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林小暖那个冬天的心事(2)

林小暖那个冬天的心事(2)

时间:2012-04-27 作者:未详 点击:65次

  “真的吗?”江羽衣问,眼光一闪一闪的,“你和白夏好上了吗?”

  “小赖皮!”林小暖咬着牙说,鼻尖,又出汗了。眼睛里,闪出了泪花。

  第二节前,老班进来,叫白夏去,白夏去了。据江羽衣去送作业本时侦察回来的信息,白夏惨了,这次让老班整趴下了。至于怎么整趴下了,并不说,给大家留下无穷的悬念。

  私下里,江羽衣告诉林小暖,等着吧,白夏会给你道歉的。

  林小暖没说什么,心里,慢慢舒爽了一些,觉得,如果白夏道歉,自己还是可以原谅他的。可是,不一会儿,白夏回来了,仍脸带微笑,一副大胜而归的样子。

  本来,已经心平气和的林小暖,鼻尖又冒汗了。

  5

  白夏约林小暖到校园后面去,那儿,有一条走廊,紫藤花一片,很美。林小暖收到字条,不去。江羽衣劝,这是白夏给你道歉,不去,太便宜他了。

  也就是说,这是白夏的一个计谋,目的,就是让林小暖不去,这样,他就会对老班说,林小暖不给我道歉的机会。

  林小暖想想,江羽衣分析得很到位,白夏这家伙,诡计多端。所以,尽管她不愿意去,但仍抱着单刀赴会的决心,去了。

  白夏在紫藤花下,一副游手好闲的样子,不像道歉,很像观景。

  林小暖来了,走到他面前。白夏怔住了,抓抓脑袋,道:“你还真来了?”

  林小暖心里得意得直乐,心想,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她抬着头,冷冷道:“你让我到这儿来,为什么?”

  白夏抓抓头,左右看看,确实没人,压低声音:“林小暖,我——向你道歉。”

  林小暖仰起头,望着天空,想,道歉?就这两个字?有那么容易的吗?所以,哼了一声,道:“你那么厉害,向我道什么歉啊?”说得白夏红了脸。突听紫藤花后有响声,扒开花叶一看,原来是白夏的一群狐朋狗友,在那儿悄悄偷听呢。见林小暖发现了他们,都笑起来。一个男生还捏着嗓门儿,怪叫道:“好浪漫啊。”

  这次,林小暖不只是鼻尖冒汗,泪水也流了出来,转身骂白夏道:“赖皮!真正惹人讨厌的赖皮!”说完,哭着跑了。身后,是白夏的吼声:“谁让你们来的?”

  6

  白夏又打架了,第二天来,手上有块淤血,一声不吭,坐在教室里,几个男生围过来,问:“老大,怎么了?”白夏摇摇头,有气无力的样子,许久,道:“不小心,摔着的。”

  “不可能。”一个男生说,“你回家,都是马路啊,老大!”

  “别再喊老大了,谁再喊,我和谁急。”白夏站起来,大声吼。一群男生,一个个耷拉着脑袋,回到座位上。一个男生叽叽哝哝道:“我们老大这是怎么了?”

  白夏受伤之后,如变了一个人一般,一改过去嬉皮笑脸的样子,上课按时,积极打扫卫生,听课也认真起来,那几个和他一起的男生很是不解,围过来,纷纷问:“老大——不,白夏,你被老班降服了?”

  白夏抬起头,望了他们一眼,过了好一会儿,问道:“让人人喜爱好,还是让人人讨厌好?”
 几个男生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低了头。

  许久,白夏抬起头,道,我不想当小赖皮,也不想让人人讨厌。

  7

  事实证明,白夏是一个智商很好的人,认真学习之后,半年,他的成绩就突飞猛进,已经赶上了林小暖。期中考试结束,老班让白夏总结经验,白夏第一次红了脸,吭哧了半天,道:“感谢林小暖,喊我赖皮,说我讨厌!”

  大家“哗”地都笑了,林小暖也忍不住笑了。

  老班耳朵有点背,把“赖皮”听成了“了不起”,大惑不解,望着白夏,道:“了不起?林小暖?怎么回事啊?”

  白夏脸更红了,脑门上憋出了汗,道:“老班,别问了——我——我要上厕所了。”全班同学又“哗”地一声,笑出了眼泪。林小暖也笑出了眼泪,爬在了桌子上。在笑声中,趁机,白夏逃回了座位。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