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故事 > 电影主角(2)

电影主角(2)

时间:2012-03-27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范生一夜没有睡好,他搞不清她的话是暗示她和方世之间的清白还是委婉地提出分手。两个人忽然间变得客气起来,甚至比他和亚楠之间还要严肃。圣诞节时,卢静和亚楠送给范生的礼物不约而同都是领带。卢静的包装盒里别着一张纸条:“你永远都是我最可信赖的亲哥哥!”再一次见到“哥哥”这个词,范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即使没有方世,他们也不会有男欢女爱的。一定是再见了!亚楠愈加频繁地去找范生,和他一道去听文学讲座。范生不知道,其实那个在大热天为他烧火做饭的女生早就心里不平衡了。她不喜欢卢静就那么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范生对她的关心呵护。她也爱范生,甘愿为他而默默地放弃进重点大学的机会,为他平淡的牵手紧张不安,无怨地为他在阅览室占好位子。当范生问起卢静回老家的原因时,她适时地重复了那些传言,尽管她早就清楚那只是谣言。她因此更加热切地注视着他的生活,希望自己能把他的伤痛熨平,试图取代卢静在他心中的位置。她开始骄傲地使用“范生哥……”给他留言。然而,“哥”字让他躲闪不及,他拿不准该怎样待亚楠。
  有了卢静的先例,范生心里更加迷惘。3个亲如兄妹的朋友,怎么能因为爱情而生分起来呢?他觉得3个人的组合是一种危险的游戏,非得加入第四者才能平衡。对亚楠,他愈加小心,不敢随意言爱。最亲昵的举止不过是朝手指上一吻,然后轻轻地将那两个手指印到她的额头上。当他们挤坐在中文系教室里听课时,他分不清他们之间是志同道合还是情投意合。范生再见到卢静时心里总觉得疙疙瘩瘩的。卢静却好像成熟了许多,不像先前的大大咧咧。范生开始怀念那个穿着淡淡碎花连衣裙为他叠放衬衣的卢静,那个为买到班德瑞的D而一连声向店主道谢的卢静,还有那个输了比赛非要再战直到赢了为止的卢静。她的稚气,她的坦荡,她的易满足,都是这个物质社会所缺少的。但是他也明白,他们之间是难以回复到从前了。而且,在她的日记里,他已不再是她的谁了。范生每念及此,就更加珍惜他和亚楠在一起的时光。
  大学生活就这样平平淡淡地从身边溜过。范生像个老人一样在闲下来的时间里回忆着他们高中的纯真时代。他不停地参加学校组织的每项活动,让自己没有歇下来的机会。卢静并不像他,一如既往地给他捧场,给他加油。对于亚楠在她面前表现出对范生的过分亲昵,尴尬地回避着。而没有范生的场合,卢静和亚楠依然像过去那样,说一些女生之间的私房话。只是,谁也不提范生。有一天,在他们的聚会中卢静突然带来个男孩子,比范生还小的个头。还没等卢静介绍完,亚楠就表情夸张地去握那男生的手:“恭喜你们呀!你可要善待我们 的小妹妹哟!”范生心里却是七上八下,从卢静淡淡的表情中,他能捕捉到此时的无奈。整个晚上,亚楠的热情犹如长期的梦想终于变成了现实。她双手始终紧紧地抱着范生的胳膊,亲热得像一对偶像剧中的恋人。
  也就是在这个晚上,范生第一次吻了亚楠,似乎一切尘埃落定,除了隐约的遗憾。毕竟,亲吻不同于拥抱。拥抱可以是无意义的,亲吻却真真切切地传递着彼此的渴望。相同的是泪水,一个是幸福,一个是决绝前的伤感,范生想。恋爱着的范生反而觉得有些虚空。从前他隐约希冀从卢静身上看到亚楠的沉稳,如今他又期望着从亚楠的身上看到卢静的坦荡。他常常一个人躲到图书馆里,看书,或者迷茫地度过一个下午。有时候亚楠会找过去,他的心里却是在盼着另一个,那个曾经和他有过惟一一次亲密拥抱的女孩。对面的空位,一直为她留着。
  这一天终于来了。范生听到有人进来,一回头,看到卢静正挑着门上的帘子,斜斜的阳光晃得他眼睛有些生涩。她穿着那件洗得有些褪色的碎花连衣裙,恍如从梦里走来。不过3年的光景,两个人竟这样地隔膜起来。卢静在对面的座位上坐下,仿佛一个常客。没有说一句话,就像那个晚上的分手,从从容容,只不过少了那暧昧的拥抱。临走时,卢静留下一张电影票,背面写着:“范生哥,请你今晚去看场电影”。范生不知道卢静是不是还请了别人,比如那个男生,还有亚楠。他打上那条如今已很步戴过的红领带——3年前卢静的圣诞礼物,忐忑不安地等到晚饭,没有见到亚楠的异常。直到电影开场前半小时,范生正考虑怎样脱身时,她才说:“卢静不是请我们看电影吗?走哇!”范生心里有些心虚,他知道聪明的亚楠只不过没有去点破他。到了电影院才发现,还是他们3兄妹。范生的心情一下子明朗起来。亚楠偷偷地告诉他,卢静早和那个男孩BYE-BYE了。范生埋怨亚楠不早点说,亚楠轻描淡写地应着,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