农村,找他也是无用的。情急之下,我忽然想起她,那个火车上邂逅的同乡女子岳姗姗。
还好,因为懒惰,她的电话我还保留在手机的通讯录中。

   可是拨了几个号,我又停下来,我不知道这样的时候找她是否妥当,更不知即使找到了,结果会如何。因为如果换做是我,我知道找了亦是无用的。这样的相识,她没有必要来承担这一场麻烦,我自己,也是因为怕出门麻烦而拒绝过去见千里迢迢跑到郑州的她。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