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民间故事 > 以色列的祖先叶尔孤白(上)

以色列的祖先叶尔孤白(上)

时间:2022-05-13 16:32:01 作者:未详 点击:25次

  叶尔孤白是《古兰经》中记载的古代先知之一。先知易卜拉欣之孙,伊斯哈格之子,被尊为以色列人的第一代祖先。相传他是孪生子之一,其母蕊芙格·宾特·奈胡尔双生贵子,他与其兄伊素同日诞生。

  先知叶尔孤白虽说跟伊素是孪生弟兄,但哥俩的性格、脾气、兴趣却大不一样。在品德修养方面,更是相距十万八千里。他俩出生的时候,父亲易司哈格先知已年近花甲,须发斑白。想不到老伴蕊芙格·宾提·奈胡尔还能妊娠受孕,身怀六甲,更没料到临盆分娩,会双生贵子。夫妇俩自然喜出望外,感念安拉。

  虽说呱呱坠地有先后之分,彼此称谓有兄弟之别,但都是同胎孕育,同日诞生,哥哥伊素比弟弟叶尔孤白也大不了一个时辰。可哥哥总要向弟弟摆出老大的架势。凡事总是要比弟弟抢先。因此,从孩提时代以至长大成人,便形成了哥哥处处争利掠美、弟弟礼让吃亏的趋势。弟兄俩的差距越来越远,分歧越来越大,以致根本不象骨肉手足,而简直象冤家对头。年迈体衰的老父易司哈格为此常感到悲伤。两个儿子对于他的教育也有不同的反响;伊素总是嫌老父饶舌叨唠,什么话都听不进去;只有叶尔孤白能够倾听并接受老父的意见,作为立身处世的依据。因此,从感情上讲,易司哈格更喜欢叶尔孤白的性格和为人,认为这个孩子更有前途,不愧是圣祖易布拉欣的子孙。

  伊素从小就个性别扭,贪图便宜,欺侮弟弟。他结婚较早,并已生儿育女。他曾以子女多为借口,占据了大量家产,包括住宅、牲畜、牧场、钱财等等,却任意挥霍。他经常借用东西不归还,随便霸占弟弟有限的住室、用具,强迫弟弟献出牧地、牛羊给他。反正三天两头提出各式各样的要求,动不动还要斥骂弟弟。叶尔孤白对于哥哥的无理要求,多半采取息事宁人、以求相安的态度,他也很体谅哥哥婚后家大业大人口多,自己尚未娶妻,开销不大,负担也轻,所以,常常对哥哥迁就、让步。—他的品性,在易布拉欣的后裔、亲族中,深得好评,易司哈格也为有这样一个儿子高兴,他曾当着家族亲友的面夸奖过叶尔孤白,求安拉赐福给他。这一来,更使伊素不高兴。他埋怨老父偏心眼儿,老糊涂,责怪他是“废长立幼”,违反常规。至于对弟弟叶尔孤白的态度,更可想而知,总是处处找岔儿寻衅,辱骂挖苦,威胁恫吓。

  忍耐总是有限度的,尽管叶尔孤白很有涵养,而且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但伊素发展得越来越放肆,越叫人难以容忍。最近,他在刚霸占过去的屋子里,也就是跟叶尔孤白的卧室仅有一板之隔的房间里,弄来了两个妖艳风骚的凯南族女人,肆无忌惮地调情胡闹,下流不堪。连大白天也公开宣淫,声音达于户外。夜晚,卖弄风情,争宠吃醋的吵嚷声更令人作呕。他是在故意这样制造污浊气氛,搅得四邻不安。

  善良、正直的叶尔孤白实在忍无可忍,便去规劝哥哥要尊重自己,多注意影响。想不到伊素竟蛮横无理,火冒三丈,不仅扬言要揍扁叶尔孤白,还诽谤叶尔孤白是吃醋嫉妒,见他跟美女亲热就眼红,嘲弄他愚笨如牛,不会讨得女人的欢心。更有甚者,是他公然唆使那两个淫荡的妖妇故意挑逗叶尔孤白,骂他是天下第一大傻瓜,讥笑他简直不配当个男子汉。—这种侮辱,实在使叶尔孤白气得心裂肺炸,他不得不去向老父告状。

  在老父前告哥哥的状,对叶尔孤白说来,还是生平第一次。

  易司哈格听了儿子的控诉,眉头深锁,双目紧闭,低着头,默默无语,似乎是气愤得说不出话,又好象在聚精会神地深思。叶尔孤白见老父沉默不语,感到很后悔,后悔自己不该在怒气冲冲的时候如此冒冒失失跑来反映情况,万一有损于老父的身体健康,导致不堪设想的后果,将会使自己遗憾终身。他很想安慰老父几句,可又不知从何说起;想收回刚才报告的情况,声明“纯属子虚,千万不要信以为真”之类,更怕弄巧成拙,效果适得其反。因此,他也只好沉默。

  “孩子,你哥哥的情况,我早就心里有数,你可要冷静!”老父亲终于睁开眼睛,慈祥地看着叶尔孤白,安慰儿子,继续说,“他的行为、品性,我已有所感触,也有所耳闻,只是还没想到发展得这般恶劣。圣祖易布拉欣的后裔,要保持祖祖辈辈的遗德声望,要坚守安拉所指引的正路,这个重任,将落在你的肩膀上。我已日见衰迈,很多事情都已无能为力,随时准备接受安拉的召唤,承继先祖遗德,主要靠你了。看来,在我‘归真’(去世)以后,他肯定会刁难你,他性格粗暴,贪得无厌,你丫定会受他欺凌压迫,我很不放心。……依我看,你倒不如早作准备,去伊拉克的斐丹阿拉目找你舅舅,他名叫拉巴尼·本·白图宜洛,在当地是很有声望的人家,族人众多,生活优裕。舅舅肯定会欢迎你,收留你。你如果适应那里的环境、条件,愿意在那儿扎根,便可就地娶妻,安家立业,长住永居,教育子孙后代继承先祖易布拉欣的嘉言懿行。这样,你们弟兄之间就不致冲突对立。依我看,还是远走为好。”

  叶尔孤白听到老父的这一番叮嘱,心里很高兴。他很敬佩、惊讶,父亲岁数这么大,分析问题头脑清晰,剖断如流,填密周到,而且沉着冷静。他很愿意遵循老父所指的道路行事,看来也只有这样才能避免跟哥哥之间的纠缠。但他也顾虑重重,心情沉痛,不忍心远离高堂上的老父老母,唯恐这一走,生离变为死别,既不能在身边孝敬、伺候二老,又恐怕在双亲百年后不能亲自殡葬送终。……到底该怎么办?他感到困惑为难,无所适从。踌躇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老父已经看出儿子的心思,深切理解地安慰说:“孩子!放心去吧!不要惦记我,惦记你母亲,一切都托靠安拉,仰赖安拉。这里亲族众多,善良的人、好心肠的人会照料我们。倒是你千里迢迢,跋山涉水,要多多保重,安然抵达目的地以后,能牢记自己肩负的使命,我们也就放心了。……快收拾行装,作好动身的准备吧!在舅舅身边,就跟在父母身边一样。不要再牵肠挂肚,想这想那……”

  叶尔孤白哽咽得一个字也说不出口,两行泪水顺腮而下。

相关文章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