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故事 > 我们可曾相爱过?(2)

我们可曾相爱过?(2)

时间:2012-11-23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真的吗?真的是阮香吗?顾不上心痛,她马上说:“你们两个站在一起就很般配,让人羡慕。”幸好夜太深,他看不清她的表情。

  关窗拉窗帘脱衣服盖被子,她抱着被风吹得冰凉的胳膊躺在床上,不可以流泪,不可以难过,睡觉,睡醒了就没事了。

  GAME OVER。她仍然是她,阮香的朋友,萧木的邻居。她看到萧木下楼找阮香,两个人在楼道里说话,站得很近,表情暧昧,于是阮香看着她的目光有了点洞晓的意味。这些都没什么,她和萧木本来就没有说法,她没有失恋!

  他们是相配的,不是吗?应该祝福朋友,不是吗?可是萧木为什么要接近她呢?她不敢想太多,至少今天的萧木还会对她笑,至少。

  这天,蓝小洁是仰在床上的时候被电话催起来的。受到那个声音的蛊惑,仍对那个人毫无抵抗力,她换衣服洗脸梳头冲下楼。

  萧木在她耳边说:“我很心痛,为什么最脆弱的一面只能让你看到?”于是她再次成为被他牵引的木偶,再次忘记了自我。

  居然又绕了回去!虽然心里有了更深的芥蒂,但仍然决定就这样走下去。

  她不再问他什么,不问自己也不问阮香,只要偶尔他可以抱抱她,只要他肩头的几分之几是属于她的。

  高三,每个人都被埋进书山题海中,来不及思考,来不及委屈,来不及心痛,没有时间说笑,更何况是不成形的恋爱?只要能够看到他,在楼道里相视笑笑,在学校见到就打个招呼,就足够了。

  过年的时候她发短信给他拜年,其实只是想确定手机在他手里。那边的回复带着萧木特有的风格,于是她发:“你喜欢的人,是不是一直都是阮香?”告诉自己不在乎不介意,到最后还是骗不了自己。

  “现在是高三了,你别想那么多,好好学习吧!”

  不想就不想吧,她开始忽视他暧昧的暗示,甚至给他躲避的信号,疏远。其实本来也没有多近,一直由他主导的线条,出现了她逆向的痕迹。

  给他写绝交信是在自习课上,教室里灯光分外明亮,她看了看窗外的一片漆黑,在颜色微微有些暗的信纸上写下“Farewell(告别)”,不是再见,也不是永别。从此她与他,形同陌路,是再无交集的陌生人。

  她中午开始在学校吃饭,早晨也早早起身,避免与萧木相遇。只是晚上,她骑车回家,他总是在快到家时从她身边骑过去,先她上楼。

  每天晚上,听到前面渐远的脚步声,心都会往下沉,曾几何时,这上楼的两分钟是她一整天的期盼。

  有一次停电,他在她前面上楼,唯一一次走得不很快,他唱着一首歌,很大声。她知道那是唱给她听的,他知道其实她怕黑。

  后来萧木消失了,她知道他回原籍考试,很早以前他就告诉过她,那时她答应过他,会想念。是的,即使时间不多,仍然会在每一个细小的缝隙里想念。

  高考结束,她清楚他回来了,清楚他考上的学校所学的专业,只是不能见面,很多次,她在楼道里闻到他的气息。阮香来找她玩过一次,两个人在她房间里闹。

  上大学以后,蓝小洁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不是不想恋爱,不是不知道萧木不值得她这样无法忘怀,只是有些事做不到,只是没有办法。

  最终还是恋爱了,那个男孩子感动了她,他喜欢她,非常确定,这种感觉让她觉得温暖安心。

  大二的寒假约阮香出去玩。阮香的手机一直响,蓝小洁敲着桌子打趣她,阮香放下手机,忽然问:“你和萧木还有联系吗?”

  “没有了,你呢?”她心口紧了一下,萧木是长久以来她们谈话中的禁忌。

  “也没有。”

  “他那么喜欢你,怎么会不联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