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幽默故事 > 急病乱求医(2)

急病乱求医(2)

时间:2015-03-19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邹忠信这时才有心情向墙上看去,啊!墙上挂着好几面锦旗,有的书着华佗再世,扁鹊重生,有的书着医德高尚,治病救人等,还有一条横幅,上边写着:“一次性补牙,保您终生不疼。”

  见病人看过那些夸褒自己的锦旗,大夫就一边准备着东西,一边向邹忠信做着承诺:“我按你的要求办,这三个牙一次性补好,保你永远不再疼痛,咱开始吧。”

  接下来,又打了一阵麻药,听大夫说就要开始了,邹忠信张大嘴巴,把眼睛紧紧闭上,他不想看到那个令他发愁的过程,反正这一百多斤算交给你了,牙该怎样个补法,全由你大夫说了算,看与不看一个样。

  紧接着,牙科器械的碰击声,水的冲洗声不断从邹忠信的耳边传来,口里也感觉到在不断地折腾着。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只听大夫说:“我已处理完了,牙也用辅料包扎好了,从现在起,六个小时内不能喝水,不能用食,六小时以后,你自己把辅料去掉就没问题了。”大夫说完就让他起来。

  邹忠信一听说完了,立刻站起来,啊!真利索,自己一点儿也没疼过,这个大夫水平真高,哪像县医院那班人,每次整的叫你怪难受的。

  接着邹忠信给了大夫三百元的补牙费,在城里又溜达了一阵,就回家了。回家不着急,他慢吞吞地走着,心里就想着,人都说医院看病怎么怎么好,又保险,现在看来倒也未必。医院补个牙太麻烦了,有时得处理三次才能补好一个牙,而且最叫人受不了的是,有时在处理时免不了还得受些疼痛,又费时间又受罪,钱也比这里花的多,好什么好?还有那些医学院校毕业新录用的大学生,见习期未满,还没有处方权和单独处置的资格,尽在一旁问这问那的,真烦人。看人家这大夫,又快又方便,钱也要得不多,马上就解决问题,说实话,就疼得要命的那一刻,人家提什么要求自己都毫不在乎。

  他回到家时,晌午过了,老婆正一边等着他回来,一边准备着午饭。

  “不用着急,大夫说了,得过六个小时才能吃喝呢。”他又看了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才到呢,于是坐下就看起电视来。

  他正看着儿子回家来了,一进门就问:“爸,你到医院,怎么不告我一声?我也是听我妈说的,我就请假赶到医院去了,去了看你不在,我想你一定是在医院处理过了,我就离开医院,回单位办了一点事才赶回来的。怎么样,都处理好了?”

  “医院处理?处理个屁,要在医院说不准这会儿我还得疼着哩。”邹忠信没好气地对儿子说。

  “你在哪里看的?”儿子问。

  “医院出来左拐,小巷里不就有个牙科诊所吗?我在那里补的牙,哼!人家又快又方便,价格还很便宜。”“什么?你在那里补牙?哎呀,医院补牙既安全,又科学。”儿子急得嗓门都大了。“我告你说,那是个骗子。估计你刚走不久,我从单位出来回家时,看到那个小巷口站着好多人,过去一问,才知道,那个诊所被执法部门正在查封。我听人们说,那个大夫一样手续也没有,没有多少技术,纯粹是个庸医,属于非法行医。这些年,他骗了不少人,他那些锦旗都是自己制好挂上去的;他给人补牙好干的也就补了,遇上不好补的,你猜他怎么样?”

  “我不管别人怎样,我的牙补的没问题就行了,那些执法的也是多管闲事。”邹忠信不想听儿子多说什么,打断了他的话,又看了看表,接着说:“时间到了,我也不跟你们废话,咱打开看看,事实胜于雄辩,我就不信!”

  听说时间到了,儿子就帮着父亲把那些辅料一点点取掉,取着取着儿子突然一声叫:“啊!”就坐在了床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