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下巴微昂,暗战17岁(2)

下巴微昂,暗战17岁(2)

时间:2012-04-27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我心满意足地点点头,接过苹果,骄傲在心里山花一般烂漫。伯母您太客气了,以后放学您让小秋上二楼书房和我一起做功课吧。

  那天晚上晚自习下课后我以最快的速度回家,还没洗澡就摊开参考书候在书房。我不时地看向房门,我多希望眼光可以穿过厚厚的墙壁,看她在门外踌躇的模样。

  杜小秋一直没有出现,一楼传来激烈的争吵声,最后杜小秋的妈妈说话带上了哭腔,我听到杜小秋悲愤地吼,别弄得我们像乞丐似的可怜兮兮!话音刚落,清脆的巴掌“啪”一声把这个夜晚打入可怕的宁静。

  我摊开书又合上,再摊开,第一次觉得不安,还有隐约的可耻。

  再没有机会向她展示我的骄傲

  第二天放学在门口遇到刚收工回来的杜妈妈,她的衣服沾了很多尘土,她正在门口跺着脚,企图要把脚上廉价胶鞋上的土给跺掉。

  看见我,她又露出卑谦的笑容,很愧疚地向我道歉,对不起啊小米,小秋昨天晚上作业很多,所以没能上去。这时杜小秋正挎着她旧旧的灰绿色书包走来,临近家门时却故意放慢脚步。

  这种时候还这么倔!我故意大声地对她妈妈说,没关系阿姨,我昨天晚上功课也挺多的,还担心抽不出时间来给小秋补习呢。

  在我以为杜小秋永远不会低下她那可恶的傲慢下巴时,她却捧着厚厚的参考书来找我了。我正窝在书房里看郭敬明的《幻城》,看到善良而忧伤的哥哥一剑刺穿转世后的弟弟的胸膛,眼泪止不住滴在书本上。

  突然一个古怪的声音响起,骆小米,可以帮我解几道物理题吗?

  杜小秋拘谨地站在门口,她的下巴仍微微昂起,原先让我讨厌的傲慢此刻却像她妈妈笑容一样卑谦可笑。

  可是我笑不出来,我有些懊恼让她看见方才的眼泪,低低地“嗯”一声,别过头佯装找东西,迅速擦干眼角。她坐在书桌另一边时,我已经如她先前的模样高高昂着傲慢的下巴。我感觉自己像个凯旋的将士,周身荣光闪闪。

  出乎意料的,杜小秋并不若我想象的那么笨,很多要点她一点就通,甚至能触类旁通运用到解大题上。我们的交流竟畅通无阻,最后还演变成我们一起讨论老师遗留的难题。

  直到妈妈在门口招呼我们吃饭才发现,这个周末的早晨已经不知不觉溜走了,而我除了她刚刚进书房的那一刻,再没有机会向她展示我的骄傲。

  自尊被那一块大烧鸭用力地压制住

  这天中午,杜小秋和收工回来的杜妈妈被妈妈热情地留在二楼吃饭。杜小秋的手脚像被捆绑起来,她拘谨地坐着,只是一味低着头扒饭,几乎没有伸出手夹过菜。杜妈妈则找一些工作时看见的趣事跟我父母聊。

  我忽然觉得她像被丢在一边的小丑,不知为什么,也学着她,低着头狠扒饭。

   妈妈突然说,小秋怎么不夹菜呢?不合口味吗?

  杜小秋错愕地抬起头,连忙摇摇头说,不是的,阿姨,很好吃。说完瞥了我一眼,神色复杂。

  妈妈又嗔怪道,小米别光顾着自己吃啊,给小秋夹菜啊,这点礼节都不懂!

  不用了,阿姨,我自己可以的。杜小秋更加拘谨起来,脸甚至微微红了,她摆摆手,筷子也来不及放下,跟着可笑地摆动。莫名的,我也跟着拘谨起来,我腾地站起身,夹了一大块烧鸭放进杜小秋碗里。
 杜小秋似乎慌乱了,想挡住碗,又觉得不妥,犹豫再三,最后伸出碗接住我夹的烧鸭。

  我突然发现低下傲慢下巴的杜小秋不那么讨厌了,她现在定觉得卑微极了,自尊被那一块大烧鸭用力地压制住,我看见她眼里闪动的晶莹,竟为她的委屈生出不忍。

  她曾经是小村庄里的金凤凰

  一放寒假杜小秋就和杜妈妈回老家了。开学前一天回来,杜妈妈给我们送来好几个大大的黑糯米粽。

  那天晚上杜妈妈做了一大桌菜叫我们下去吃。大过节我胖了好几斤,杜小秋看起来却更瘦了。晚饭后她妈妈犹豫了许久才不好意思地说,新学期又开始了,小秋的学费还差一点,房租能不能先拖一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