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儿童故事 > 野玫瑰的帽子(2)

野玫瑰的帽子(2)

时间:2012-07-21 作者:未详 点击:58次



  不过,我也许应该在这里招呼少女一声。

  但是,不知是怎么回事,我竟一反常态地胆怯起来了。不过就是招呼一声这么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至少是今天,我却像是需要不得了的勇气似的。虽说如果少女扭过头来,我只要微微一笑,“嗨”上一声就行了。

  “你是中原雪子吧?”轻快地打个招呼就行——

  少女根本就不回头。只是笔直向前,简直就像是军队在行军似的,大步流星地往前面走去。

  我想像起雪子的相貌来了。

  戴着花饰的帽子,白白的皮肤,大大的黑眼珠,一幅有点类似洛朗森⑨的画的少女像在我的心里浮现上来。

  可不管怎么说,山庄也远得有点离谱了啊!这一带,本该是快看得见漂亮的红屋顶了,然而湿漉漉的林子里的这条小道,却走啊、走啊,怎么走也走不完。

  我很快就焦躁起来了,稍稍加快了脚步。

  于是,不知为什么,少女的脚步也快了起来。我再快一点,少女也再快一点。

  嗒、嗒、嗒、嗒……两个人的脚步声响了起来。

  明摆着的,少女已经意识到我跟在后面了!也许说不定早就发现我了。尽管如此,她却连一次头也不肯回,好一个害羞的孩子啊!

  渐渐地,小道变得又窄又险了。我不是被蔓草绊住了脚,险些摔倒,就是被小鸟尖锐的叫声吓了一大跳。

  (这种地方,会有山庄吗?)

  我蓦地想到。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开始醒悟过来,这个人也许不是中原雪子。我也许是胡乱认错人了,跟在一个陌生人后面追了这么久。

  我终于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啊……喂喂!”

  我这么一喊不要紧,突然,少女竟猛地跑了起来。篮子里的青苹果,两个三个,骨碌骨碌地滚落到了地上。少女简直就像是一只被猎狗追赶的兔子,只是发疯了一样地狂逃。

  我一下惊呆了。不过,我马上也跑了起来。

  “用不着害怕呀——,喂喂!”

  我大声地喊着,朝少女追去。

  “喂——,我只是想问一问路呀——”

  但是,眼看着,我和少女之间的距离被拉开了。羊肠小道的尽头,野玫瑰的帽子成了一个小小的点。白色的帽子,看上去就宛如是一只林间的蝴蝶,飘飘悠悠地飞远了。

  “真没办法!”

  我站住了,喘着大气。

  可我只能去追少女。公共汽车站是回不去了,因为太阳已经西斜了。我不能呆在这种地方过夜。只要跟在那个孩子后面,山中小屋也好、烧炭小屋也好,不管怎么说,肯定能走到一个有人的地方。我跌跌撞撞地迈开了步伐。

  又看见野玫瑰的帽子了。远远地、远远地,看上去像是一个小白点。

  (我又要开始追啦!)

  我加快了脚步。

  可是追了一会儿,那个白点一下子模糊不清了,成了两个。

  (……)

  我揉了揉眼睛。

  这下白点成了三个。

  (怪、怪了!)

  我站在那里,凝目望去,这回成了四个、五个、六个……

  我忍不住奔了过去。我想,这一定是一大群戴着野玫瑰帽子的少女,突然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

  我愈接近,帽子的数量愈多。我已经眼花缭乱了。

  “嗨,雪子——”

相关文章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