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故事 > 曾经那么“爱”(2)

曾经那么“爱”(2)

时间:2012-03-27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我喉咙哽住,没有另外一个有力的借口,他就扼杀了我的念头。
  回去的路上,我一路哭泣,我那么在乎他为什么?在乎到他的每句话我都要遵循。
  
  (四)
  高三的日子搬到了老校区,他就住在老校区里面。我坐在靠近窗子的位子上,每个傍晚当炊烟升起的时候,学校班车就会准时停放在窗子旁边,然后看见他下车,一直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高一的时候他结婚一年。
  高二的时候他有了个孩子。
  高三的时候他孩子应该一岁了。
  我的心情在平静中有些抑郁。
  樱花开放的季节,每个人如同上了弦的发条一样。我却躲在风华园的樱花树小走廊下给他写信,开头就是:
  我在风华园里给你写信。头顶樱花的芬芳,脚踩蟋蟀的声响。可你知道吗?
  他当然不知道。我把信件写好封起,然后放在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
  读书。辗转于樱花树下,远远看见他在傍晚领着女儿散步。看见我他招招手,我走过去将孩子抱起,仔细看她眉眼,乌黑的瞳仁,小嘴巴,皮肤略黑。每一寸里都有他的影子。他很高兴地对着女儿说:“宛如,喊姐姐。”
  这是最后一次相见。
  我转身,哭了。
  
  (五)
  模拟。冲刺。高考。浑身散架。
  我将高中三年的课本一一用箱子装下,卖掉,连同那些张爱玲的书,曾经被他捡起的书一并。恍如隔世间发誓:永不回这个地方。
  远处操场上有人高声喊叫着:“自由了!”手里举着一本燃烧的书本,一直跑。大片大片的被撕掉的书一页页从楼上飘落。有的人折纸飞机,有的人撕碎,天女散花。我抬头,漫天飘舞的“雪花”纷纷落在身上、头上,内心喃喃:“真的呢。”
  下楼。宣传栏里他的照片闪闪发光,是他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竖起的头发,黑黑的瞳仁,乳白色的小圆领衬衫,最上面的扣子没有系,然后是修长的手放在胸前。
  我拿出手机,隔着玻璃窗将他深情刻录。冲洗,翻新。小心地呵护,仔细地看,以为他真的爱了自己很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