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幽默故事 > 你师傅在给你对象挤奶

你师傅在给你对象挤奶

时间:2013-06-19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西周时,周幽王为求褒姒一笑,点燃了烽火台,戏弄了诸侯,演绎了一场国家级动荡的大事。
    程小雄为了讨好一心想结交的女友小敏,他连老实巴交的师傅也捉弄了。演绎了一段平民平庸生活的小故事。
    程小雄的师傅严老头工作勤恳,操作规范,从不出事故,因此矿领导安排他在班组宣讲安全案例。严师傅平时就不爱说话,讲起来既不动听,也不流畅。于是几分钟后,听众里就分出了几组私聊。小敏非常想学习老师傅的经验,讨厌私聊的干扰,于是咋了一下嘴,轻声地嘟囔:“有完没完?”
    坐在旁边的程小雄以为她嫌严师傅唠叨,就想露个“青头”,博得小敏青睐。正在寻思,觉得腿上稍有感觉,腿上已让外号“海军衫”的黑蚊子咬了个大包,虽然蚊子吃得太饱,起飞迟缓被他打死了,可也是奇痒难忍。看着手上从“人家肚子里”拍出来的自己的血,倒也解恨。忽然心生一计,攥起小拳头,生怕抹掉血迹,转身对小敏说:“你看:我要给他一个嘴巴,还让他谢谢我!”小敏不知道小程要捉弄谁,平时也不爱搭理他,头都没回,更没看见程小雄示意给他看的死蚊子,没表态。
    程小雄快步走到自己师傅跟前,举起已经沾有蚊子尸体和血迹的手,轻轻在严师傅的腮帮子上轻轻拍了一下。严师傅正低头看自己写的一抹二糊搽的稿子,没看见程小雄过来,脸上被拍,吓了一跳。抬头看见是自己的徒弟,正要质问。徒弟举起手,师傅看见这只手心里一小片血迹。摸了摸自己脸上,不光也有点血,还带下来一只全矿人都憎恨的黑蚊子。前不久,矿区从外地采购了一批支护用的原木料,树皮中带来一种“小咬”和铮黑蓝发亮带白杠的像是穿着海军衫的蚊子。小咬活动范围有限,海军衫更可恨,简直就像二战末日本人的特攻队飞机,你就是站那儿,它都敢俯冲下来采血。当你发觉后,手还在位移的起始轨迹之中,它就飞了。它留下的唾液,让被动献血人不仅奇痒,甚至引起一片红肿皮翩。这儿的人普遍受过这种蚊子祸害,能打死一只海军衫是个能耐,会受到赞扬。师傅果真点点头说:“谢谢!”处于对海军衫的恐惧,师傅脸上还神经官能症地起了一大块皮翩。增加了恶作剧的真实效果。
    回到座位,程小雄受到小敏难得的称赞:“你这不也干点好事!”程小雄知道因为自己的恶作剧被误解了,这样才受到赞扬,但是小敏一笑难得,也就默认了。后边的同宿舍的男工小王悄悄对他说:“我知道其中奥秘!”其实,小王所谓奥秘,只是严师傅是小敏的姨夫,也还不是识破了恶作剧。
    过了几个月,这位熬过青春期,刚刚进入交友期,涉世不深的程小雄看看和小敏并没有进展,去向同室小王讨教,小王也正暗恋小敏,于是编造出让竞争对手绝对失望的非事实:“别费事了,人家早有对象了!”还进一步引导程小雄进一步犯错,“像咱这样条件,找个当地农村女孩就不错了。严师傅就是矿西王庄的,你快去求他给你介绍一个,要不然都让别人占了,就没你份了。”
    程小雄按照对手小王的安排在工休时间真去找了严师傅。晚上,程小雄又把找到严师傅以及二人谈话的结果告诉小王。小王先是大笑,忽然停下,又引导程小雄进行下面步骤:“严师傅爱喝酒,哪天下夜班后,你可拎着酒去呀!”其实小敏就住在严家,安排夜班后,就是白天,小敏是常白班呀,不会在家。这主意够细致,够坏!
    盼到夜班,第二天程小雄真拎着酒去严师傅家了。可巧师娘也轮休在家,弄了几个菜,师徒俩喝起来。半斤酒下肚,程小雄刚要言归正传,师傅起身说:“我酒足了,喝多了。你慢慢喝,我睡会儿,中午咱接着喝!”其实,老严是老矿工,酒量大极了,不愿和人共饮,这是一种辞客方式,哪有主人不喝,客人自己在那儿赖着不走的?一般人听出来就走了,严老头再出来,自己畅饮后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