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故事 > 那年,桃花一场(2)

那年,桃花一场(2)

时间:2014-12-26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她愣了愣,反唇相讥:“是你害怕我来这里吧。”

他转过头,无奈的看了她一眼:“明明知道我们不可能,你来了又有什么用?”

她开始大笑,狂放的带着撕心裂肺的笑,笑得陈维格一阵慌乱。然后听见她的哭泣。

半响,他正想着措辞要安慰她,却让她的话吓了一跳:“我得不到你,我也可以让别人得不到你。”

他死死的盯住她,最后喉咙里挤出来的声音:“可可,不要胡闹。”

她偏过头,风情万种的看着他:“陪我一天,好好的陪我一天,不然我让你那位知道我们的过去,看你这个院长女婿还怎么当下去。”

他一面痴迷于她的风情,却有一面顾忌到她说话的准确性,最后叹了口气道:“好。”

然后以一种轻到不可闻的声音说:“可可,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我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不问问你自己做了什么?我们的爱情,就被你谋杀在你的仕途里。让我那么的措手不及。苏文可几乎想将心里的话吼给陈维格听,可是,却什么也没有说,依旧那么风情万种的看着他。



苏文可学生的时候,并不像现在这般风情,那时的她齐耳的短发,淡淡的眉眼,红润的脸颊,是一个让人怎么看就怎么觉得顺眼的清纯姑娘,还没有学会用妩媚来吸引男人的眼光,但依旧有人发现了她的美。比如陈维格。

陈维格经常借着各种名目请她和她的同学出去玩,在一起时也毫不掩饰的露出对她的喜爱,同学也是个心思细腻的人儿,不久就发现陈维格的小心思,后来的相约,便总有借口不去。
一个郎有情,一个妾有意,两人自然而然的在一起。

但是,苏文可并不只是名字很文雅,她本身也是出生在书香世家,对于性教育方面是极其的严格,如果想要在为结婚之前,做出一番出格的事情,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有句话说,情到深处,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于是就这样发生了。

两人约好去峨眉山看日出,本来可以在山下的旅馆住到凌晨三四点过,然后随大队一起爬上山,刚好可以到看日出的时间。但陈维格不同意,说那时候一路上黑黑的,他不放心,便在头天下午爬上山,他带了帐篷,两人可以在帐篷里面暂时住一夜,到第二天起来就可以看日出。

那时候的苏文可,只想着半夜起来爬山确实有点为难自己,便接受了这个提议,但却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帐篷里,可以发生很多事情。

虽然带着帐篷,但他们忽视了山上的气温极低,光是一条薄薄的毛毯,根本不足以御寒,于是两人从分开睡到紧紧抱在了一起,互相交织的气息,让他们情不自禁的吻起来,然后苏文可就觉得自己的身上仿佛被点了一把火,想要将自己燃尽。第二天早晨,他们错过了日出。

毛毯是苏文可带回去洗的,看见上面的血迹,她的脸红得仿佛要滴血,她一直忘不掉那一晚,他的怀抱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温暖,仿佛要融化了她一般。



整整一天,陈维格带着苏文可逛遍了那个城市的街道,带她去吃那些有名的街边小吃,那是他们还在一起时,他时常给她提起的,那时她憨笑着说,到时候一定要将他说的小吃吃个遍。现在,也算是实现了当时的承诺吧。

苏文可玩得很开心,吃了很多东西,她觉得自己和陈维格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她们穿越大街小巷,去寻找新奇的食物,每到一处便要吃个尽兴。

回到宾馆,陈维格便要离开,她看着他,一件一件的脱自己的衣服,笑道:“难道你忘记了这个身体给你带来的快乐?难道你不想再拥有一遍?”

陈维格看着那依旧迷人的身体,吞了吞口水,立即抱住她,狠狠的吻下去。她们之间的吻,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甜蜜,当初的柔情,有的只是掠夺和报复,互相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