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故事 > 少年课堂(2)

少年课堂(2)

时间:2014-09-06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我爸爸说他要捐……3美元。”

  她转过身来,显得很生气。“我们是在为你和跟你一样的孩子募集这笔款子,理查德·格雷戈里。如果你爸爸能够捐3美元,你家里也不必靠领救济过日子了。”

  “我现在就有,就在手头上,是我爸爸给的,让我今天交,我爸爸说……”

  “而且,”老师打断了我的话,直直地看着我,鼻翼翕动,双唇紧闭,眼睛睁得大大的,“我们知道,你———没有爸爸。”

  海伦·塔克朝我转过身来,眼里噙满了泪水,她在为我感到难过。接着,我就看不清她的脸了,因为我也哭了。

  我一直以为老师多多少少是喜欢我的,她总是在星期五放学后让我擦洗黑板,那是一件令我激动的事,让我觉得自己很重要:如果我不擦洗,到了星期一,学校就没法正常上课。

  “你要去哪儿,理查德?”老师问。

  那天,我就那样走出了校门,并且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怎么回去。我在那儿感到了羞辱。

  如今那种羞辱感无处不在。就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曾上过那堂课,都听到过老师所说的一切,都转过身来为我感到悲哀。放学后跑到本先生的杂货店里取他的烂桃子,我感到羞辱;到西蒙斯太太家里讨一勺糖,我感到羞辱;出门迎接送救济物品的卡车,我感到羞辱。我痛恨那辆卡车,因为它装满了给“你和跟你一样的孩子”的食品。它开过来的时候,我就跑到房子里避而不见。我开始悄悄地走小巷、穿胡同,老远地绕着回家,以免碰见那些常去本先生杂货店的人。是的,那一天全世界的人都听到了老师所说的话:

  我们都知道你没有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