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17岁,我不做你的王语嫣(2)

17岁,我不做你的王语嫣(2)

时间:2012-04-27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段昱,你特意载我啊?”

   “路过啊。”他假装漫不经心地回答。

   “你当我白痴啊,一个东一个西,怎么路过?”

   “买早点不可以啊?我就乐意。”

   我一下子笑出了声音来,明明是他害怕我迟到啊,还故意这样。

  4

  我越来越享受这种温暖的感觉了,它们密密麻麻地填补了我生活中的所有空白,就像温暖的阳光一样,好似可以把所有的阴影都照亮。

   下晚自习时,段昱很绅士地把我们的书包放在他自行车上,然后一直陪我们到家。他说,害怕书包把我们压得太娇小,又显得他太高大。路灯下,三个人的影子靠在一起,仿佛是三个不离不弃的好朋友。

  段昱突然间停下脚步,拽着小桐的马尾说道:“喂,小桐,下次你再一个人走掉,不叫小晨晨起床,我饶不了你。”

  小桐捅捅我的胳膊,疑惑地说:“他怎么知道啊?”

  我看隐瞒不住了,只好将早上的事情告诉她。她顿了一下,立刻恢复平时玩世不恭的样子说:“好啊,今天只是偶然失误嘛,你小子还当护花使者啊?”她迅速对着段昱的肩膀狠狠地甩了一掌。

   段昱连忙拿我们的书包来挡,嘴里在说:“吴小桐,你还是不是女生啊?”小桐依旧桀骜不驯地笑,大声地嚷嚷着打段昱。

  不久以后我才明白,或许当日我们谁也没有看见她眼里暗藏的忧伤,她隐藏得是那么完美。

   那时的我想,友情是什么呢?应该就是我和小桐这样手牵手一起走过无数个黑色的夜晚吧,可是,我和段昱间超越友情又不到爱情的是叫做什么感情呢?

  5

  小城又开始进入秋季,今年的秋天好像来得特别早,风一吹,学校里的法国梧桐就落了一地的树叶,踩上去,有着沙沙的声音传入耳朵。

  “这次学校的作文大赛,你怎么连个优秀奖都没拿到?陈晨,你到底怎么回事啊?”语文老师推了推眼镜,瞪着我,她的眼神看上去好像我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犯人似的。我一直站在她的面前,听着她的一句句责骂,沉默不语。

   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夕阳无限美好,只是我有些落寞。

  段昱从背后跑上来,他说:“小晨晨,没关系的啊,你真的很棒啊!”

   我还是忍不住哭了,温润的眼泪渐渐打湿了段昱的肩膀。

   段昱的肩膀很是神奇,靠上去的时候,我有一种安定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怪,它甚至可以赶走所有的悲伤和孤单。

   段昱轻轻地在我耳边说:“陈晨,我喜欢你。”

   我望着他认真的眼神,连忙推开他,对他大声说道:“对不起,我们只做朋友,好不好?”

  说完,我转身跑掉了。对不起,段昱,我不想失去太多东西,所以只能这样。可是,段昱,我怎么可以告诉你这一切呢?譬如,小桐曾抱住我哭着说,她喜欢的男生喜欢上别人,可是她却又无法讨厌那个女孩;譬如,我越来越感觉到小桐口中的那个男生很像你,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我就越害怕;譬如,我曾无意中发现小桐在本子上写下很多很多个“段昱”,然后又将那些纸全部撕掉;譬如,我的文章是被小桐撕碎扔进了风里,而不是投进邮箱,我真切看到这一幕,却不敢说破……

  所以从始至终,两个女孩都喜欢上了你这个名字怪怪的男生,小桐更是喜欢你到无可救药。我害怕失去你,更害怕失去小桐,我只想好好珍惜你们。

  所以,17岁,不做你的王语嫣,好不好?

   6

  回到家的时候,小桐正在听MP3,见我回来,她连忙上前说:“陈晨,你去哪了啊?”她的眼神依然是楚楚动人的,可是,我却第一次对那样的眼神充满了不信任感。

  “语文老师为了这次作文大赛的事把我叫到办公室了。”我也是第一次很冷淡地对她讲话。我很抱歉,小桐,我真的不能当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空气中好似充斥着一种很难闻的味道,湿湿的,有点像霉变的东西散发出来的腐败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