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落水(3)

落水(3)

时间:2012-03-17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突然有些伤感,笑着向他点点头,伸出手来,说:“我们还可以再见吗?”

  他说:“不,但是我会记住你的。”

  “那,那么我也走了。”

  我们没有再握手,只互看了一眼。我微微地笑着,看着他离开,转过身来,有冰冷的泪水从脸上划落。孤零零的一颗心,只留在那个离别时叫人落水的眼睛里。

  坐在桌子前,眼前晃来晃去的全是那双眼睛。

  不知过了有多久,我弯弯曲曲地走下楼来。

  天很冷,下起了雪,我穿了大衣,仍然有些发抖。

  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就在刚才,那个不知名的军官还在我旁边。

  我走到那个拍快照的亭子边,然后就看到他,那个刚才以为已经死别了的人,他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雪地里,只穿着呢绒草绿色的军装。

  有风吹过来,吹成一种调子,夹着不远处班车开走的声音。

  他没去上车,也不愿去我家里坐坐。

  我们就这么对着、僵着、抖着,站到看不清他的脸,除了那双眼睛。

  风吹过来,吹翻了我的长发,他伸手轻拂了一下,将我盖住的眼光再度与他交缠。

  过了千年,他吃力地转过身,蹒跚走向站牌。

  “你能为我留下来吗?”我对着他的背影喊。

  他继续走,一步一移。

  “留一天,留一天,我只请你留一天!”我歇斯底里地叫号。

  他转过身来,我又看到那双眼睛,那双眼睛里面是一种不能解不能说不知前生没有来世的痛与迷茫。

  直到车走得没了痕迹,那份疼和空,仍像一把刀,一直割,一直割。

  那一夜,我回到宿舍,病倒下来,被送进医院已是高烧3日之后的事。烧的时间里头痛,心里在喊,喊一个没有名字的人。

  三等病房,耳鼻喉科。

  医院的天井里有几棵枯树,雪天里一群一群的喜鹊在树枝上叽叽喳喳地叫。

  病房很冷,我包住自己,将头抵在窗口。

  同住一房的一位老太太,想逗我说话。走上来,指着窗外对我说:“你看,那些鸟是在报喜呢?”

  我没有说话,转回头来,是一脸的落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