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故事 > 爱的春天不会有天黑(2)

爱的春天不会有天黑(2)

时间:2014-03-31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许明傻眼了,一脸绯红。其他几个兄弟愤怒地拍着桌子叫嚣:“沈钧,你小子够绝情的。”我不解气,这个沈钧怎么没点人情味,于是追着冲出宿舍,把刚走出去的他给拖了回来。我知道这次约会是许明的第一次约会,对他很重要。

   “你放开我,陈立。”沈钧在我的大手下拼命挣扎。

   我紧紧地拽住他,忍着怒火,用极恳切的语气对他说:“沈钧,以前是我不对,我在这里给你道歉了,但这次无论如何,你都要帮帮许明。”

   沈钧抬起头,怀疑地盯着我,他知道我是那种就算有错也不肯承认的人。但很快,他的目光就从我的脸上飘过,依旧冷淡地说:“对不起!这件事我无能为力。”

   听他说完,我心寒了,于是狠狠地一把将他推出去。没想到他趔趄一下撞到了铁架床的横杆上,额头磕出了血。事情的突变令大家恐慌起来,特别是看见沈钧汩汩流血的额头和瞬间被血染红的白衬衣时,我们都傻眼了。

   许明第一个反应过来,他赶紧抓起一条毛巾跑过去捂在沈钧的额头上。“快帮忙把血止住。”许明着急地叫起来,我们这才手忙脚乱地跑过去帮忙。

   看着一脸血迹、身子单薄的沈钧,我一阵内疚。“对……对不起!沈钧,我不是故意的。”我支支吾吾,心里忐忑不安。

   “别傻站着,我们要先送他去医院包扎伤口,还要打破伤风疫苗。”许明理智地说。

   “大家别乱,不要一窝蜂出去,不然被老师发现了。”一个兄弟提醒了一句。

   沈钧还算配合,他没有大声嚷嚷。在许明的护送下,沈钧悄悄溜出了宿舍楼。余下的我们,借着夜色鱼贯而出。

   这是第一次,我们宿舍的六兄弟集体外出,不是去玩,而是送沈钧到医院包扎伤口。在医院时,我主动守护在沈钧身边,心里很慌乱。还好,医生说,沈钧的伤口不深,以后不会留下疤痕。回去时,许明向沈钧求情,让他别把这事告诉老师。沈钧默许了,但他依旧没借钱给许明。

   许明错过了约会时间,还把钱都花在医院为沈钧包扎伤口上。看得出来,他有些遗憾,但他还是自嘲地解释说:“如果两情相悦,又何必拘泥于一次约会呢?”

  3

   我没想到,那么小气的沈钧,在后来我父亲生病住院,在我家人四处忙着筹钱时,他会主动来帮助我。

   那时已经上高二了。有一天上课时,姐姐突然来学校找我。看她一脸焦急的样子,我就猜到肯定是家里出事了。听完她的诉说,我愣住了,父亲在田里干活时,突然晕倒,现在已经被送到医院抢救。

   我心慌得连手都冰凉了,不知如何是好。我知道家里的情况,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就是借,也得有时间去筹。

   我请了几天假,跟姐姐去了医院。那几天里,我看护着父亲,妈妈和姐姐都回村里向亲戚朋友借钱去了,但昂贵的医疗费用还是让我们头痛不已。

   宿舍的兄弟都到医院来看望我父亲,他们还买了很多水果。看着真诚的他们,我心里很欣慰,只是面对躺在病床上羸弱的爸爸,我还是忍不住长吁短叹,一脸愁容。都还是学生,他们心有余而力不足,想帮也帮不上我,除了宽慰别无他法。

   沈钧是和大伙一起来的,他的出现我很意外。自那次我把他的额头磕破后,我们之间的关系较以前已有所缓和,但平日里我们还是没有私交。我一直觉得,我们是不同类型的两种人,永远不会有融洽的一天。

   兄弟们围着我说话时,沈钧一直默默地站在旁边,直到离开,他都没说一句话。我没想到,第二天中午,沈钧居然会一个人再跑来医院。看着气喘吁吁的他,我疑惑了。正纳闷时,他把我叫到了病房外的走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