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小米儿(2)

小米儿(2)

时间:2012-03-17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有时候真得觉着你们男生的智商有问题。”小米儿脸上居然有了笑意。

  “这话怎么讲?”

  “仿佛一个女生身边要是没有男生,甭管这个男生是不是招人喜欢,简直就是没法活下去了,这个女生要么被弃要么厌世,只有祈求上帝发给她一个男生似的。”

  “这好像只是一段话的开头吧?”杨子问。

  “也是结尾。”然后小米儿就又把杨子一个人扔在宿舍,飘然而去。

  杨子又请我吃饭,问我那段话有没有下文。刚好我知道那么一点点,记不清到底是在哪里见过,不过大体意思还记得。“当男人无法征服现实的时候,他们就说上帝派我们来是要拯救女人的。当男人又一次无法用魄力去征服女人的时候,他们就说这女人没人要了。”杨子前前后后连起来,总算想明白了,原来人家是说他不招人喜欢,而且胸无大志。

  老狼比杨子要高明多了。自从那次惊鸿一瞥,老狼就暗地里计划着制造一场美丽的邂逅。

  直到那次下雨,机会来了。

  老狼准备了油纸伞,准备英雄救美,可是人家过来的时候打着伞呢,老狼只能在前面走,心不在焉的。

  上桥时脚下一滑,倒在地上不免挂了彩。

  在老狼爬着要起来的时候,出现了一方无雨的天空,是她给了他半把伞,他们就那样认识了,淡淡地交往着。

  老狼不知道如何才能让她明白自己的心意,可又不愿意去当面问人家爱不爱他。

  后来他给了她一张纸条:“10点,打开窗子往外看。”

  那是一个星期六的晚上,在女生宿舍楼南面的空地上,出现了一座玫瑰庄园,99朵玫瑰和一百零一支蜡烛,围成“Lve”的形状,在那个有着娥眉微锁的夜里,一样的风月无边。

  可是,直到蜡烛燃尽,女生楼沸腾,然后宁静,老狼还是没有等到他想见的女孩儿。

  老狼就来找我,抽烟。一根,接着一根。

  “那个女孩儿是谁?”我忍不住问老狼。

  “我只知道她姓唐,住在南楼三零八。”老狼说这话时有点打蔫儿。

  在遇到唐小米以前,我想我这4年应当是平平静静的,如同白塔下的这片池塘,波澜不惊。然而在遇到她的一瞬间,我还是产生了幻觉,我分明是看到了那尊白塔,6岁时出现在梦里的那尊白塔。

  我站在原地,长时间的想,然后抬起头来看着天空,太阳就那么明晃晃地挂着,耳朵里有3个字反反复复,那是别人喊她的名字,唐小米唐小米……

  我缺少杨子那种无知者无畏的勇气,也没有老狼那种创造童话般的浪漫,我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如今更如失了魂一般。

  我常常一个人默默地坐在窗前,全没有什么意识,心里只有那尊白塔,还有那个让我产生白塔般幻觉的人。唐小米出现时,我的心一下子就鲜活起来,意识开始清醒,额头有些冒汗。她走过去,我也走出教室,在后面慢慢地随着,不去靠近,却也不舍得远离。

  我的时间开始有些混乱了,从此无法走进原来规律的生活。常常是吃饭的时候就想到她,一口饭横在嘴里,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

  我无法扼制我对她的思念,她不是别人,她是唐小米。

  之前我想,我的4年应当是平平静静的4年,两眼不染红尘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4年。

  可我却遇到了唐小米,我对她的思念,如同春雨过后的野草般疯长,事情就是这样的,我没有办法欺骗自己的心。

  我仍旧坐在窗前等唐小米出现,当她出现的时候我就心跳加速。看她走过去,就从后面跟着,不疾不徐。

  当我试图走近她的时候,额头就开始流汗,心里反反复复就是6岁时的那个梦,那尊白塔恍惚间就成了她,日复一日,是的,日复一日,暗暗地企盼的仅仅是这一件事——生命里幸福的相遇。

  我终于能并排着和她走了,但却无法开口。我的全部意识都在额头,我只感觉到额头的汗不停地往下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