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故事 > 恰好你也在(2)

恰好你也在(2)

时间:2014-02-28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那一天,你带着十分的优越感陈述着我和你的差距,我自言自语地说可是我以为你一直在等我。你竟然十分决绝不留余地地告诉我,你没有在等我。其实早就该知道的,最卑贱不过感情,最凉不过人心。

  我也许只是你顺势而下的一个台阶罢了。原因太简单,与时间、距离、人品统统都没有关系。只是因为从始至终,你不够爱我。

  最后,不过是一份沉甸甸的无疾而终。张小娴说“爱情本来并不复杂,来来去去不过三个字,不是我爱你、我恨你,便是算了吧、你好吗、对不起。”而我已经离这些故事很远了。

  三、我一直没离开。恰好你也在

  我在门诊打了三天吊瓶,手里的君特·格拉斯第一天看到127页,第三天还是127页。朱墨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低声说:同学,你的书肯定盗版的,每一张的页码都是127。我乐了,我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不矜持地笑了。我远远地看着他戴着口罩的脸,单单露出最澄澈的眼睛,总是假装不经意走过我身边,扔下甜橙、饼干或者巧克力,后来干脆直接把白大褂的口袋面向我,我自是毫不留情,一网打尽。我承认,那三天,我的确把吊瓶调得慢一点,再慢一点。“世界光明,万物欢欣”,这是尼采发疯时说的话,我突然间颇为感同身受。

  可是后来,我们的关系也就仅仅停留在每天的一条短信而已,总是一样的内容,不过是:许小禾,晚安。于是,在我的生活重新步入正轨之后,我也就渐渐地不再想起他。我们总会不断地遇见一些人,也会不停地和_些人说再见,不急不缓,我想我已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待那个最终值得拥有我的人。直到两周后的半夜一点钟,因为等试验结果我耽搁了回寝室的时间,却莫名接到学校保卫处的电话,让我速去一趟。

  彼时朱墨正在保卫处和一群保安争吵,大有舌战群儒之势。他因为长期半夜在女生楼下徘徊,所以被学校巡逻的保安带回来问话。我拿了证件,签了字道了歉,他跟在我身后满脸委屈和倔强,也不说话。我带着他走在空荡的校园里,漫无目的,越想越好笑,笑弯了腰就索性坐在马路牙子上,他问我晚上去了哪里?我说一直在实验室。

  “你是不是和我们学校的小姑娘恋爱了?”

  “是的。”

  “你干吗在人家寝室楼下,她不在吗?”

  “她刚才说她一直在实验室。”

  乌龙的爱情就是,他每晚在我寝室楼下等我熄灯时短信说晚安,可是那时候我只是在开着床头灯吃着荷兰豆看美剧,根本没有意识到关灯和短信,以及楼下的他之间应有的必然关系。

  四、正是此地好风光。落花时节又逢君

  五年前,也就是我和李一在一起后的第二个学期,我在街上捡到一只走丢的小狗,一开始我和它就眼巴巴地对望着,那时候我住六人一间的学生寝室。我没有条件带它在身边。后来它竟跟着我走了半条街,我故意拐进便利店,然后在货架后面偷偷地瞧它,它蹲在便利店门口,不张望、不期待,就那么一直安静地等着。

  我买了小包装的狗粮,给它取名大米,带它去找李一。那会儿因为临近毕业,寝室只剩他一个人常住等着奔赴美利坚。三天后,他以对动物过敏以及为我学业考虑为由提出把大米送给别人。

  我是后来才知道,大米并不是长相好看的中华田园犬而是纯种的拉布拉多,我也是后来才知道。李一并不是帮大米找了个好人家,而是卖了个好价钱,我也是后来才想起出价把大米买下来的别人,就是朱墨。他后来总是一遍一遍地絮叨着和我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那天我抱着大米哭得稀里哗啦,最后还故意恶狠狠地说你要对它不好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但是,因为哭到哽咽,那句话听起来就变成了你要对它不好我做狗都不会放过你。说到这里,朱墨总是笑得肆意妄为,他说之后的好多年,他再也没有遇到过这么幽默的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