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故事 > 哦,这就是爱(2)

哦,这就是爱(2)

时间:2012-04-28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第三天6点快要下课了,我的心不由得紧张起来,像是要去约会一般。我让自己的短发看起来不那么凌乱,让自己的围巾恰到好处地留下一截以便有在风中摇曳的可能。他还没走,大家都走得差不多了,我只好也出了教室。他竟然就在我身后不到几米的样子。我走得更加僵硬,不知道我这样的背影在他亮亮的眼里是否美丽。他走了,在马路那边,矫健的步伐,高高瘦瘦的身影。我的眼神就循着他的脚步,一动不动地,直到那抹绿色越来越黯淡,陷入黑色的夜里,完全消逝。

  白天的他和我之间仿佛隔了一层无形的墙,厚厚实实,只留一线空隙属于我俩,我们透过那线空隙像是牛郎织女一样隔岸相望。我发现目光是最具穿透力的,他的眼神时而深情、迟疑,时而惊喜、羞怯,在我看来那是一天里的情人私语。虽然没有执子之手,没有绵绵爱语,但是我的心情竟那么满足而真实,好像三月的青草出其不意地弥漫大地。他还是那么不羁而且调皮,把老师气得像是发怒的牛魔王。我欣赏着他的桀骜不驯,欣赏着那份让我痴迷的潇洒和另类。我总会享受到那份爱情中的心情,不厌其烦地反复数我们名字的笔画数来算配对率,发现是百分之九十;或是去翻阅书店的星座书来查我们的和谐指数;再者就是去买他的幸运花小雏菊,攥在手心里闻一闻,鼻尖好香。我傻傻地喜欢上了这个冬季。

  这天上课,他的哥们儿,一个外号“板砖”的家伙,他同样也是一个在老师眼里难搞的家伙,完全和我这样的模范生不可能打交道,他在自习课的时候用脚擦着地面“噌噌”来到我面前,笑嘻嘻地看起来像一个混蛋,他大声嚷道:“吴传喜欢你,他不敢表白,我来替他表白。”我的脸红了,只憋出一句话:“你别乱说啊。”我看到周围的同学都向我这边张望,我羞死了。这时,吴传大声喊着,我看到他俩在争执。我的鼻翼仿佛被罩上了棉花糖,透不过气,心里很乱。

  接下来的日子,他的眼神有些躲闪,有时又会那么直接。就这样一天天的。我每天还是坐公交车,我还是会和他隔街相望。板砖见到我会喊:“吴传!”我有些恨板砖,却又有些感激他。是他让我知道了我们几个月的相望是有意义的,我确定吴传是喜欢我的!我终于可以肯定了。

  想着想着,竟然有些不能呼吸。想象他在深夜从马路那端向我走来、我们真正牵手一同行走的情景,我更加痴迷地想象下去,难以自拔。

  我看到镜子中的自己穿上那件绿色的单衣是多么迷人,雪白的皮肤衬上草绿色,恰好表现出我黑黑的眸子和红色的嘴唇,我置身于仙境。他何时能真正牵我的手?我摇摇头,后悔当初板砖传给我信息时我过于被动的样子。春去冬来,他始终没有向我走来。

  初三那年,我和班里一个叫严的男生在一起了。刚开始吴传的目光还是未曾离开我,但是我明显看到一丝幽怨和哀伤蒙上了他亮亮的眼睛。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觉得自己这样或许是一种背叛,背叛了我们的约定,背叛了爱情,我恨自己。

  有一天我神经兮兮地叫严站在路边别动,我穿到马路的另一边,看着马路对面诧异的严,我的泪水夺眶而出,我想念那无数个夜,无数个无声的眼神,那段属于我们之间的爱情。风吹打着我的脸颊,吹干眼泪,我愿意承受这一切。严为我擦干眼泪,没有问我为什么。

  再后来我和严分手了,和他在一起,我会毫不理会自己的外表,不会为他刻意打扮,我选择离开他,他可能也察觉到了我的心,同意了分手。

  可是没多久,当我还没能从这些奇异的漩涡里平静时,我真切地看到吴传和另一个女生走到了一起。他们是同桌。我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回到家蒙在被子里默默流泪,泪水打湿了枕头,很多个夜里我难以入眠。

  毕业了,大家都各奔东西。而我和吴传初中3年竟没有说过一句话。

  过去好多年了,有一天我回家刚好又经过那个车站,我抬起头凝望着那街的另一边。恍惚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瘦瘦高高的,草绿色的外套。我的心一紧,看到了,那不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