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民间故事 > 老龟醉酒

老龟醉酒

时间:2022-04-28 14:32:02 作者:未详 点击:51次

    传说,在丰润县城南十里的泥河,是的一条黄龙化身。这条黄龙本居住在县城西北角的曹家坝下,在与秃尾巴老李争斗水府时败下阵来,黄龙向南逃窜时由于体力不支在空中掉在这里,头落在金川院的庄中,身子压在泥河村中间。事后秃尾巴老李知道后怕黄龙再起事端,就特意来到这里感化它,黄龙就变成了泥河。秃尾巴老李还派一对老乌龟夫妇来掌管泥河,又因泥河把泥河村分成了前后两个村庄,所以泥河南岸的就叫做前泥河,泥河北岸的就叫做后泥河。
    本就从那一对掌管泥河的乌龟夫妇说起,乌龟夫妇自从掌管泥河以来,一向尽忠职守,为造福这里的百姓,夫妻俩把泥河治理的紧紧有条。妻子在府中养育儿女,丈夫外出劳作,一家人在此生活的其乐融融。但是丈夫外出时,一来二去地就养成了一个贪酒的怪癖。丈夫虽然没有因醉酒误过事,但每次回来总是会喝的酩酊大醉。因此丈夫每次外出,妻子总是替丈夫担心。
    因还乡河流经本县,用浭水酿造的酒特别甘甜纯美,浭酒及浭阳春酒远近闻名。所以在丰润县城周围的各村庄,都会有打酒的酒烧锅(卖酒的地方),泥河两岸的村庄也不例外。
    这里的酒烧锅虽然只是一个打酒的地方,但是掌柜的为了招揽生意,也会在柜台上摆一些小菜供顾客选用。虽然不象酒馆里的那样酒菜齐全,但象花生米、煮毛豆、淹萝卜条等好放的小菜还是有的。所以那些好喝两口的酒鬼们,有时就借用掌柜的碗,在柜台前要一点小菜一饮而尽,这也是平常的事。
    在后泥河村村西不到一里的地方,有一个小村叫鲁庄子。鲁庄子也坐落在泥河的北岸,与后泥河村只有一沟之隔,村里只有十几户人家,是这一带最小的村庄。以前在鲁庄子的西南角靠近泥河的地方,也有一个酒烧锅。
    有一天的中午,天上突然下起了暴雨,屋外黑沉沉的不见五指,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可是酒烧锅里却来了一个打酒的小老头,这个小老头长得。秃秃的脑壳小绿豆眼,白白的眉毛和胡须,脸上绿旺旺的起着水锈,身上穿着蓑衣,背后还背着一个晾帽(象草帽,这里用秫杆皮编的雨帽),下身没穿东西打着脚,走起路来颤颤巍巍左右摇摆。
    小老头拿着一个酒壶,来到酒烧锅里先是跟掌柜的要了一壶酒,自斟自饮的喝了个精光,然后又要了一壶酒拎着,一边走一边还喝着酒,出了门遥遥荡荡地向村西南走了。小老头刚出去一会,掌柜的就听到村外“噗嗵!”一声好象有人跌倒似的。因为下大雨的原故,掌柜的也就没在意的接着算他的帐。
    不一会,掌柜的就看到本村的鲁二,气喘唏嘘地跑进烧锅来,还不停地向身后张望着,惊慌失措地对掌柜的说:“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掌柜的看到鲁二这个样子,也吓了一跳,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便急忙问到:“怎么了?怎么了?”鲁二便向掌柜的说出了他的经过。
    原来鲁二今天在靠近龙虎庄的自家地里除草,一看天阴得很沉就向家跑,但只因路远还是挨浇了,可刚跑道村外(村西南口),脚下就被一个很大的东西滑了一交,自己还以为是块大石头呢,可顺手一摸原来摸到了一个大王八,身边还放着一把酒壶,酒壶里还有半下(壶)酒,所以吓得他连滚带爬地往村里跑,跑到酒烧锅这一看有灯光,就进来定定神。
    掌柜的听到这里才明白,刚才哪个打酒的小老头原来是个大王八,再一看刚才哪个小老头给打酒的铜子,早已变成了几棵河卵石。从此掌柜的只要是在下雨天,看到酷似哪天打酒的小老头再也不敢收钱了。
    再一次是一回雨过天晴后,后泥河村的王老汉到河村边上的自家地里查看灾情。王老汉刚来到河边,就看到河边有一个大王八,头已经扎在水里,身子还在河岸上,身边还有一个正在向外留酒的酒壶,知道又是哪个老龟喝醉了,就把它推到河里。
    到了很多年后,麻格庄有一个长得酷似打酒的哪个小老头的中年人,路过鲁庄子时感到口渴,就到酒烧锅里打口酒喝,等他喝完酒后给钱时,掌柜的说啥也不敢收钱,说是白送的。
    到了八十年代初,泥河就干枯了,河底的淤泥非常肥沃。所以泥河周围的生产队,就把淤泥挖出运道田里当肥用,鲁庄子生产队挖的是靠近村东的河道。有一天社员在田里撒肥,到了后半晌累了,有一个社员就座在一个大肥堆上休息。这位社员座了一会,突然感到屁股底下动了一下,自己被肥堆托走了,吓的他赶紧站起来,回头一看原来肥堆下是一个大王八,被他座了一下爬了起来。大王八就象头号大锅盖一样,周围的社员帮忙把大王八抓到。而且还有人说,王八是成对的,所以社员们又在那段泥河里挖出了另一个大王八。有人说这两只大王八就是掌管泥河的那队龟夫妻,所以社员们就把那两只大王八,放生到后泥河村村东的一个常年有水的大坑里。到现在那个大坑里还有水,但那队龟夫妻还在不在,就不得而知了。

相关文章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