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民间故事 > 烽火佳人

烽火佳人

时间:2022-05-15 00:32:01 作者:未详 点击:3次

  民国初年,北京城时局动荡不安。这天清晨,城内最火的妓院醉春楼刚一打开两扇大门,就见一只三寸金莲迈进门槛,来人虽未涂抹胭脂香粉,却有一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自然美,连一旁的大茶壶也看呆了。女子“哼”了一声道:“去把老鸨子叫来!”大茶壶这才醒过神来,他一脸谄笑、讨好地说:“我们这儿不接待女客,敢问小姐上这是来寻家眷的吧?”大茶壶看得多了去了,除了寻找自己在外偷食的男人,单身女子一般不轻易上这种地方。“我没工夫陪你废话,快把老鸨子叫来!”女子执拗地呵斥道。看女子一身装扮并非一般家庭出身,大茶壶不敢随便得罪,正要转身叫人,却见老鸨子已经一扭一摆从楼梯上下来了。“哟!这大清早的,哪位姑娘家在这儿嚷嚷啊,姑娘你找妈妈有啥事?”这醉春楼的老鸨叫韦春花,最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此刻她上下打量女子一番,眼睛都看直了,这姑娘要是在醉春楼,一定是京城的头牌,可惜了!“妈妈,你看我值多少钱?”女子嫣然一笑。韦春花乐得差点儿背过气去,不过她仍旧不动声色地说道:“姑娘你要是入了我这醉春楼,就再也甭想出去了!我这儿的规矩是银货两讫,不退不还也不赎!”“白银5000两,送到狗尾巴胡同老槐树大院,以后我就是你的女儿!”大茶壶差点儿跳起来,韦春花瞪了他一眼,心绞痛似的捂住胸口吩咐大茶壶,立即去钱庄取银子。

  签字画押后,韦春花收好卖身契,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打今后你的名字就叫珍儿,你是我们醉春楼最珍贵的姑娘,好好在这儿干,妈妈不会亏待你。”韦春花一面令丫环看紧珍儿,一面派人送了一封书信出去。

  果不其然,让韦春花最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掌灯时分,正是醉春楼生意最火爆的时段,就在这时,一大群拿着家伙的家丁冲了进来,一时间嫖客妓女惊呼乱串,刚才还娇笑、调情声不断的场面瞬间冷清了下来。领头的男子一声怒喝,手下的家丁操起家伙就一顿猛砸,韦春花出现得正是时候,她娇斥道:“住手!这位爷有事好好商量,君子动口不动手嘛!”“好说!把我家主子交出来!”男子手一抖搂出一张画儿,画上是一位头戴旗冠的满人女子,韦春花只瞟了一眼就坦白承认道:“不瞒爷说,这姑娘就在我这儿,今儿个早上刚买了她的身子,字据都在这儿,是她自愿的!”韦春花从贴身肚兜里拿出那张字据,凑到男子眼前就这么一闪,马上又收了起来。“不可能!我家格格怎么会甘愿卖身为妓?”男子浑身一抖,像被刺中了心脏,额头冒出一层黄豆般的汗滴。韦春花“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她活了大半辈子,第一次听到这么好听的笑话,格格卖身为妓?不过她只笑了两声,马上就厉声道:“别说格格,就是皇帝到了这儿也出去不了!这位爷,现在可是民国,大清王朝早就结束了……”“说得好!马上滚回你的王府去,要是再来闹事,别怪老子的枪子不长眼睛!”这期间韦春花派出去送信的大茶壶返身回来,并带来了一支军队。慑于洋枪土炮的威力,男子低垂下头,领了家丁走出门外。

  时局混乱,各路英雄横空出世,要想在乱世中站稳脚跟,就必须有过硬的靠山,醉春楼的靠山是当今民国政府副总统黎元洪的一支亲信首脑梁世荣。梁世荣拥有这醉春楼50%的股份,当天下午他接到大茶壶送的急信后,带着军队快马加鞭从军营奔赴过来。

  “不管这丫头是何身份地位、有何企图,既然进来了就别想着再出去,安安心心做咱的摇钱树吧!”韦春花敬了梁世荣一杯酒,笑得花枝乱颤。楼下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数不清的男男女女搂着在一块喝酒调情。大茶壶突然推门进入说:“老板娘,刚才那小子又来了!”“找死!”梁世荣拔出腰间的短枪就往楼下走去。

