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故事 > 谁亏欠谁的幸福糖果(2)

谁亏欠谁的幸福糖果(2)

时间:2014-09-26 作者:未详 点击:60次


  那个叫苏蒙的男生就这样突然地闯入了我和潘小语的生活里。

  不同的是,他对潘小语非常好,每天都会从书包里拿出一包巧克力给她。他帮潘小语整理笔记,他给她解数学题,还帮她拿书包。

  潘小语生日的时候,苏蒙送了一条很漂亮的银项链给她。他很认真地对潘小语说,送你别的东西怕你留不到长大,项链的话你就能一直戴着它了,不管多久,只要你看到它,就能想到我对你的好了。

  潘小语呵呵地笑,拿着那条项链就往脖子上套,她说,桑夏,我觉得现在真幸福,他对我真好。

  潘小语突然跟苏蒙说想坐自行车,她说坐在后座的感觉就像飞一样。我们生活的小县城大大小小的街道都是上坡下坡,所以会骑自行车的人极少。我知道潘小语只是在享受苏蒙的好,她想要证明,苏蒙对她是有求必应的,她是重要的,这些不过是小女生的把戏,我一眼就看穿了。

  但是苏蒙却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推来一辆很漂亮的自行车,他拍拍后座说,上来。那一刻,我看见潘小语眼里满满的全是感动。她坐在苏蒙的车后,双手紧紧地搂着他的腰,欢呼声像一只小鸟一样动听。

  苏蒙俊朗的脸上汗水淋漓,潘小语偏着头问他,累吗?他摇摇头,说,不累,你开心就好。

  我把手上潘小语的书包往地上一丢,就跑开了。

  潘小语的愿望越来越多,她希望能得到梦想中想要的东西,希望在半夜的时候有人像偶像剧里一样在她家楼下放烟花,希望能看完宫崎骏所有的漫画……

  我冷冷地看着潘小语的欢喜,看着苏蒙越来越明显的疲倦,我的心就像掉到无底深渊一样,怎么样都呼唤不回。

  有时候一个人在学校碰到苏蒙,我会微笑地迎上去。但是他每次看到我都问潘小语呢?我的语气越来越坏,直到再遇到他时他会远远地逃开。潘小语每次把苏蒙对她的好逐一说给我听,我低下头去,在书本上胡乱地画,书本被尖锐的笔尖撕裂出很多的伤口,好疼。

  有几次我很想对苏蒙说:对桑夏好,桑夏一定不会对你有这么多要求,桑夏一定会对你知足。只是,苏蒙的眼神总是跳过我,这种感觉让我开始烦躁起来。

  我看着潘小语越来越多的愉悦,很嫉妒。我开始和别的女生在一起玩,做完操也不在人群中等着她来找我,放学回家也挽着别人的手。

  班上开始有了关于潘小语的传言,说她的爸爸包二奶,有个女生和潘小语起争执时,她就开口骂了起来。

  骂完,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转过头来,死死地盯着我。

  这个时候我知道,我和潘小语,彻底地决裂了。

  我和潘小语的好,是因为我们希望在对方的身上看到疼痛来安慰自己,现在潘小语已经没有疼痛,只有快乐,我只能抛弃她,因为,看到她那么快乐,我会更加难过。

我不再去操场上的双杠倒挂,因为没有人愿意和我一起,放学后也一个人背着书包晃荡在校园里,从这头走到那头,心里想哭。

  有时候看见潘小语和苏蒙一起,我的表情总是会瞬间僵在那里,然后逃开。我发疯地嫉妒潘小语,嫉妒她能吃糖果,嫉妒苏蒙对她好。

  我开始偷偷地买糖果,开始大口大口地吃糖果,好像要把这些年来没有吃过的糖果统统吃回来。

  糖果的味道很甜,可是心里却很苦涩。

  妈妈终于在我的书包里找出糖果,她很生气很生气。她对着爸爸的相片絮叨了很长的时间,她说为什么桑夏不听话,为什么这么不明白她的苦心。

  我在心里默默地想,妈妈,我不过是在用折磨自己的方法惩罚自己,妈妈我错了。

  春天快结束的时候,我在学校的公告栏看到了苏蒙被开除的公告,我站在那里看了又看,真希望自己的眼花掉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