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人生故事 > 生命苦难的另一种无极体验(2)

生命苦难的另一种无极体验(2)

时间:2012-11-05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一路上我几乎都是小跑。也是好久不运动了,就这样不一会儿的功夫,我就已经是大汗淋漓了。先是做CT,倒还顺利,可到了B超那里,人很多,好不容易排到跟前了,结果真的下班了,看来我的等到下午两点以后。没有办法,我只有等了。等到把不能吃饭的检查做完,已经下午三点钟了。我赶紧去吃饭,尽管糖尿病不让多吃,但是作为生灵,不给热量怎么可以呢?吃了饭,当我回到病房的时候,护士已经等在那里了,要给我挂吊瓶。当时我想,什么检查结果都没有出来,怎么就挂吊瓶呢?
  护士大概看出我的心思,就说,既然是糖尿病,基本治疗都是一样的。先营养神经吧。我是生活在医生世家,什么样的场面都见过。不过这次给我挂的吊瓶是黑颜色的,这个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我有些不明白,就问是什么药,怎还用黑色的输液管来点滴呢?护士说,这种药是不能见光的,见了光药效就会下降,就没有治疗效果了。看来生命也是这样,有时候也是很害怕阳光的。
  可我这人有时候也真的就是命不好。护士说这是一种新药,疗效出奇的好。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能享用。打过半瓶,我就开始觉得自己的口干,我就告诉来查房的大夫,可大夫说,这种药他们在临床已经用过很多了,没听说有这样的反应,大概是我的血糖太高所引起的。到了医院,自然就得听大夫的。这是原则,也是必须的。再说了,这会儿大夫是什么,想对于生命来说就是救世主。我心想,那就坚持吧。
  可是到了晚上,我一直口渴,当时已经喝了三暖瓶水了,好像还是不够。一直到夜里我都是口渴难忍。第二天一大早,大夫来查房,我赶紧把情况说了。结果大夫说,这个药是营养神经最好的药了,不能轻易放弃。我说不行,对于生命来说,不存在好坏,只要合适管用就行。这药可能是好药,但是我用着不合适,所以对我来说未必就是好药。最后多亏是那位朋友介绍的教授出面,才把药换掉了。
  头一周我几乎天天都去做检查。和生命作交流,其实是很痛苦的。但是生命这个时候显得很神秘,你越是想知道它的奥秘,它就越是不想让你知道。好在当今医学发展很快,很多病还是能够被检查出来的。一周以后,相继检查结果出来了,我一看不由吃了一惊。从脖子往上,也就是头颅好像还行,从脖子以下开始,好像我就没有一处地方是完好无缺的。特别是心脏肝脏和肾脏,都有毛病。特别是心脏,大夫说已经变形了,是高血压引起的。这也是糖尿病的并发症。
  在住院期间,每天从早晨一直到中午都是打点滴。据说都是很高档的营养神经的药物。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人家用的是英文字母,只是价格我知道,都不菲。看来如今的生命在市场经济下也是看涨。难怪升腾的社会把什么都升腾起来了。在医院的这个半个月,我似乎有经历了一场和生命的无声对话。特别是每到夜里,没法入睡的时候,我就开始在思考,难道说,这些年我真的亏欠了生命?难道说,我真的把生命当成了儿戏?
  有一天,熟悉的那位教授约我交流。她说对于糖尿病患者来说,交流很重要。她给我讲了很多,有些东西我接受了。可有些东西说什么我都是不能接受的。她说糖尿病人必须限制饮食,不能吃肉,不能喝粥,不能吃油腻的东西,至于说糖就更不能想了。可我觉得这好像是一个误区。因为我总觉得糖尿病本来就是一个消耗性疾病,如果营养跟不上,生命还怎么能很好的维持呢?再说了,她说一定要规律,特别是生活。我说我每天都睡觉都很晚,几十年了,其实这也算是规律。还有,不让吃肉其实就等于要要我的命。
  因为我是把肉当主食来吃的。一顿饭不吃粮食可以,但是不能呢个不吃肉。这大概就是个体的差异。糖尿病之所以麻烦,从哲学的角度说,它有好多二律背反的矛盾。不能吃糖,可是心脏和肝脏需要糖。不让吃肉,可是机体和大脑需要热量。再说了,患糖尿病十几年了,我多少还有些体会。其实它需要的是一种平衡,一种和谐,而不是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尽管到今天我已经有很多的并发症,特别是动脉血管上有很多斑块,这些东西很危险,说不准哪天会脱落,会堵塞在那个血管里,造成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