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我为你舞蹈(2)

我为你舞蹈(2)

时间:2012-03-14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我选择一块小小的领地骑在自行车上坚持一个人的游戏。我谁都不理,只是昂着头一下下努力地踩踏着我的车。有可恨的男孩开始向我起哄,远远地喊,臭美妞,臭美妞……

  我的眼泪噙在眼窝里,我绝不能让它们掉下来。我盼望天尽快变黑,母亲从楼上的阳台探出头,催促我赶快回家。那是我能够想到的最体面的收场。

  可那天母亲竟然一直没有喊我,她一定是因为我盼了一个冬天,想让我玩个尽兴。后来倒是那些孩子们开始一个个被家长叫走,我偶尔偷眼瞥过去,看谁又坐在了那家伙的车后座上,院子里的孩子还剩下几个。

  当天几乎彻底黑下来的时候,孩子们恋恋不舍地陆续走光了,空荡荡的院子里只剩下我和他。

  好了,我终于可以回家了。可他却突然骑着车向我冲了过来,身子跨在车上,气喘吁吁地问道,小丫头,你坐吗?

  我想先给他一个巨大的白眼,然后骄傲地告诉他,我不希罕。可是,黑暗给了我奇怪的逻辑和勇气,我倔犟地冲着他梗起脖子,我说,不坐白不坐!

  如此简单

   鹏程12岁那年成为我的邻居。他的父亲在部队,母亲是一家工厂的工人,每天早出晚归。他在搬到我们大院的同时,又转学到离大院不远的学校,于是我们又成了校友。

  我后来一直固执地认为我们之间存在一种“车缘”。因为是他的自行车毁掉了我的童车的快乐。老天爷派他来毁灭的同时,又派他来重建,来偿还。就这么简单,就这么理所当然。

  那天晚上,当我战战兢兢地坐上他的自行车后,我开始真正体验到飞翔的快乐。开始时我努力压制兴奋,努力装出镇静的样子。后来在他的感染下,终于按捺不住,也开始“呀呀”地欢叫起来。我的欢叫又感染了他,他的叫声更响亮了。

  当车转到第3圈的时候,我非常担心他会停下来。可是他没有,他问都不问,便继续,继续到星星爬满天。

  两个月后,经不住我的软硬兼施,鹏程终于答应教我学骑车。他偷偷把自行车骑出大院,我则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慢慢走出去。他在胡同口等我。我们在另外一条胡同里练车。

  傍晚时,他驮着我回来。我们在胡同口分手,他让我先走。我在前面一路小跑,他在后面吹着口哨为我壮胆。

  我的父母已经急疯了,他们正准备去派出所报案。鹏程平安无事,他的母亲还没有下班。

  我洗完脸坐在餐桌前,突然想起鹏程教我骑了一下午的车,一个人晚饭吃点儿什么。我想了好几遍。第二天早晨,我把饼干桶里的点心都装进了书包,带到学校,下了早自习便给鹏程送去。小孩子永远爱起哄,他们说,小两口,笑死人儿……

  鹏程涨红了脸大喊,她是我妹!我则一溜烟跑回班级。

  我是那么喜欢鹏程。我想他也一定喜欢我。暑假里,当大人们都离开家去上班,我们就一起偷偷溜出去玩。我们的活动内容总是和自行车有关。或者他驮着我在一条条胡同里游荡,或者我一个人练习,他则躺在河边的草地上吹口哨。

  我想一年一年我们便会长大。长大了我们便会结婚,我们便会有自己的孩子。这种想法持续了好多年。

  在这期间,鹏程升了初中,又升了高中。表面上看我们的接触不像从前那样多了,可他的每一点变化我都清清楚楚。他开始变声,他开始有喉结,他开始长胡须,他开始偷偷抽烟,他开始逃学去玩游戏。

  我也在变,我变得越来越像个大姑娘,学习好,爱干净,人也很矜持。每次在院子遇见他,都是他主动跟我说话。

  我14岁那年,鹏程高中毕业去参军。听到这个消息,我感到十分意外。想了几天之后,我下定决心去找他。

  鹏程一个人在家。他对我的到来有些意外,但还是很高兴,并且一再解释说他准备走之前去跟我告别。他的话给了我很大的鼓励。我鼓足勇气把手中的一个小包裹递给他,然后慌里慌张地跑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