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故事 > 爱的发声练习(2)

爱的发声练习(2)

时间:2014-11-29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昏暗的夜色中,我看不到陆扬的表情,但是我很喜欢他的歌声,那里面都是光阴的故事。

  Just Friends

  就这样,我和陆扬熟络起来,然后成了朋友。慢慢的,我知道他名草有主。他的女友小米是高中同学,还在复读,大学里知道她的人不多。我们大二那年,她到学校报到,成了学妹。

  大一下,我和陆扬常常一起吃饭、散步、上自习,同学们或真或假地认为我俩是一对,时常会拿我们开些暧昧玩笑。大二,小米成了我和陆扬之间的第三人。小米时不时地听到那些传闻,她很不高兴。有次,我们三个一起在食堂吃饭,小米冷不丁地逼问我:“为什么老是粘着陆扬?”我懵了,一时间不知该作何解释。陆扬笑着打圆场:“你说什么呢?久久是我好哥们啊。”“什么好哥们?我看她分明就是喜欢你!”小米瞪着我。饭是没法吃了,我说要去写作业,站起身离开了。

  此后,我刻意和陆扬保持距离,不再同他聊一晚上歌词创作,也不在心情烦闷时请他唱歌给我听。我装作漠不关心,却又时时自问:和小米比,我差在哪里?如果我向陆扬告白,是不是会有希望?这些不过是我一个人独处时的自我提问,在我的潜意识里,主动告白是自掉身价的行为,不可尝试。再退一步想,站在小米的立场,谁会希望自己被横刀夺爱?所以,我决定保持沉默,如果哪天陆扬分了手,我大概会毫不犹豫地说出我的心意吧。

  转眼就到了大四。一开学,疏于联系的陆扬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说是和小米分手了。电话那端的他听上去很疲惫,心情低落。挂断电话后,我立刻收拾好手头的事情,从实习的公司打车回学校。

  原来,是毕业的去向问题让他们走到了分手的终点。陆扬想留在这个城市,小米坚持回家乡。争执了很久,不愿妥协的两个人似乎只有分手这条路。他说:“久久,我觉得自己有问题,小米说分手时我居然不想努力、不想挽留,我还爱她吗?”

  教学楼过道的灯坏了,我们站在黑暗中,陆扬手上的烟忽亮忽暗。我安慰不了他,我的心如那红色的亮点,一忽儿喜一忽儿悲。我听着陆扬回顾、反省他的爱情之路,等他终于说累了,我说:“回宿舍吧,好好睡一觉。”

  我唱你听

  陆扬和小米分手了,我和陆扬又成了密切联系的死党。再次聚到一起,我们两个似乎相处得更轻松自在了。有时候公司加班,陆扬会来接我。带我实习的姐姐看到过陆扬几次,她打趣地说:“哟,小男朋友又来爱心接送啦!”我来不及否认,陆扬就自然地拎过我的手提袋,大方地与她道别。

  虽然如此,陆扬始终没有重新定义我们的关系。而我,曾经信誓旦旦要表白的决心,也在无限延期中。我又陷入了纠结:我要表白吗?需要吗?

  带我实习的丽姐大我十岁,我们一直相处得很好。我因为陆扬的事情,有些魂不守舍,工作上出了不少纰漏。某个加班的夜晚,丽姐找我谈心。听着丽姐年少时的懵懂青涩,我忍不住把自己的情况合盘托出,我走进了暗恋的死胡同。

  “爱不能憋着,要说出来让对方知道。”丽姐说我太没勇气了。

  我为自己找理由:“可他曾经有过女朋友,我不知道他是否能够放下……”

  “所以才要说啊,就是因为你摸不清他的态度才更应该当机立断,把情况挑明。如果他也喜欢你,很好。”丽姐欠了欠身子,继续说,“如果他对你没意思,你至少可以知道该如何面对,是继续等他还是开始新的选择,不用干晾在那,耗费了最好的时光。”

  “可身为女生,主动追求男生?”

  丽姐吃惊地看了看我,她沉默了一会儿对我说:“久久,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男生该做,女生不该做的。女生表白没那么丢脸,相反它证明了你的自信。”我看着丽姐,心里面忽然觉得轻松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