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故事 > 夭折的花季(3)

夭折的花季(3)

时间:2015-03-24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突然门敲了,他以为是同学来了,那定是班主任派来的,他没有开门,这时他听见是妈的声音,他赶快穿好衣服,开了门,妈妈朝他的脸上一耳光,气愤地说:“我和你爸辛辛苦苦的养活你,你倒好,躺在家里睡觉,对待起你自己吗?对待起我们流的血汗吗?”杨华哭着,噗通地一下子跪在母亲面前,说:“对不起,妈,我们被学校刷了,不要我参加中考。”

  母亲一听这话,身体往后倾斜,杨华急忙扶住母亲,急得妈妈的叫起来,泪水落在妈妈的脸上,,她脸上的灰尘被泪水冲走,留下一道道深深地痕迹,他才看见妈妈鬓角的白发很多,干裂苍白的嘴唇只是颤抖着,想说话,可就是没有吐出一个字,杨华知道这次把妈妈伤得太深了,比在妈妈身上戳一刀子还痛。

  杨华就这样抱着妈妈,看着妈妈,他才体会到为人父母的艰辛,不仅仅在每一天吃苦流汗,而且还有心上牵挂的事,那就是他们姊妹两个的学习和前途,妈妈啊,你活得太艰难了,可有谁儿女知道你的苦衷,有谁懂得你的心思啊。

  时间像灰尘,在妈妈和杨华的泪水中缓缓地流着,流着……

  中午的铃声响了,父亲从门里进来,杨华也噗通地跪在爸爸的脚下,哭喊着:“爸爸,对不起,我被学校刷了,没有资格参加中考了。”

  儿子的这一句话,像一盆冷水泼在爸爸的身上,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颤,疲惫的眼睛里灌满失望,踉跄几步,瘫坐在床边。其实他在工地上已经听到民工的议论,凡是被刷的家长都恨得咬牙切齿,骂的话非常的难听,只是没有想到这厄运也降临到自己的头上,他也想骂几声,可骂也没有啥作用,如果骂也解决问题,那世间就没有这么多难解决的事情了。

  杨华见爸爸啥话也没有说,就摇着爸爸的腿说:“你打我几耳光,你心里好受一点,我心里也好受一点。”杨华说着拽起爸爸的手,狠狠地朝自己的脸几耳光,他感到自己的脸烧乎乎的,杨华站起来,给爸爸妈妈倒水,让他们洗一把脸,再做饭吃饭。

  他们虽然洗净了脸上的灰尘,却无法洗净心上的悲痛,妈妈对杨华说:“你们班主任给我打了电话,让你爸爸去一趟学校,不知是干什么?”

  杨华说:“别去了,那是叫你们去签字。”

  爸爸追问:“签啥字?”

  杨华说:“学校把学习差的刷了,害怕有人告状,就让每个学生的家长在一份协议上签字,承认是自己家的孩子自愿放弃中考,即使有人告状,签的协议就是证据。”

  爸爸生气地说:“想的真够全面,够周到,那我不去。”

  杨华说:“你不去,我就无法上课。”

  爸爸又问:“为啥?”

  杨华回答说:“凡是不签字的学生,班主任天天就叫学生谈话,施加压力,让学生无法上课。班主任如果上课,其他的老师就接着和学生谈话,不是辱骂,就是讽刺挖苦,反正一句话,就是不让学生考试。好多学生在老师车轮战的进攻之下下,都失败了,最终孩子把家长叫到学校签了字,学校的目的就达到了。”

  爸爸生气地点了一支烟,狠狠地吸了一口,浓浓的烟圈在空中旋转,渐渐地飘散,又是一串眼圈飘在空中,爸爸有挤出几个字:“为啥没有人告?”

  杨华说:“去年有人把这事发到新华网上,也有人告到教育部,告到教育厅,结果是不了了之,把谁也没有告倒。今年比去年刷的更多。”

  爸爸听儿子这么一说,一时也想不出啥好办法,坐在炕头上只是抽闷烟,烟圈一次比一次浓。

  爸爸掏出手机说:“我问一问我的一个工友的孩子怎么办?”爸爸拨通电话:“听说你的孩子也被刷了,你咋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