  那男子把几根金条往桌上一扔说:“珍儿我包了,就让她陪我一个!”韦春花一看,忙收起梁世荣手里的枪媚笑道:“上门都是客,只要出得起钱,谁都可以来玩,不过这些金条用在咱头牌珍儿身上,顶多只能消遣十天半个月的……”男子不等韦春花聒噪完,就心急火燎地三步并作两步跨上楼梯,挨间挨户大喊“珍儿”。

  男子见到珍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嘴里叫着:“奴才无意冒犯格格,还请格格恕罪!”珍儿一把扶起男子,笑吟吟地说:“李清,还是你对我好,这儿你都能找着,不过你是怎样找到我的?”李清低下头不好意思地说:“格格容貌天下无双,只要见过一眼,就很难忘记,奴才是满京城打探才知道……”李清后半句话没敢说下去,不过格格知道他要说什么。李清是王爷府里的管家,练得一身好功夫,格格平常去哪儿都是李清陪伴,那几天格格一直和王爷在闹别扭,李清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啥事。今天一大早就看见府里闹翻了天,原来格格不见了。他带着手下一路打听,才知道格格进了妓院。

  原来清帝退位后,整个王朝家族都没落了,昔日的王爷沦落到民间,除了有花不完的钱财,却再也没有一点权势。王爷知道格格自愿沦落风尘,气得浑身发抖,碍于面子,他不好亲自出马,就只好听凭李清拿主意。李清现在想的是先稳住妓院这班打手,等找到时机再带人潜逃出去。没想到格格听清楚李清的意思,竟然嘴角往上一翘,赌气似的说:“我不走!要走你自己走!”这唱得是哪出啊?李清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格格冰雪聪明,怎么犯起这等糊涂来?更惊悚的还在后面,格格竟然求着李清去大街小巷把自己卖身为妓的消息给散播出去。

  李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哽咽着说:“我的好格格,你这般都是为了啥啊?”“狗奴才!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道理,你不答应,我现在就死给你看!”说着她抽出发髻上的一根簪子,对准了自己的咽喉。“好好,你别乱动,我去不就得了!”李清长吁短叹地答应下来。

  京城的地就那么巴掌点大,才一时半会儿的工夫,关于萧亲王第十格格爱新觉罗·显琦卖身为妓的消息就像风一样刮散开了。醉春楼里的珍儿知道后,高兴得竟然流下了眼泪。看着格格悲喜交加的样子,李清心里有股说不出的难过。

  就在韦春花再三提醒李清金条快花完之时,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那天,只见数千名留着辫子的军士攻进总统府,把黎元洪一伙给赶走了。又过了一晚,李清上街打探消息,却见大街小巷挂起了大清龙旗,一些前清的遗老遗少拖着长辫子正大谈阔论恭请圣上归位一事……

  不久,就有一顶八抬大轿停在醉春楼前,一群辫子军把韦春花和大茶壶等人绑起来,狠狠抽了一顿,梁世荣随军队撤离得快,免过了一劫。显琦格格被一帮子人敲锣打鼓地抬进皇宫觐见皇帝。

  李清这时才明白过来,格格是促成圣上归位功不可没的大功臣。辫子军的首领叫张勋,他早就想进宫护主,苦于勇气不佳,更重要的还有经费不足。显琦格格长在深闺,突遭宫廷变动,落入民间,身份地位一夜之间一落千丈,这使她心里产生极大的落差感,她日夜幻想着大清王朝能够再次兴盛,这与张勋的想法不谋而合。当她提出供给张勋资金时,却遭到父亲的反对,萧亲王认为小小张勋不成气候,但格格却想放手一搏。她离家出走,卖身入妓院,就是为了感动张勋。在收到格格的卖身银两后,张勋果然不负所望,率领辫子军赶走了黎元洪和段祺瑞,拥护溥仪称帝成功,复辟了帝制。

  不过显琦格格高兴还没几天就又伤心起来,张勋复辟后,遭到全国人民反对,各路军阀讨逆军讨伐张勋,最终这场复辟闹剧仅过了12天就草草收场,显琦格格的梦想也就这么着破灭了。王府因惧怕受到连累,拒不接受格格回府。就在格格走投无路之际,李清突然一身青布衣找到了她。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格格也明白李清对她的一片真心,她泪流满面地扑进李清怀里。

  后来李清带着格格离开北京城,回到了他的老家湖南。从此之后,格格改名易姓,弄了个汉人名字,我从我家族谱上查到的是“周梦蝶”。周梦蝶是我家祖爷爷二弟的正房,也就是显琦格格。据说她擅长制作宫廷养颜秘方,亲手著了一本《宫廷驻容术》,我家族现在经营的美容护肤连锁药店都是承了她的恩泽。

相关文章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