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亲情故事 > 无言的爱(3)

无言的爱(3)

时间:2015-05-08 作者:未详 点击:21次



    自从孩子们背上书包的那天起,李成兰就把所有的精力投入到了孩子们的读书学习上。她从孩子们的作业本上总结了一条规律:打“√”的表示正确,打“×”的表示错误,她便以此衡量每个孩子的学习成绩。4兄妹知道妈妈掌握了这个标准后,学习更加刻苦认真,学习成绩直线上升,并稳居前几名。虎头、三狗、毛牛一年级读完直接跳到了三年级,三年级读完又直接升入五年级。

     三狗本姓章,出来讨饭时他爹为他临时取名叫章顺。读书时,他便真用了章顺做大名。三狗读小学三年级时,有一天上课看连环画耽误了听课,结果作业得了3个“×”,三狗怕妈妈伤心,大着胆子将其中的两个“×”改成“√”。不料,还是被细心的妈妈发现了,妈妈伤心得直掉眼泪,狠狠地在三狗的屁股上打了两巴掌。这是三狗第一次挨了妈妈的打,但他明白,妈妈是希望自己做一个诚实的孩子。第二天,三狗征得老师的同意后,郑重其事地将自己的名字改为李诚,他下决心做李成兰希望的最诚实的儿子!

    月儿被遗弃时,亲生父母在她衣服里塞了一封信,给她取名王茂兰。月儿读初中时,看到别的女孩子打扮得花枝招展,也忍不住向妈妈要钱想买好看的衣服。妈妈没拒绝她,半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月儿发现妈妈在数钱,一分一角地数,她在旁边看得很清楚,一共是6元4角7分,离自己所要的7元还差5角3分。妈妈数着钱泪水顺眼角淌下,月儿能看懂,那是妈妈在自责对不住女儿啊。月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她知道那些零钱是妈妈卖鸡蛋凑的,全家的油盐全靠那几个钱呀!自己是多么糊涂啊!月儿决心要做李成兰的好女儿,像妈妈一样勤俭,于是,她为自己改名为李俭。

    4兄妹渐渐地长大,也渐渐地明白了妈妈希望他们做什么样的人,后来虎头改名刘直(继承了爸爸的姓),毛牛改为李勤。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农村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李成兰一家人的吃饭问题有了保障。但随着孩子们年龄增大,读书所需书、学费也就越来越多。于是,她一分一分地积攒学费。

    8月是太阳最毒辣的季节,也是蓑草成熟的季节,蓑草6分钱1斤,3斤多鲜草才能晒1斤干草。这个季节,李成兰为割蓑草,脸被太阳晒得锅底一样黑,还经常捧得鼻青脸肿。有一次,从山顶摔下去,胳膊被尖硬的石头划得血肉模糊,缝了13针,至今仍残留着清晰的疤痕。

    从虎头升入高中那年开始,李成兰就利用家离县城较近的优势进城捡破烂,一张废纸,一截铁丝,一双破胶鞋,她从臭气熏天的垃圾堆里翻过来刨过去,从不放过任何一样可以卖成钱的东西。一双长满老茧的手常常被划破,常常中毒,左手的中指和无名指落下了终身残疾,既不能弯曲也不能伸直。

    老大刘直考上大学那年,眼看该报到了,还差200元钱,可该借的能借的地方都借过了,李成兰急得无计可施,便加入了卖血者的行列。医生看她是个哑巴不敢收她的血,李成兰苦苦相求,她用特有的方式告诉医生自己卖血的原因,当天,李成兰卖血换回60多元。后又连续几天去卖血,直到凑够了急需的200元钱。后来,遇到孩子们读书急需钱,她就靠卖血应急。几年来,哑巴妈妈大约为他们卖掉了3000多元钱的鲜血。但她隐瞒着,直到刘直大学毕业,孩子们才知道妈妈在卖血供他们读大学。

    这个消息迅速传遍了十里八乡,乡亲们纷纷前来祝贺,乡长带着民政部门救助的300元钱拜望了刘直的母亲——聋哑妇女李成兰。他无法想象一个残疾妇女是怎样把4个孩子拉扯大,又是怎样把孩子培育成大学生的!乡长自己也送了100元钱表示敬意。同时决定由乡政府出路费让李成兰把刘直送到医科大学,并表示以后只要她家的孩子能考上大学,不管学校所在地在哪里,都由乡政府报销路费让哑巴妈妈把孩子送到大学校园。他们理解让妈妈亲自送心爱的孩子走进大学校园,是妈妈最幸福的时刻。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