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故事 > 爱情炮灰(2)

爱情炮灰(2)

时间:2012-12-24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他的笑容那么好看,她怎么舍得不过去?鬼才在意那个丁沫沫,她只管朝着心爱的林维哲走过去。在她即将落座的时候,林维哲才优雅地偏过头去,对丁沫沫礼貌开口:“丁同学,你还有事吗?”

  今昔偷偷瞄了眼丁沫沫,得出的结论是,再漂亮的美女摆臭脸,也一样难看。臭脸美女鼻子一哼,扭头走掉,恶狠狠的脚步声很明显是气急败坏的。

  林维哲递过菜谱让她点菜,今昔的思绪一时半会儿还没有转回来。她想,就算是象征性的敷衍,关于丁沫沫,林维哲也该给她点解释吧。一点点就好,省得她胡思乱想。

  可是,他什么都没有说,一如既往地坦然诚恳,倒让今昔觉得是自己想太多。双人米线锅热气腾腾,林维哲细心地把米线挑到小碗里,让她吃起来更方便。

  4.

  “这个星期六我生日!”

  跟今昔的期待风牛马不相及,林维哲开怀不已地宣布了另一件事。

  —— 等等,这会不会是一句暗示?假如她愿意,不妨给他一个生日惊喜。

  他的表情充满期待。

  今昔便不得不集中精力高度重视,跑了三条街,咬牙切齿买下了一副名牌手套当他的生日礼物。她又觉得不够隆重,冥思苦想还有什么礼物可以送,忽然灵光一闪茅塞顿开,拍着自己的脑门笑了起来:我宋今昔不就是最好的礼物吗?

  比较失算的是周六那天她去找林维哲,却被同寝室的男生告知,他回家去了。不顾自己的路痴天分,她咬咬牙拿着他家地址一通乱找,终于在临近中午的时候,站在了他家门前。头昏脑热的宋今昔根本没想过,假如林维哲没在家怎么办?好在,当她幸福地抬起胳膊摁了两下门铃过后,林维哲出现了。

  他踩着拖鞋,身上穿着质地柔软的家居服,整个人显得亲切极了。看到今昔,他轻轻笑了:“是你呀。”

  还以为他会很惊喜呢!今昔有点遗憾,可能他猜到她会来吧,便不再多想,伸手把礼物递给他:“生日快乐!”林维哲伸手接过,依然笑着,说了声谢谢。今昔有点疑惑,他一直站在门口,似乎,并不打算让她进去。

  可是,所有的证据都表明,他喜欢她呀。难道今天不是牵手的最佳时机吗?

  “你有话对我说吗?”她循循善诱,却意外地看到他满脸不解:“说什么?”

  还装糊涂!今昔有些好笑,她朝他走近了一小步,义正辞言:“说你喜欢我呀,这不是你的心里话吗?”

  距离刚刚好,只要他承认,她立刻就赠一个吻。

  可是,林维哲却皱皱眉头,向后退了一小步,他说:“今昔,我想你误会了……”

  或许还有具体解释,却被室内传来的声音打断——“林维哲,能不能告诉我你家该死的烤箱开关在哪?”紧随其后出现的,是挽着发髻系着围裙跑出来的丁沫沫。很明显,她一直在林维哲家的厨房里忙碌。

  难得面前的男生还保持着良好仪态,面不改色地靠在门口,甚至还热情地对今昔邀请:“要不要一起吃午饭?”

  宋今昔终于忍无可忍,一把抢过两分钟前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劈头盖脸摔在他的脸上,怒吼了一句:“你去死吧!”

  5.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光怪陆离,明明是再般配不过的金童玉女,却斤斤计较吵架负气,翻来覆去地分分合合。

  林维哲跟丁沫沫就是这对男女。上一次的分手,因为他没有主动去哄,她就抢走别人的男友向他示威。他不甘示弱,甚至做得更绝,以假乱真的程度终于让她败下阵来,主动要求和解。他趁热打铁,要求生日那天她为他下厨做饭。她倔着脾气表示不干,他立刻叫了宋今昔陪他吃米线。尽管丁沫沫气呼呼地走掉,但他却知道,她定会做他的黄脸婆,为他煮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