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故事 > 爱在玉米成熟时

爱在玉米成熟时

时间:2013-01-23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我的头发的确是有点长了,可是我妈一天之中已经骂了八次要我去理发,还是有点夸张了。更年期吧,都这样——这话要是让我妈听见保证她会提着厨房里剪鱼的大剪刀,趁我睡着时把我的头发剪得寸草不剩。
  我不想理发的原因很简单,我听说隔壁班的田恬宣布她就是喜欢长发男生,最好是西门一样的长度,异常帅气。

  说实话F4那四个白痴在我们男生眼里不比四堆牛粪强多少,可是田恬不一样,她是我们学院最盘靓条顺的女生。

  可惜我发质太硬,因此根本不像什么西门东门,倒有点像发霉的拖把。为了防止我妈做出什么过激举动,我决定下一个月回宿舍去住,多制造一点与田恬邂逅的机会。

  我下楼梯的时候被简瑶拦住。

  我俩的关系说肉麻点就是青梅竹马,她父母和我父母全部在研究所里干了大半辈子,我俩自打生下来起就住上下楼,同在一个小学、中学。好在高二时候她因为理化太烂去了文科班,高考的时候她又比我多考了那么点。于是我终于摆脱了和一个女生形影不离的命运。要是和她在一个学校,那别说瞄田恬了,找女朋友都没戏。她这个八婆,初中就把我收到情书的消息跟我妈卖乖,害得我还没从那痴情小女生的溢美之辞里自恋呢,就被我爸妈围起来好一番恐吓。

  八婆就靠在楼梯口啃玉米,她对于玉米的迷恋简直让我无法理解。和她走在马路上,一看到卖煮玉米、烤玉米的摊子她就疯了一般扑过去,一个个扒开皮用指甲在玉米头上掐来掐去,看新不新鲜,连是不是隔天煮的她都看得出来。

  我每到这时候就觉得羞愤无比,她的表情哪像买一根一块钱的玉米啊,简直就是在挑钻石。她吃起玉米更是神速,松鼠一样一排一排啃得整整齐齐。有一次她买两根煮玉米,咬了几粒就陶醉得不行,说是绝对香,非逼我在马路上尝一口。我万般无奈下,备感屈辱地啃了一口,没觉得有任何区别。她还指着我咬过的地方啧啧地说恶心死了,你怎么吃得那么难看。

  经过她身边的时候我故意打了个流氓哨,本来嘛,就算她没有当我是男人,我也没当她是女人,瞅瞅她老人家那两条瘦骨嶙峋的腿,活像刚啃完的玉米骨头,还美滋滋地一边大嚼一边对我挤眉弄眼:“听说你在你们学校看上一个校花?你不会这么挑战极限吧。”

  我就知道这个苞谷妞有眼线,她的两三个死党都在我们学校。那些女生我到现在都没分清楚,不过她们共同的特征就是——不三八、宁毋死。哥哥我也是过了20岁奔30岁的人了,现在就是带个女朋友回家也不算早恋了。于是我不以为然地对她龇龇牙:“不服啊?瞧你自己吃得跟苞谷棒子一样,找得到男朋友吗?”简瑶果然被激怒了,没吃完的玉米朝着我的脑袋就扔过来。“看你那老玉米穗子一样的头发,是个女人都不会爱上你!”说完一扭身噔噔噔回家了,小裙子在膝盖上15厘米的地方一摆一摆。我又打了声口哨,哈哈大笑着冲下楼。

  回到宿舍里照镜子,我的长发还真的有点像玉米穗子。我以前都是在家属院的理发室花三块钱剪个板寸,这么长的头发还真有点受不了,况且夏天已经来了。不过为了爱情,我决定再忍耐一阵,反正我已经想好了,明天就把田恬约出去吃饭喝咖啡。虽然有点莽撞,但先下手为强。

  要不《勇气》那首歌怎么那么流行呢。爱情真的是需要勇气啊。看田恬平时那种公主的架势,我们宿舍的人都说我这下肯定GAMEOVER了。没想到过一会她就发信息过来了:“明天下午四点半,学院路上的昨日重现,不见不散。”我周围一群爷们顿时失色,暗骂自己错失良机,而后醋溜溜打量我,哈哈,简直把哥哥我爽死了。当然,最意外的还是院花居然真的同意了我的邀请,我真有冲动把简瑶抓过来让她看看短信后面的那个笑脸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