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故事 > 一棵开花的树(2)

一棵开花的树(2)

时间:2012-04-27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他挨个儿问去,你家在哪儿?晚自习后大概多长时间能到家?你家的电话多少?我生平第一次做了一个无比愚蠢的决定。当陈可安走到我身旁,俯头问我这些问题时,我竟然把一切真实的信息告诉了他。要知道,就连学籍档案上的地址电话,我都填的是假的!

  晚上,我照旧和我的哥们儿吃夜宵,喝饮料,最后回家。刚开门,母亲劈头盖脸地就问了过来,你去哪儿了?

  我去上学啊!我说。上学?半小时以前你们老师就打过电话,说你们已经下课15分钟了。

  我顿时无语,真悔恨当初把电话给他。而他也真算是认真到家了,全班21个女生,还真挨个儿打电话询问了。

  刚被批斗完,电话就响了。我怒气冲冲地问,谁啊?这么晚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是我,你安全到家了是吧?我是你的实习老师陈可安啊。

  我的心忽然像被刺了一下。虚弱地道,是的,呵呵。

  那你赶紧睡吧,明天早上还得上课呢。说完,陈可安上挂了电话。

  躺在床上,忽然觉察到自己的内心有一种难以言明的情绪在涌动,在逐步温暖。原来,被人记挂的感觉,真好。

  接下来的那些天,我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到家的,然后静坐在电话旁,假装看书。每次都捧着那本抢来的《一棵开花的树》,等陈可安的电话到来。我只是想告诉他,我已安全到家,无须挂念。然后,在他所说的晚安中,轻柔地放下电话,沉沉睡去。

  一棵开花的树

  陈可安要走的那段时日,大肆对我们讲述他所居住的城市,还有其间的趣事。我低头安静地聆听着,依然捧着《一棵开花的树》。

  他走之后,我才恍然清醒。在没有半点儿声响的电话旁,哭了很久。

  我决定,两年半后,考去陈可安所追忆的城市,去看看是否真如他所说的那般有趣。

  18岁的时候,我在陈可安的城市生活了整整一年。身体已如春花一般灼灼美丽。我第一次穿上连衣裙,养了披肩长发,在一片惊羡的目光中照了3张照片。

  我把它们与一封绵长的信件邮给了陈可安。此时的我已然知道,那时萌动,此时成熟的情愫,叫爱情。

  半月后,收到他的回件,信中回予我的照片,另附短短几字:你只是个傻孩子。

  看着照片上的自己,我忽然泪流满面起来,也意识到,自己一直温存的这份情感,原来仅是一场独自的凋零。偶然想起《一棵开花的树》:“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朋友啊/那不是花瓣/那是我凋零的心。”

  我知道,我与那棵树一般,不可避免地经受了时光的变迁。虽明知很多事会无疾而终,却仍旧对自己年少的抉择毫不悔憾。

  (何文娜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