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为我骄傲的那个人走了(2)

为我骄傲的那个人走了(2)

时间:2012-03-14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美霓依旧坐在我的前排,永远安适、恬淡。

  有一次我粗暴地将她散落在我桌上的发尾拨弄到一旁,她的身子一颤,可是没有回头。第二天,我发现,她把头发剪短了,特别短。

  我想我是怨恨她的。

  6年前 高中快要毕业啦

  我的高中时代在一所普通中学度过。父母和老师都认为那次坠墙事件给我造成了心理压力,影响了我的学习成绩。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我的数学试卷上有几块故意的空白。美霓顺理成章升入重点高中,子健虽然卧床一个月,但因为基础好还是以比较危险的分数与美霓升入同一所学校。

  我早料到结局会是如此,所以,如愿进入另外一所学校。我需要这种逃避和自我惩罚。

  我不和初中的任何同学来往。我在班上也没有任何亲密的朋友。我每天独来独往,勤奋读书,一刻也不肯让自己闲下来。

  我不可能去找美霓,美霓也不会来看我。起初,我还时常梦见她,梦见从前一些温暖的细节交替出现在陌生的场景中,可每个梦的结尾都会出现站在围墙上的子健,他抛下的不再是毛毛虫,而是巨石或炸弹。

  我在深夜里惊悚地醒来,咬着被角,无声地哭。

  后来,我便渐渐不再做这样的梦了,可也没有更轻松、温暖、美丽的梦出现。

  高二下学期的一天,我妈在街上遇见美霓的姑姑,两人站在路边很是攀谈了一阵。这也没什么奇怪,家有学子的长辈都是些爱搭话的人,没完没了地评说、比较孩子们的长处和短处,更何况我妈还惦记着打探点儿重点高中的教学方法。她们似乎没有提到我和美霓的友谊,也许在家长看来,学生是不需要友谊的,学生只需要学习成绩。

  据我妈回家转述,美霓的成绩依旧很好。她和子健一个班,子健的成绩也不错,只是男孩子总归是有些贪玩的,再加上腿上的伤……

  其实从我妈回家开口说第一句话起,我就开始心慌气短。我害怕听到他们的消息,又忍不住想听,但我妈千不该万不该提到子健的腿伤。我不等她说完,扭身进了自己的房间,“咔嚓”一下锁紧房门,趴在床上哭了起来。

  我哭得很有节制,我仍旧可以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临近高考,我开始盼望我妈能再次偶遇美霓的姑姑,我想知道美霓和子健的报考方向,然后再调整自己的方向。

  但我这次不会故意在成绩上“放水”。高考不同于中考,毕竟事关前途命运。好在大学很多,我们完全可以不撞上。

  我妈每天在家给我调制各种补品,她很少出门,所以没有机会偶遇美霓的姑姑。

  我的第一志愿报考了本市的一所大学,我妈担心报得太保守,我咬咬牙,回答说,稳妥起见。

  那些重点高中的考生们应该可以去更好的大学吧。

  2年前 大学快要毕业啦

  一定是命运对我的惩罚,还没开学,我就知道了美霓、子健和我将成为大学同学。这是一个坏得不能再坏的消息。我摔掉了手中的电话,电话那端是我们慈祥、热心的初中班主任。

  开学之前,我大病了一场。疾病使我丧失了顽强的意志,不然,我一定会选择复读一年。

  惩罚还在继续。美霓和我在一个系、一个班。报到那天,当我发现我们居然还被安排在一个宿舍时,我以无比强硬的态度坚决要求调换宿舍。

  理由?没理由!我给初次见面的辅导员留下了深刻的恶劣印象。

  整个过程,美霓一直静静地在一旁观望,一言不发。

  我曾偷眼打量她。她和我一样长高了,仍旧瘦弱,苍白,神情落寞。嗤——都什么年代了,还走悲情路线?我想让脸上浮起讥诮的笑容,可一定做得不成功。因为我看见她的头上还是留着很短的短发,跟几年前一模一样。我的心里一酸,眼睛就变得有点儿辣。我倔倔地把脸扭向一旁。

  宿舍没有调成。但我和美霓不说话。好在美霓几乎不住校,下了课就回家,无形中减轻了我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