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故事 > 泰迪熊比我更想你(2)

泰迪熊比我更想你(2)

时间:2014-04-08 作者:未详 点击:16次



  雪菲烦恼的心事终于有了倾诉的对象。

  雪菲曾经和晓阳一起坐在她的被子里,笨手笨脚地缝补着泰迪熊的耳朵。泰迪熊已经很旧了,脸上的绒毛掉了一大块,耳朵也脱了线,可是雪菲一直都舍不得丢掉它。

  雪菲拿出小熊口袋里一张发黄的照片给晓阳看,那是一张自己骑在爸爸脖子上的合影:“这就是我的爸爸。小时候,他很疼我,但是后来他离开了我和妈妈。”

  雪菲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自己的心事,月光皎洁清寒,渐渐地把两个女孩子都变成月光下美丽的瓷器。

  四

  林晓阳有一头乌黑的长发,走路的时候,便随着风,飘起来,远远看过去,像一团乌黑的云朵,簇拥而来。她的裙子各种名牌,即便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校服衬衫,被林晓阳用五彩缤纷的纸将上面的扣子一个个加以包装,也有了别样的神采。

  这样的林晓阳无疑是引人注目的,平凡的雪菲只能充当向日葵背后的阴影,被人忽略。不过雪菲不在乎,偶尔雪菲会和她开玩笑:“你看,别人喊你美女,却叫我熊,不是在影射你跟我是美女与野兽的现实版吗?所以你的美丽也有我一半功劳哦!”

  晓阳进校报当上了小编后,雪菲也经常跟着她并经常在素描纸上涂鸦。雪菲随心所欲的这些涂鸦,有一天被林晓阳发现了,她就在旁边配了诗,推荐给了校报主编谢沐然,居然采用了。

  雪菲就此进入了校报编辑队伍。三个人经常借了“公务”的名义,在清凉的午后,在校报编辑室里,为了一篇文章的修改和一幅插图的选用而争吵不休。

  林晓阳和谢沐然常常在讨论问题的时候,忘了雪菲,甚至在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会像打发小妹一样让她去买饮料和零食。但和雪菲得到的幸福相比,这些其实算不了什么。

  雪菲喜欢看谢沐然手里握着自己的画稿沉思的样子。有时候,风从窗外吹进来,吹起他的白衬衫,十五岁少年的魅力就这样波澜壮阔地散发开来。

  这是雪菲唯一没有对林晓阳透露的秘密。因为林晓阳的心里,也是谢沐然。虽然林晓阳掩饰得很好,但雪菲还是从细枝末节中发现了端倪。那一次,晓阳双手涂了胭脂红的指甲油来上学,一伸手就是簇新的明艳,但是谢沐然一句自然的女孩子最美,就让林晓阳花了整个下午的时间,用小刀把指甲刮得干干净净。

  “什么都比不上我和林晓阳的友谊,这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雪菲的日记本上这样写着。

  也许雪菲真的是有些小才气的,她的画,成了校报的主打栏目。谢沐然甚至在校报上为她开了个专栏——雪菲画语。那是雪菲最快乐的日子,她眼睛里散发的自信笑意,使她浑身散发着说不出的魅力,同学们不再嘲讽地喊她熊,而是亲切地叫她熊猫。当她减肥成功后,她的外号就成了小猫。

  雪菲很满意这个绰号,她希望这样的日子可以天长地久下去。但是她忘了,世间任何的东西,都是有始有终的。

  那个周末,雪菲跟着林晓阳和谢沐然去玩蹦极。雪菲坐在一旁,一边为他们看守书包,一边看着林晓阳和谢沐然一起摔下悬崖,再又弹上来,如此往复,乐此不疲。可是后来,林晓阳和谢沐然不知道为什么吵了起来,当时周围有很多人,有人在休息,有人在兴奋地尖叫,还有人在教新手蹦极的经验。在这样的环境里,雪菲听不清他们在吵什么。等她跑到他们身边时,林晓阳已经解开了身上的绳索,飞快地收拾了书包,不理会雪菲的喊叫,仓皇地离去,只留下一个苍凉的背影。

  雪菲和林晓阳就这样疏远了,无论雪菲和她说什么,她都是机械地用“嗯”、“哦”这类的叹词回答。

  谁也不知道曾经形影不离的两个好朋友,如今为什么会变成路人,就连雪菲也不明白。她问过谢沐然,他对此事也是三缄其口。后来,林晓阳将座位换到了最左边,她和雪菲之间隔了整整四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