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我的野蛮朋友(2)

我的野蛮朋友(2)

时间:2012-03-14 作者:未详 点击:48次

  “等天亮我再收拾你。”我一掌将它打下床,恨恨地对它说。

  清晨,我早早起了床,脸上还很疼,抓痕周边有点微微红肿,为了不被人发现,我决定什么药也不上。到了班上,男同事的眼神怪怪的,中午吃饭时,要好的姐妹们悄悄问我:“打架了?怎么弄成这样?”

  “我家猫抓的。”我一脸无奈。

  “哈,都多大了,还和猫打架。”周围一片窃笑,我恨不能找个地缝钻下去。

  “也够危险啦,你看离眼睛这么近,要是你家小猫一不留神,再往上那么一点点,你不就成睁眼瞎了。”班长不无关切地说。

  是啊,想想也真后怕,幸亏我睡觉闭着眼。

  下班回到家,虎子却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趴在沙发上,看到我回来就跳下来,懒懒地伸一下腰。看见它这么没心没肺,我气不打一处来,上去狠狠地踢了它一脚。

  “臭虎子,我待你不错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暗下黑爪,要是破了我的相,我先拧掉你的脑袋。”我气哼哼地冲着虎子大叫。

  虎子叫着跳到一边,一脸无辜,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

  还好,一周以后,我脸上的爪印结了痂,后来长平了,也没留下疤痕。

  我和虎子还是朋友,但已经有了隔阂,我不再和它亲热,我害怕它哪一天翻脸,伸出利爪再给我一下。虎子也感觉到了我的变化,它总用眼睛偷偷地瞟着我,然后转而虚乎我妈。

  其实,虎子已经有了老奸巨滑的心路,有时猫食盆里的饭菜让虎子扒拉一地,我嫌它祸害屋子,不光训斥它,还会赏它两脚,它眼睛翻着,嘴里“嗷嗷”地叫着,当下不敢有什么造次,过后却溜到我的大床底下,在深处留下一堆猫屎,用臭味回敬我。我闻着屋里的气味不对,但找不到臭源,也绝没想到是虎子在捉弄我。当然,它这点雕虫小技很快便被我识破了。

  和虎子的矛盾逐渐加深源于它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如果它不再恶作剧,我们也能和平共处相安无事。虎子自恃我老妈对它好,有吃有喝有人宠爱,越发散懒,沙发的侧面让它挠得体无完肤,织锦缎面成了丝丝缕缕,这些我都容忍着,谁让它是个小动物呢,和人总是有区别的。让我不能容忍的是它有恃无恐,公然挑衅。

  那天,我在写字台上写东西,虎子迎面跳将上来,我以为它又要趴到我的纸上争宠呢,谁知虎子走到我面前一转身撅起尾巴,冲着我就是一泡猫尿,一瞬间把我气蒙了,虎子不仅野蛮还这么下流,我一巴掌将它推到地上。再后来,虎子更可恶地五次三番随地小便。

  我没有劳教所可处置它,又不能一棒子打死它,这错误虽不至于是犯死罪但实在恶劣。朋友走到这份儿上,我只能和它拜拜。只是当年可爱至极的小猫咪怎么成了个流氓猫,它的转变也太出乎我意料了。

  后来,我小时候的阿姨来家里串门,她一直住在农村,阿姨说农村老鼠特多,我就说,正好让虎子到那儿去发挥余热吧,那里地大物博,虎子也可以充当一个山中王什么的。

  虎子临走时,我给它做了鱼,在饭里又加了点酒,阿姨带着昏昏欲睡的虎子乘上了汽车。

  再后来,阿姨来信说,农村天大地大,虎子四处为家,现在它已经几乎成了只野猫……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