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野蛮邻居许三三

野蛮邻居许三三

时间:2011-10-09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隔不住,我常常听见她在骂人,骂小狗,骂儿子,门前废弃的花池子里,全是她泼的污水,我说了两句,她的脸色比以前更难看了,不过从家中债主蜂拥的那日起,我就见惯了冷脸,听惯了恶言,也不在乎多忍一个恶人了。

可是忍让并没有换来安宁,只要看见三三的影子,她都会发飙,几次三番地来找我,要我把狗卖了,我忍无可忍,把她赶了出去。难道世上的恶人都容不下弱小者吗?

一天下午,恶女人下班时脸带伤痕,一见我就转过身去,可喉咙里却带出粗重的抽噎,那么蛮横的女人也会吃亏?我心里有隐隐的快意,你恶,世上比你恶的人多着呢!

女儿晚自习回来,居然和恶女人的儿子有说有笑。我十分惊奇,她已经很久没笑过了,而且因为恶女人的缘故,她从不搭理这个同桌,今天是怎么了?男孩哼着歌进了屋,到底是孩子,跟着这样坏脾气的妈还能唱出来,我叹了口气。老公敏感地抬起头,我看见了他眼睛里藏不住的难过。

2

看到老公,我才知道一夜白头是真的,每天他都将自己泡在酒里,面对我和女儿的劝解他总是沉默,我们的日子从头至脚都浸在湿冷的灰色里。

终于在一天夜里,他说不想活了,我和女儿大哭,他决绝地推开我们冲出去。“咣当”一声隔壁的门开了,恶女人凶凶地挡在老公面前,劈面就是两耳光,唾沫星子四溅地骂开了:“你这个死男人,我早就想打你了,整天只会喝酒发牢骚,这会儿又想出作践人的新招了,你死后要是老婆孩子受罪,你从骨灰盒里爬出来救她们?呸!”灯光照在她黑胖的脸上,她的目光刀子一样凌厉。

老公在院子里待到很晚,恶女人也虎视眈眈地在门口坐了半夜,好像随时准备打架。第二天老公悄悄出去应聘,心平气和地接受了一个底薪很低的工作,说心里话,我对那个恶女人是心存感激的。

半个月后,老公要去出差,他叫我轻易不要出门,还叮嘱我别忘了大后天是女儿的生日,女儿说要请同学来吃蛋糕,老公宽慰地笑了,孩子终于不自卑了。帮他收拾东西时,我发现了一沓债务清单,原来老公骗了我,我们仍然负债累累!

不露声色地送走了老公,我开始四处寻找工作,在街头遇见了丈夫的一位朋友丁总,他劝我不要着急,找工作的事交给他,他愿意尽全力帮助我。尝尽冷眼之后,他的热心让我几乎流泪,我把住址和电话都给了他。

第二天丁总就来了,看着正往花池倒脏水的恶女人,看着我们寒酸的小屋,他满脸的惋惜,说我受这样的委屈太不值,说他一直喜欢我。看着这张趁火打劫的脸,我气得手脚冰凉,拉开门下了逐客令,三三也对他大叫。他一脚踢开小狗,微笑着靠过来:“只要我一句话,那些债主会来活活把你分吃掉。”

忽然,恶女人男人般怒吼着冲进来,用那双还带着大团肥皂沫的手,把瘦小的丁总抱了起来,轻松地扔进了污水池。遍身污水淋漓的丁总,连滚带爬地进了奔驰,迅速消失了。我放声大笑,自公司倒闭后,我还是第一次如此开怀大笑。

恶女人依然坐在大盆前,用力搓着一条被罩,太阳暖暖的,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丁总没有放过我,第二天一早债主们纷纷拥来,原先他们还稍存客气,现在见我孤身一人,越发放肆地威胁谩骂。我再三解释债我们一定会还,只是请宽限一些时间,可是他们哪里肯听,有的人甚至开始动手了,看着被摔在地上的蛋糕,想到女儿和她的同学马上就要到了,我几乎想跪下来哀告,此时忽然理解了老公那晚的脆弱,太难了,太难了,真的不想活了,我的心绝望地哭泣着。

粗重的脚步声响起,恶女人来了!她挥舞着一把菜刀,袖子卷得老高,头发乱蓬蓬地炸开着:“你们这群恶狗,人家说了不会赖账就不会,现在没钱拿什么还你们,你们要逼死这女人,先来跟我拼一拼!”她忽地扯住一个秃顶男人,作势要砍,我急急拉祝这一幕惊呆了众债主,他们一窝蜂地散了。

忽然女儿冲过来,抱住恶女人大哭。女儿边哭边断断续续说了前些天的事,她在放学时被这个秃顶挡住,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拉着她的胳膊不放,说她爸爸欠他很多钱逃跑了,现在要拿她去抵债。当时恶女人正在清理校门口的垃圾,便挥舞着扫帚扑过去,同那个男人打了起来,男人被打跑了。女儿怕我们担心,央求她保密,可是她却因这事被解聘了,后来又去了一家工厂做搬运工。怪不得那天我看见她表情怪异,她的哽咽,她的受伤,原来都是为保护我被欺侮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