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亲情故事 > 一个搓澡女工的远见卓识

一个搓澡女工的远见卓识

时间:2014-11-10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向陆珍在北京只是一个普通的搓澡女工。但是向陆珍又是不普通的,因为那些不可思议的行为: 

  前年远在扬州的女儿考初中时,考试成绩离扬州市实验中学的录取线差了几分,为了能让女儿上一个好学校,向陆珍一咬牙交了将近一万元的赞助费。 

  10岁的儿子住在“北京奶奶”家,每个月向陆珍付给老夫妻1000元钱作为报酬。 

  “对于我们的做法,很多人都不理解。一个搓澡工花这么多钱请人照顾孩子,是不是脑子出毛病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孩子需要一个安稳的、安全的学习环境,尽管花钱,但对孩子的成长会有好处。” 

  向陆珍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女人,过着普通的日子,和众多进城务工的女性一样从事着及其普通的工作。但是,这个普通的女人却有着不普通的想法。她赚的钱没用来建房,也没用来享受,而是全部用来培养两个孩子。她的想法和做法在很多人看来都不可思议,可她说:只要能给孩子创造一个好的学习条件,再苦再累我都无怨无悔。 
   
  偷偷学艺,只为能和丈夫一起出去打工 
   
  向陆珍是贵州人,由于母亲去世得早,只上了小学她就辍学了。贵州山多地少,农村的生活很艰苦,18岁那年,向陆珍去上海打工,在上海,向陆珍在一家餐厅找到了当服务员的工作,也就是在上海,向陆珍认识了做房屋装修的张树民,4年后,张树民成了她的丈夫。 

  结婚后,向陆珍来到丈夫的老家扬州,第二年,女儿出生了。丈夫继续去上海打工,因为孩子,向陆珍留在了家里。 

  丈夫长年在外,向陆珍带着孩子在家里,日子过得倒也清静,但时间长了,向陆珍渐渐地厌倦了这种生活。家里的地不多,又都用机器耕种收割,农活很少,很多时候,向陆珍都无事可做。当儿子出生时,女儿已快到上学的年龄了,这时向陆珍才意识到,两个孩子上学需要大笔的钱。可在家种地根本挣不到钱,丈夫打工的收入也仅够一家的开支,加上结婚时还欠下了不少债,日子过得有些艰难。这时,向陆珍又想出去打工,一来可以挣钱还债,二来可以存下点钱供两个孩子读书。自己就是因为文化程度太低没出息,向陆珍想给两个孩子创造一个好的条件,让他们好好学习,将来能有出息。 

  可当向陆珍将想外出打工的想法和丈夫说时,丈夫却坚决反对,因为孩子太小,离不开母亲。1993年,张树民承包的一个装修工程赔了,心灰意冷之际,他决定改行。在当时的江苏,洗浴按摩行业已经很成熟了,很多人都在洗浴中心打工,并且还“传帮带”将很多亲戚朋友也带上了这一道,张树民也决定从事这一行。1995年,张树民学会了足底按摩和搓澡技术后独自上东北打工,依然将向陆珍和孩子们留在扬州老家。 

  丈夫走后,向陆珍很思念他,几次提出要去东北与丈夫一起打工,但丈夫总是说外面打工太辛苦,向陆珍既没有文化又没有技术,找工作都很难,让她安心在家种地带孩子。 

  可向陆珍想,两个人奋斗绝对会比一个人强。丈夫再寄钱回家时,向陆珍做了一个决定:去学足底按摩。这样就可以和丈夫一起去打工奋斗了。 

  培训学校离家里很远,每天,向陆珍都骑着自行车去学校,晚上再回来照看孩子。学校里的教学进度很慢,向陆珍便和老师提要求:“我家离得远,每天来回奔波才学了几个小时,你能不能一天多教我一点东西,让我早点毕业。”老师答应了向陆珍的请求,于是,只用了30天,向陆珍就完成了学习,顺利拿到了结业证。 

  向陆珍终于来到了东北,并且进了丈夫打工的那家澡堂子,成了一名搓澡工。 

  东北消费水平不高,很少有人做足底按摩,向陆珍干的全是搓澡的活,每天少说也得搓50个人,最多的一天搓了70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